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四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4989
2018-05-28 13:27

课堂上,许浅樱电话不停地震动,一遍两遍三遍,许浅樱看了看,是她妈打来的,掐了电话,回了信息‘在上课,下课回电话’。下课到楼梯间回了电话给她妈。

“许远康答应给钱,不过三十万”

“不行,最少四十万”混蛋许远康,她就知道,他不可能给足五十万,等过日子,厚着那张老脸回来,她不会让他那么好回来的。

没一会,她的姑姑又打电话给她,许浅樱接起电话,还没等她说话,她姑姑就亲切的说“浅浅啊,姑姑,我听你爸说你跟她要四十万啊”

此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许浅樱往楼上走去。他们的教学楼是分栋的,高一一栋,高二一栋这样,三层小楼,九个班,每层三个班,她在六班。

“浅浅啊,你爸的钱,以后还是你的,那王东芹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能与你爸过到老?”

“姑,我现在叫你声姑,你就别说了,四十万一分都不准少,这是我最大的退步了”天台中间有个小仓库,许浅樱倚在小仓库上听着她姑说话。

“浅浅,姑说的都是为你好···”

“上课了,我要上课了,我不想听,就这样”许浅樱迅速挂了电话,痛苦的闭上眼。她不知道,上辈子怎么做到那样的没心没肺,她那时候就觉着他爸就跟平时出差的一般,肯定是要回来的,什么事都没挂心上,没有牵连其中,现在看看,还是那时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连姑姑都为许远康出来说话了,这个家注定是散了。

上辈子她妈不知道王东芹怀孕,离了婚孩子生下来,她们才知道,不过那时候已经太迟了。所以她们不仅什么没有得到,还背了一身的债。

最后许远康妥协,付四十万。不过必须签字离婚才付。

许浅樱冷嗤,他以为他真是什么金蛋蛋,没了他就活不了了。

民政局里,许远康写着离婚协议,许远山帮许远康看着包。连她这女儿都不能靠近包一步。

许浅樱有时候真恨李爱梅,他爸都绝情到这地步了,为什么她还是让他回来,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他妈看了许远康写的离婚协议,还算满意,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字给签了。

许远康对李爱梅的干脆,都有些惊讶。

盖了章,两个本子递进两人的手中,李爱梅争气没哭,她以为她妈要痛哭流涕的。只是脸色不是太好。

许浅樱接过包包,没想到四十万还挺沉,李爱梅把离婚证收好,许浅樱拉着她妈直接去了银行,饭还没来得及吃,拿了还款凭证直接奔法院。

庭长心里挺同情她们的的,这个爹不仅不要了老婆女儿,还让娘两背了一身债。

“王法官,麻烦您帮帮忙,许远康的人品不是太好,我想尽快拿到房产证,办理过户”李爱梅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人看上去憔悴的不行。

“可以,可以,具体的日期,我会打电话通知,就这两三天给你办了”

“那就谢谢你了”李爱梅起身。

出了法院,相对里面的阴森,外面艳阳高照,李爱梅看了眼刺眼的阳光,这两三个月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放下了忽然觉着一身轻松。

许浅樱知道他爸终究还是要回来的,那个臭男人,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跟他过一辈子。有了小三直接宠妾灭妻了,后来王东芹要是不和别的男人跑了,他还能回头要他妈,所以说她妈真让人同情不起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现在都是多想,她饿死了好不好,先找地吃饭。

星期日,她在东南大学补课,接到王庭长助理的电话,他正在她家的门递口。他们家的房产证来了?许浅樱与王成夏说了有事先走。

王成夏一脸的不高兴,再三的嘱咐道:“吩咐你背的单词,要记着背,下次过来听写”

许浅樱送上一记迷人的微笑,蹬车走人。

王成夏羞红了脸。

许浅樱看着手里的房产证深思,这要怎么才能让许远康心甘情愿的,签房产过户的字呢!如果跟他说明真相,他肯定不愿意的,是个问题啊!而且王东芹肚子里的是男孩,回头这房子再不舍得给她,那就麻烦了。

现在婚也离了,没什么好威胁许远康的了。只有打亲情牌了,许浅樱左思右想想了半天,打个电话,掏出手机:“爸爸”

许远康好久没听见许浅樱叫他爸爸了,一时还真适应不过来。冷冷问“什么事”

“最近忙什么呢?”

“跟你大伯后面做些生意”

“哦,房产证,我拿到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许元康心中讶异,一百二十多万,他不过给了四十万,还有三分之二也能还了,他知道李爱梅有些私房钱,不知道那个臭娘们手中竟然藏了这么多。“都还了?”

“嗯,拿老姨的名义做了些贷款,妈妈身上有十来万,舅舅他们也借了些”

许浅樱这样一说,许远康心里还好受些。但是她们娘两凭什么做这么多的贷款,她们拿什么还,李爱梅身上有十来万的私房钱,跟他想的也差不多。

“爸爸,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你的女儿,王东芹你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这房子还是给我们吧!”

