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六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985
历史久远

许浅樱不想碰上墨少天,温泉泡的人头晕,也跟着上来,穿上浴袍,找了地方先躺会。

小白跟着躺了会,觉着没劲,穿了衣服出去找同学玩其他活动了。

许浅樱在躺椅上睡了会,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多了,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便起床向更衣室走去。

出了温泉室,凉风阵阵,与里面的闷热不同,清凉无比,许浅樱在院中多留了会。坐在旅馆庭院的长椅上,惆怅仰望满天的星月。

“呼~”不想了,回神,看看庭院,这庭院还挺大,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假山奇石灵璧,芳草萋萋衬绿。

许浅樱站起身,准备回房间,转身看见月光下的他,眸光泛着幽幽冷光,只匆匆一瞥,但她知道就是他,许浅樱敛着目光,低着头与他擦肩而过。

墨少天咽了咽口水,许浅樱与她擦肩而过时,左手的拳头攒的紧紧的,今天她躲了他一天,他的心隐隐发痛,有那么一刹那,他想拽住她,伸出的手又默默地收回了。

绕过假山,看见季悦伊站在见山后落泪,旁边的张峰在劝她。

谁又惹她哭了?这两人在这里勾搭的,居然是王玲的眼皮下就勾搭在一块了。

狗男女,正准备拔步离开,张峰捧着季悦伊的脸吻了下去,天~啊~许浅樱看的目瞪口呆,这特么的神节奏啊~‘啪’季悦伊一巴掌呼过去。

张峰拉住欲悲愤欲走的季悦伊,扯进自己的怀中,强行吻上她的唇,季悦伊的拼命挣扎渐渐转为沉醉。

两贱人,许浅樱转身离开,进了旅店拿出手机,拨通王玲的电话,让她来底下庭院一下,她帮她的只有这么多了。

第二天继续下山,下午参观全国最大的玫瑰园,山区,气候温润,适合种花,晚上住市区,不累的同学可以去逛余城的夜市。

第三天怕与墨少天面对面,许浅樱早导游约定的时间吃了早饭,上了车。

今天去游湖,吃了午饭,下午返家。

下了车子那一刻,许浅樱送了口气。对她来说,温泉旅行,不欢而散。

到家又没两天,就可以查分数了,750分,320分就可以填志愿。许浅樱考了560,上辈子才考四百多,进三本,今年她刚好搭一本分数线,如果运气的话,说不定还能上个一本。

她们是第一批填写志愿的,上辈子上坐了几小时的车,到了学校,拿了志愿卡就走人了,那时的她被家庭的巨创打击的抬不起头来,根本就不想见任何一位同学,填好志愿也是送去就回去了,当时还碰上了墨少天,他也去还志愿卡,她偷偷的瞥了眼,他填的京都国防大学,人家考了700多分,学霸就是自信,她那时填的是荆州科技学院,也被直接录取了。

得到班主任的通知,许浅樱骑着自行车去学校,班主任见到她,脸笑成了菊花,许浅樱觉着膈应的慌,尽量不去瞧班主任。

拿了志愿表,许浅樱每天都在网上查看大学,已经打定主意不去京都,可还是抱着京都的大学看。

王小白考了499,与上辈子分数一模一样,王小白的志愿竟然没有一个填到汴京,都在京都。蝴蝶效应是不是开始了。

她第一志愿填的是‘西南林业大学’,在学校在云南,第二志愿填了京都民族大学,第三志愿是荆州的工业大学。

把志愿单交给班主任,许浅樱心情跌落了谷底,她终究与他还是没有缘分。

半个月后她收到了京都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一看专业竟然是机电一体化,她一女孩子整日跟机械打交道,让不如让她卖樱桃呢!她自己填的古代文学专业没有进。

好像老天爷都跟她作对,明明她下定决心离他十万八千里,却没录取。第二志愿是她心里那点小心思,却中了,专业却不如意。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她知道有件事她不能再拖了。她把上次没喝完的酒留下来,用来宴请王成夏。那天她喝醉了,不知与王成夏说了什么,依稀记得,没醉时王成夏把她骂的狗血淋头,在荆州随便一个学校也比那京都名族大学的专业好。

心情不好,在家郁闷了很多天,西瓜也不卖,烧烤店也不去兼职,整日不是在家上网就是在空间里捯饬她的中药,背《汤头歌》。

暑假未过一半,她已经把一整书柜的,中医书籍都背完了,又开始第二书柜,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

