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一章
湘西人家
一叶
3024
历史久远

李美丽眼睛打量了一圈,对坐在灶口的人叫着:“老小,我是嫂子啊!你还认得不。”

这时那人从灶口站了起来啪地一下放了碗:“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咱家出么子事了?看你大着个肚子怎么还光着脚呢?”他急忙叫道:“娘呀,快!找双布鞋给我嫂子穿上。”

又是一阵狼吞虎咽,李美丽都哽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把胸口用手顺好一会,“扼”地一声打了一声嗝后这才缓过神来。

王全民一家就听着李美丽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儿,王全民的老婆周春花气的边跺脚边骂:“这些个狗日的,砍脑壳的。”

这家五口人只有三架床,老小的床和王全民老两口在一个屋。还有一间屋摆着王文和王芝那两姐妹的床。显然美丽只有和周春花俩人睡,老小和他爹睡。

总算是休息好了,第二天一大早。李美丽就把老小叫到一边:“老小,你去柳林那沙石厂找一下你大哥。让他今天晚上过来一趟。”

“行,嫂子。”老小应到。

这老小原名刘大兴,他知道自己被娘送走后也没怨娘,但是过来后王全民要给他改名字,他死活都不干。

其实柳林和这王家铺没隔多远,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刘大帮和刘大新回来了。看见丈夫来了。李美丽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他想告诉丈夫为了给他生下这个孩子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可这是在别人家,还有这么多人呢。他没说可是眼泪确实是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好一会!

简单吃过夜饭,大家就坐在一起商量了起来,刘大邦说:“如果真是要生下这孩子,暂时是不能回家了,因为自从你逃走了后,咱家周围天天都有人守着”

“要不就让美丽在咱家住下,这一时半会儿,那群土匪估计也会算不到我这儿来。”周春花说。

最后大家商量还是让李美丽在王全民家住到快生的时候才回去,在这期间刘大帮会把粮食和钱,还有衣服之类的送来。

正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一想着要在别人家住这么长时间李美丽心里有千万个不情愿,可不情愿又能怎么样。反过来想,你一个生人跑到人家来住这么长时间,人家还没说不情愿呢?

为了不给人家添麻烦,李美丽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饭,跟着把前后院子都扫了个遍,一家的脏衣服她也全包了。

慢慢的她也就习惯了,都快把自己当成这家的人了。白天的时候,一家人出去干活了。只剩下他和王文那傻丫头在家。傻丫头围着她,嫂子嫂子的叫个不停。说他傻她也不是特别的傻,她能认人也会叫人。就是啥活儿也不能干。还特能吃,王全民一家都是些好心人,从来也没嫌弃过这丫头,吃饭的时候总还给他多扒拉一点。

李美丽在王全民家住了也有快近两个月的时间了,肚子也越来越大。

天渐渐转凉,那天晚上,刘大邦给李美丽送来了厚一点儿的衣服,也把天天吵着找妈妈的刘香子从瞎娘那儿接了过来。孩子一看见妈妈便哭着扑进了李美丽的怀里,李美丽便抚摸着香子的头也哭了起来

让娘俩待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刘香子拉着妈妈的手不放,嘴里还喊着:“妈妈走啊,妈妈走啊。”刘大邦过来强扯开了刘香子抱起就走了。李美丽望着丈夫的背影也在抹着泪,老远还听到香子哭着叫妈妈的声音……

河边的柳枝光秃秃的搭拉在那里,一个个熟透了的桔子挂在了树上,不时的有拖拉机到村里来收桔子,今年桔子价格也低的离谱。往往几千斤桔子才卖一两百块钱。

晚上李美丽想着马上就要到刘香子的生日了,想起上次刘香子临走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李美丽就更想家、想孩子、想丈夫了!越想越激动,恨不得马上收拾东西回去,她一激动肚子里这孩子也跟着激动了起来!在肚子里左右开弓的踢了起来!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都听到鸡叫了,李美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她看见丈夫和香子朝自己走了过来,她一把跑过去抱住了香子亲了又亲。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那天在押她去县城的计生干部也朝她走了来,呀的一声醒了过来!