许远康知道女儿说的也对,他肯定要与王东芹拿结婚证的,如果将来没有什么还好,如果有了什么,难免王东芹会打起那房子的想法。肚子里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如果还是个女孩,再多的感情,还是赶不上浅浅的,他老了毕竟还有浅浅可以依靠,许远康松了口说:“好吧!不过房子要写你名字”如果写李爱梅,她要是再找人,他还怎么回去,他要给自己留后路。

许浅樱点点头说:“嗯,好”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星期一,许远康瞒着王东芹,与许浅樱李爱梅去了房管局办了过户,手续很顺利,许远康什么都没说,只是走的时候问了下她什么时候高考。

许浅樱郁结,尼玛,你还记得我高考啊!许浅樱说出日子,许远康点点头,钻进车里,开车走了。也不管她们娘两怎么回去。

李爱梅指着许远康的车骂道:“狗R的,不是东西”路上他妈又啪啦啪啦,跟她说,如果许远康要是有心,就会给她们还些贷款,她的生活费啊什么的也不提,一直说到家,她只是随便的应两句。

离了婚还这么斤斤计较,有什么意思,过个三四年,他要回来,还不是把门开的大大的让他回来。

许浅樱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小白,想让她出来陪陪她,把这些天的好事坏事都说说,心里好受些。所有的事情都闷在心中,实在难受的很。打了三遍都没有人接,这个小白,气还没消啊!

海风轻轻,樱花已经大肆盛开,渲染了荆州的天空。骑着自行车穿梭在纷纷如雪的樱花瓣中,在荆州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许浅樱还是忍不住感叹,荆州的美,天下无双。

许浅樱进了教室,看了眼那空着的座位,心小小的失落,那两个人还没有到。早读课前,她与他们班里所有的少女一样,心怀期待的等着心仪的人到来。不知为什么,这时的她见到了墨少天,还如怀春的少女一般,不管墨少天是否喜欢她,只要能见着,心里就如喝了蜜一般。就算心已不是少女的心,对墨少天她的爱是不求回报,无私的,只要能默默的喜欢就好了,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人都说初恋是最美好的。

来了来了,阳光给他镀了层金边,乌黑细长的刘海自然的垂在额前,许浅樱从后窗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虽然全校学生都穿着校服,她只要是余光扫到墨少天,她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两人没有说任何话,向班级前门走,许浅樱正襟危坐,眼观黑板,用余光盯着他们,生怕让人知道她在偷看墨少天。两人走到前面窗户时,突然墨少天转了下头,眼睛看向班级里,她在他的目光范围中,许浅樱吓的心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他在看谁?他是不是知道她在偷看他了,心跳快要爆表,心口如几十万头小鹿在乱撞,呼吸不过来了,脑子完全不做主!

两人上了位置,亢奋已久的许浅樱才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想起,有女生看他不是很正常吗,长的那么帅,不看才不正常吧!欲盖弥彰,想到刚刚的失控,许浅樱双手捂脸,啊,羞死人了!不过,刚才墨少天要是为了她转头,那该多好啊!

没多会,班主任进了教室,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矮个子,歧视严重,她的成绩一直在中游,班主任对她们这些人,充分鼓励,但不抱希望。只要他们不犯错误,安分守己,放养的差不多。上辈子高考,她发挥好,竟然被她冲进了三本,她还能记起填志愿时,班主任如花的笑脸,打从她在他手下上学,就没对她笑过几次,何况那样的笑颜如花。后来才知道,班级有一个本科生,班主任就有奖金的,让许浅樱内心又鄙视了他一下。

班级的学生看到班主任来了,赶紧拿起课本,开始咿咿呀呀开始早读。班主任站在讲台前直接说“后天月考,今天开始自习”

许浅樱大惊失色,她有的是三十二岁许浅樱的记忆啊,你让我拿什么去考试啊!下意识的,能不能作弊啊!

高考只考语数外,其他的都凭ABC等级,三等级又有两个等级,她考的是B-,月考一天三门就过了。两天的时间,一个月你让我能记得多少的词汇量。

许浅樱中午飞奔到食堂,只买了两只馒头,一瓶饮料,就赶紧向班级奔,她现在套用公式做题目都是假的,现在能做的就是背题目,不管是语文还是数学,英语就听天由命吧!

“许浅樱!”

