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第十一章 恩断义绝
凤霸三界之枯木荣生
季君
2003
2018-05-28 13:26

子服和子阳听到百里闻人醒来的消息,匆匆赶来慰问。却只见一向淡漠的百里闻人发了狂,这边忙安慰百里。

“百里,你先冷静下来。”子服制住百里挥舞的手臂,看见百里这样子服心里泛起阵阵悲哀,可是给百里带来如此伤害的也是他曾经数次相劝百里忍耐下去的乐苏。可是乐苏是他的亲妹妹更是圣女,如今百里这双眼睛是怎么也无法要回了。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下来?”百里挥开子服的钳制,面色愤恨“是你口口声声要我一再忍让乐苏,你宠着她,你们所有人惯着她!到头来她却剜了我一双眼睛!“他百里闻人究竟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要被这个恶魔喜欢上!

几次三番都因着子服爱惜弟弟妹妹,要他一再忍让。百里闻人听见元亓子服的声音一瞬间剜眼的痛苦和委屈尽数发泄出来。

“百里,对不起。”子阳满眼的愧疚,却一时间又无话可说。

“哈哈哈,对不起?”百里突然觉得无尽的心酸:“百里闻人一介平民着实不敢当,这一双眼睛就当是我百里闻人还给你们的,从此以后我们恩断义绝!”

“百里!”子服和子阳同时惊呼出声,却被百里伸手止住,“你们走吧,百里闻人恭送大王子,二王子!”说着便请出手势。

子服定定的看着百里神色莫辨,好一会儿才伸手扶住百里,看这样子百里一时半刻不能平复怒气:“百里,我扶你去床上好好休息一会儿。”

百里在子服靠近那一刻突然怒气升腾:“我恨你们!”

看着百里恨意满满的面容,子服一怔。

躺在床上的乐苏晃晃脑袋,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纱幔。兰芝忙上前听候差遣,一边小心谨慎的观察乐苏。

“兰芝,百里怎么样了?”

是嚣张跋扈,杀人如麻的公主,兰芝面色复杂的回到“回公主,百里少爷已经清醒。公主要去看望吗?”

想到百里因为自己折了手臂还被剜去双眼,乐苏终究是对心上人于心不忍“摆驾,去找百里。”

“诺。”

一众宫女前呼后拥,浩浩荡荡拥着乐苏出现在百里门口时,百里闻人正愤恨的在屋里舞剑。遥是百里瞎了双眼,但凭借着多年来精湛的武艺,依旧将剑舞的虎虎生风,一招一式,不知是发泄着对谁的仇恨,脚下步伐稳健。

乐苏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百里,眼上覆盖着的纱布没有成为百里闻人累赘,反而依旧沉得百里闻人面若冠玉。

“百里,你醒了?”话音刚落,银剑泛着冷光稳当的横在乐苏颈下,一缕轻柔发丝幽幽落地。

“呵,直接从我的脖子上抹过去啊。”乐苏面容扭曲有些歇斯底里“百里闻人,你的眼睛就在我身上,你为什么还是看不到我的好!”

“滚!”百里闻人冷冷出声颤抖的剑锋似压抑着极大的愤怒:“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就凭你?”乐苏怒极反笑“你早该是个瞎子,我在你身边这么久你却一直瞎着眼看不见我的存在,任凭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出现,偏偏瞎的看不见我。”

“别让我再说一遍!”百里闻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将乐苏斩于剑下。

“百里闻人!你当真以为本宫非你不可了?”自尊被狠狠碾压,乐苏从未如此听人这样和她讲过话,一贯的骄傲让乐苏口不择言“你现在不过是一个瞎子,本宫屈尊降贵的来看你,你该给本宫跪谢恩典。你以为除了本宫之外还会有其他人会不厌恶你现在的形容吗!”

百里闻人闻言对乐苏的厌恶和憎恨再次翻腾,反手挑向乐苏的肩窝,挽手一个剑花生生削去乐苏肩上的皮肉,露出森森白骨。乐苏任由自己的鲜血炯炯流出,眼中不甘,愤怒聚成一团:“本宫就不信!你是本宫看上的人,本宫终究会得到你。”

百里闻人不答,抬起右手一掌将乐苏击退几步,继而快准狠的掷出手中的银剑将乐苏本就受伤的肩膀死死地钉在门框上。而乐苏肩上本来以肉眼看得见的伤口愈合因为银剑的插入而停滞下来,剩下一柄剑身牢牢地嵌在乐苏的皮肉中。

“公主!”兰芝惊呼一声,众宫女齐齐上前,却被乐苏厉声喝住:“都不许动!”就在这个时候,乐苏一弯头晕死过去,惊得众人高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到乐苏身侧时却见乐苏又抬起眼眸,顿时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毕竟之前乐苏吩咐过不许动

“公主,刚刚您晕倒了。”兰芝看向乐苏

肩膀上传来剜骨去皮的痛,疼的钱桑桑冷汗直冒:“痛……”只见一柄泛着冷光的银剑死死地钉在肩膀上,钱桑桑疼的没有力气大声惊呼,声音极其虚弱:“帮帮我,拔掉这柄剑。”

兰芝见状急忙扶住钱桑桑,“公主,得罪了。”兰芝一个用力将银剑拔出。痛的钱桑桑双唇泛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

靠,这个身体的原主到底干了什么招人恨的事?可是为啥遭罪的是她钱桑桑?

“公主?”兰芝眼神深究的看向钱桑桑。靠在兰芝身上钱桑桑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伤口,正在用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诡异的愈合。

钱桑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起受伤的左臂缓缓活动发现竟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

幻觉,肯定是幻觉!钱桑桑不敢置信的抬头环顾四周,快有个人告诉她,刚刚发生了什么?“百里……闻,人?”钱桑桑看着对面满面怒容,异常诡异的百里闻人,努力回想着几次苏醒,对这个人的认知。却又见百里闻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捡起银剑在钱桑桑腹上横切一道。

钱桑桑在没搞明白事情的发展经过下又生生挨了一剑,瞪大眼睛看向被百里闻人划伤的腹部,让她更惊讶的事情又发生了,伤口依旧以诡异的速度愈合,钱桑桑顿时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