昨晚还想着回去的李美丽在做完这个梦以后,他冷静了下来:“不行,忍一忍吧!”等快过年时那些计生干部也应该放假了他在回去。

就这样,刘香子满两岁的时候李美丽也没有回去,可那天刘大邦却把香子带了过来,因为今天是孩子的生日,问他想要点什么礼物,孩子说想要妈妈。没办法刘大邦只好把她带了过来。

路过集市的时候,他砍了几斤肉,买了一瓶酒,还称了一斤鸡蛋糕。当香子再次看到妈妈的时候她飞地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妈妈亲了又亲。然后摸着妈妈的肚子说:“妈妈,那天有两个阿姨来问我妈妈去哪儿了?我说不知道。其实我知道妈妈在这儿,但嘎嘎告诉我了,如果我告诉不认识的人妈妈在哪儿,他们就会把妈妈还有肚子里的小宝贝打死!”李美丽看着懂事的女儿边流着眼泪边开心的笑了起来!

那一家三口就在这儿开心的讲着白话,逗着香子玩。王全民一家正在灶屋里切肉煮饭。吃饭的时候刘大邦满脸真诚的端起酒杯说:“王叔啊,多谢你们一家人这几个月对美丽的照顾哟,下个月也就是年前,差不多那时候美丽有快七个月了。我就来接她回去。今天呢是我家大丫头的生日,我准备带她在这儿住一晚上,这孩子想他妈,让她娘俩抱着睡一晚上。”说完刘大邦仰头喝下了那杯酒!

周春华放下碗筷急忙站了起来说:“我这就去把那门板搭在了凳子上,晚上我和你王叔就睡那儿,你们带着孩子睡床。”

“周婶儿,不急!如果你把床让给我睡,那我立马就走。你们还是睡你们的,我睡门板就行。”说完把周春花拉着坐了下来。

这时李美丽给香子喂完饭,也坐了过来拉着周春花说:“周婶,这段时间你们对我太照顾了,这份恩情我永远记着,。以前大帮还怕老小被送了出去日子不好过,现在我们着实是放心了,老小跟着你们这样的爹娘,那才是他的福气呢!”

第二天丈夫和孩子走后,李美丽就数着日子过,在一个白雾茫茫的早上,王全民家请来了杀猪匠。

“王叔,你们这边杀猪都是这么早啊,我们那边都是冬月底的时候才杀猪呢?

“老王说早点儿杀了好给要生娃的侄女补身体,说是再不杀猪说不准哪天侄女就要回去了,也吃不上这新鲜的肉。你就是老王那侄女吧!”杀猪匠说。

听完这话李美丽鼻子一酸,走到王叔和周婶儿面前:“婶儿,你俩这是干啥嘛,搞得我都不想回去了。”

“那敢情好,不回去就在咱家生孩子”周婶边替李美丽用衣袖角擦着眼泪边笑着打趣道。

李美丽从来不敢看人杀猪,就连谁家杀猪前传来惨叫声的时候,他总会将被子紧紧捂着自己的头。在娘家的时候自己亲手养大的小猪仔儿,被杀的头一天,李美丽把自己的那碗饭和在了猪食里给那猪吃了,猪在吃食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和小猪仔儿说了半天的话,第二天,天刚亮杀猪匠还没来,李美丽就躲到山上去了,临走都没敢去看一眼那小猪仔了。

又过了个把月了,腊月二十的那天。刘大邦来接李美丽回家了,没走的时候想走,可真的要走了望着在门边咱抹眼泪的周婶,这心里难过极了。

王全民把杀了的猪肉给装了几块让李美丽带回去,李美丽不要,王全民就故作神气地扭头不看他。临走时李美丽把刘大邦拉到半边问:“你身上带钱了没。”

“带了五十块怎么啦。”

“你给我,我去给放到周婶床上去,这直接她,她定是不会要的。”李美丽借口忘拿了东西。进去了他住了好几个月的房间,把那钱放在了那张她也睡了好几个月的床上……

夫妻俩直接去了娘家,一是接香子,二是想瞎娘了。因为今天是李美丽的生日,打自己生了孩子后,她就明白什么叫:“娃的生日,娘的苦日了。”

李美丽把王全民给的肉提了一块给瞎娘,这瞎娘好久没摸到美丽了,一摸着就又哭了起来。刘香子倒是高兴,在那蹦蹦跳跳的,可听到嘎嘎在哭,就急忙跑过来用那胖乎乎的小手替嘎嘎擦泪。

回到这个离别了几月的家,被押走那天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虽然这几个月总算是熬过去了,可只要没生下来,这革命就尚未成功,也不是没听说过都发作还被拉去引产,引下来的孩子像割了喉的鸡一样动弹了几下才死的,唉!想着李美丽敢紧护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