许浅樱正在为一道数学题纠结时,门口好像有人叫她,抬头,几个女生!她们不会是找她碴的吧!许浅樱坐在位置上不动,看着她们。

“出来”

许浅樱摇摇头。

“没种”旁边又一个女生蔑视的说。

老娘本来就没有种,有种的那是男人,不过她还就不能被激,许浅樱拿了个美工刀攒在手心里,一拍桌子站起来。走到门口冷冷的问:“什么事”

“你跟我们来一下”

许浅樱看了眼班级里,班级里有了十来个人,都只是看向她这里,再看看外面站着五个女生,心生怯意摇摇头说:“我不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那女孩给旁边的两女孩一个眼色,许浅樱的两胳膊一边一个,架着她就走。

“喂,你们干嘛”许浅樱挣扎着。

后面两个姑娘推着她们,她几乎就是被她们半抬半拉的,拉上了天台。

领头的大姐大是三班的女孩,一直喜欢向阳,鞠躬精粹的追了两年,还在学校认了哥哥,是师高的老大,不知道是自封还是人家给的。反正看见墨少天他们,是绕道走,许浅樱一直是乖宝宝,跟那些人没什么交集。

“我哥怎么还没来?”孙倩倩粗看了下左半边的天台,确定下,上面有没人。

“不知啊,已经给鹏哥打过电话了”旁边稍胖的女生回答。

“肯定呆在网吧里不肯出来,再打!”女孩转身看向许浅樱,许浅樱的胳膊已经被放开,低着头不说话。

女孩抱胸,桀骜的看着她,拉了下她的校服,让她面对着她。

许浅樱推了下美工刀的方扣,露出刀尖。

“喜欢向阳?”

许浅樱赶紧摇摇头,这时应该,识时务者为俊杰。

“现在摇头是不是太迟了?”

“我···”本来…就不喜欢。

女孩瞪大双眼“我让你说话了吗?”

后面的女孩一下扯住了许浅樱马尾,许浅樱头往后仰的同时,抬右脚,用力踩了下后面人的脚,头发一背松开,就挥了那只有刀子的手。

“啊”幸好女孩避的快,不过校服面前被拉开了很大的口。里面连内衣都一丝丝露出来了。

“啊~”其她的女孩看到许浅樱有刀,吓的惊叫着跳开。

“倩倩,她…”女孩惊魂未定,暗暗吐气,连连暗暗对自己说“幸好,幸好”

“她有刀”那三个姑娘靠在了一起。

“你~”孙倩倩没想到许浅樱有刀,搂起了胳膊,刚准备打过去,突然后背背人踢了“啊~”

孙倩倩背后被人踩了脚,往前踉跄了几步。

“打浅浅,你问过我了么?”王小白从初中就开始学跆拳道了,什么带她不知道,只是在学校还没怕过谁。许浅樱见到了王小白暗嘘了口气,没事了!

“你谁啊”孙倩倩站好,怎么半路杀出了陈咬金。

“你管我呢!浅浅过来”

“哦!”许浅樱赶紧跑到王小白的身边。像是有了靠山般,也跟着硬气起来。腰站的笔直笔直的!

“你们可以滚了”王小白潇洒一挥手。

陌生的女孩,踢的那一脚,她就知道,肯定练过,她们五个都没有练过,以一敌五肯定就不是问题了,不甘心的瘪瘪嘴“许浅樱,我告诉你,这事不可能完”后背被踢的隐隐作痛,孙倩倩看了看王小白,一甩头傲气的走了。

几个女孩灰溜溜跟着走了,王小白白了眼许浅樱,准备转身离去。

“小白”许浅樱拉住小白的手道:“小白你都好些天没理我了···”以前不管什么事,她一撒娇,小白就OK。可能是因为她是单亲家庭了,小白对她比较照顾。不过此时,小白还不知道她爸妈已经离了婚。

“浅浅,我想好了,我没有勇气追向阳,与其将来被别的女人追去了,还不如给你”这几天她不知给自己打了多少的气,就是没有胆量去表白,她只是在嫉妒她。

“嗄”许浅樱惊呆了,小白你在说什么啊。“我…”

“你们决定我的女朋友问题,能不能先问问当事人”一个男声打断他们的议论。

许浅樱转头,心一顿“啊~啊~啊~”吸气抽气,吸气抽气,墨少天!怎么办,怎么办?他一定误会了,她要怎么跟他解释!他们是从哪里出来的。

“向···向阳”王小白的眼中只看到了,那个温文尔雅,淡笑如烟的男子。

墨少天率先越过她们,镐了小仓库的锁,进去了。向阳走过许浅樱面前,竖起左手,对她动动手指,算是打招呼。

“那个墨···墨···墨···”哆嗦着嘴唇,看着意中人消失在她的眼前。许浅樱无语凝噎,转头看看那个祸首王小白。

那家伙竟然也是石化状态,一个劲的哆嗦着:“向阳知道我喜欢他了”无限的重复中。

许浅樱欲哭无泪,起码你比我好,你是明恋了,我还在暗恋,现在还误会了,呜····

许浅樱牵着小白,那几个逗比竟然也楞在a那里,相比他们上来时,她们正准备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