主要也是因为,她记忆力有了质的飞跃。

从空间出来,许浅樱打开电脑上网,在一小说网站看小说,最近她迷上了穿越的小说,当然她看的都是盗版的小说,广告插件超多,这不跳出来一个张书玉导演影视学校的招生,地点是在京都。

张书玉影视学校现在还名不经传,后来有一个班,具体是哪一届她不知道,出了好几个巨星,柳文熙,车晓娴,朱宝乐,贺兰轩,柳文熙一剧成名天下知,从默默无闻直接家喻户晓,乃至以后都是顶级一线巨星。车晓娴虽然不能与柳文熙分庭抗礼,但是她一年几乎不下卫视,天天都能瞧见她。朱宝乐转型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主持人,贺兰轩则跻身世界巨星行列与柳文熙并驾齐驱。

至此张书玉影视学院与京都影视、京都电影成三国鼎立状态,而张书玉影视学校招生也越来越正规化。让贺兰轩与车晓娴他们回回上综艺节目,就说他们那时是怎么轻松就上了学校,哪里像现在,要会十八般武艺啥啥。

许浅樱好像找到非去京都不可的理由,犹不犹豫地掏出手机打了拨通之后,人里面直接让她后天拿着高考准考证去面试,后天是XX届最后一次面试。许浅樱抄了下地址,马上收拾了衣物行李,直奔火车站。路上打了电话给她妈,说去小白家玩两天。

排了队,买了票,还好有坐。车厢里大都是老头老太,夕阳红的旅行团,去京都旅游。一路上有说有笑,许浅樱拖的这桶方便面,就是对面那阿姨买的,说是阿姨,其实是奶奶,被许浅樱一口一个阿姨,叫的她直乐呵,一路上有她一口吃的,就有她许浅樱一口吃的。

另一端,浮华胜地,繁花似锦。

豪华的包厢里,震耳的音乐,墨少天蹙眉,拒绝不了李泽诚的邀约,坐在沙发里,一句句回应着与他搭话的人,冰冷眼神俯瞰着,这些醉生梦死的人。

柳文熙此时坐在墨少天的身边,她今年十八岁,她记得上辈子见墨少天是7月28日,她是三十八岁割腕自杀,醒来后却回来到了十八岁这一年的7月27日。

她欣喜若狂,她不懂这是为什么。但是她却谢了天上所有的神仙与佛祖。

本以为第二天就可以见到墨少天,却等了半个多月,这半个月她忍了多少个无耻之徒的毛手毛脚,强忍着胃里泛着的恶心,才盼来了墨少天。她知道今晚,她即将成为他的女人,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她跟了他十六年,后来她孤注一掷,拿着肚子里的孩子,要挟了他未婚妻王雅诗,导致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墨少天也抛弃了她,挽回了两年都无用,最后刀片了却了残生。

她知道,墨少天以后的女人还有很多,但是她就是爱他,无可救药。

现在,她真的好高兴,他们可以毫无芥蒂的重头再来,这辈子她要用她的柔情打动她,就算她进不了他的家门,就算做一辈子见不得光的小三,只要让她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就好。

柳文熙抬眼看了眼墨少天,墨少天则看了眼手机,这是他进包间之后第十七次看手机了,有什么重要的电话么?勾唇,妩媚天成,微笑堆兮嘴角,拿起桌上的酒杯:“墨少,喝杯酒?”

墨少天轻抬眼皮扫了下她,看向他面前的酒杯,端起酒杯象征的敬了下,喝干杯中的酒。

再一次看了看几点,已是深夜,再也坐不下去。起身与李泽诚说了句什么,李泽诚伸手挽留,实在留不了,任他离去。

柳文熙看着墨少天离去,为什么是这样了,上辈子她被李泽诚送给了他,结束时直接被他带走,为什么今天他提前而去了,柳文熙起身跟上去。

“墨少···”柳文熙踩着九厘米的高跟鞋,无声的踏在地毯上,追着离去的男孩。“墨少,你喝多了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柳文熙婉转的道。

墨少天扫了眼明艳的少女淡漠道:“不用。”

柳文熙心急,明知道他不喜人碰,还是抓住他的胳膊,下一秒就被他甩开,巨大的冲劲让她撞上了墙壁。“墨···”柳文熙捂着胯骨,皱着五官看着男孩离去的背影,本来在她推门之后巨大的惊喜,那样的势在必得,继而转成了惊恐的惧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