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靶场箭术初较量(三)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393
2018-01-14 21:46

挑战?你配吗?”徐燕珠不屑,要说美貌她是上乘之人,要说家世,她也在朱媛之上,她敢她比吗?

“呵,不敢的话就管好你的嘴。”朱媛正色,一张巴掌大的脸上尽是步步紧逼。

徐燕珠有些害怕此时的朱媛,特别是刚才射箭时的气势,提出挑战后胜券在握的表情,不可否认她刚才的表演很精彩,她没想到以前唯唯诺诺的丫头会变得如此咄咄逼人。

朱媛还在看着她,仿佛打定她不会接受,徐燕珠就是见不得她这幅样子,她狠下心,“好,我接受,挑战什么?”

接受就好了,她围着徐燕珠转了两圈,然后站定,“规则很简单,我们也不玩高难度,我就在你头上放一颗苹果,然后射中它,如果射中了,代表我赢,如果你闪躲,当然我有所偏离你可以闪躲,那也算你赢,如何?”

围着她们周围的人唏嘘,“这很难啊?”

“不光难,还很危险。”

平时跟在徐燕珠左右的也劝她,“太危险了,还是算了吧。”

“是啊,燕珠。”

徐燕珠何曾不想放弃这场赌博,对,这就是一场赌博,一赌她敢不敢,二赌她的命,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怎么能说不。

朱媛看出她的动摇,在她耳边说道,“你不是说我爱表现吗,你也在你的卫公子面前表现表现如何?再说我射偏了你可以闪啊。”

“好,就这么说,你输了如何?”卫伯巧在徐燕珠面前很有诱惑力,她轻易答应下来。

“我输了我叫你声姑奶奶我错了,见了你绕道走。那么你输了,你也得叫我声姑奶奶我错了,并且见了我绕道走,怎么样?”

“好,就这么办。”

朱媛请来李将军做见证,李将军劝她们别拿生命做赌注,她们表示已商量好了。

“哎快去看,快去看,徐家燕珠与朱家阿媛在靶场比试呢。”好事的把已回到房里看书的人都叫过来,不多时已有许多学子围观。

见过男人比试的,还没见过女人比试的,这当然稀奇。

靶场之中只见朱媛与徐燕珠相对数丈之选,场上虽无战火,却也有风起云涌之势。朱媛把裙摆绑了个结,箭已扣在弦上,徐燕珠双手握拳,双目紧闭,头顶 摆放一个苹果。

朱媛瞄准苹果迟迟不肯放箭,徐燕珠心里似有火烧,漫长的等待让她更为紧张,一边想着让她慢一点,瞄准再射,一边又怕她射中。

“我要放箭了,一,二,三。”

在朱媛数到二时,徐燕珠不堪压力,向旁边躲开,跌坐在地上,苹果也滚落在一旁。而朱媛手中,箭依然搭在弦上,没有射出,她浅笑,轻声道,“你输了。”随后,箭笔直的射在了一旁的苹果上面。

徐燕珠吓了一天,心跳到了嗓子眼儿。

她松开裙摆上的结,走到徐燕珠旁边,捡起苹果,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姑奶奶是不用你叫了。只是以后麻烦你得绕着我走了。”说完蹦跳着离开,她得去洗苹果吃呢。

看着朱媛的背影,徐燕珠眼中充满恨意,有眼泪控制不住流出来,最后当着众人哭了出来。

她的腿软,两个女孩扶起她,替她不平,“朱媛太过分了。”

“对啊,都在一块读书,她太自以为是了吧。”

听着两人的搬弄,她恨意更浓,今天所受的屈辱,一定会让朱媛付出代价的。

从安学府出来,她前所未有的感觉到空虚,心里空落落的,以前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遇到困扰的事她都会找李书琪,她是个开心果,会逗她开心,会开解她,而现在,她真是个混蛋,是最近过得太安逸了,居然到现在才想起她奶奶和李书琪。

李志修看着这个从安学府一直跟着他的朱媛,像丢了魂一样站在大街上,埋着头,刚才还跟着他,现在怎么不走了,“喂,朱小姐,你又怎么了?一直跟着我。”他无奈问道。

“我心里难受。”李志修听着声音瓮声瓮气的。

“女金刚哭啦。”他才不信呢。

朱媛没有哭,只是鼻子堵住了,眼中有水光,亮晶晶的看得他心里麻麻的。语气也轻柔下来,“你今天不是刚教训了那个女妖精吗,看她早不顺眼了,瞧你今天多威风啊,乖乖回家,别跟着我了。”李志修诱哄道。

“我不想回家。”那不是她的家,那不是她的父母,那不是她的哥哥,她只是孤身而来的一名天外来客。

这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奶油小蛋糕,这不是法制健全的社会主义时代,这是一不小心就会丧命暴尸荒野的古代啊,越深想越有来自心里的一股陌生孤寂感,她紧了紧衣衫,双手环住自己,说道,“小胖,我害怕,怎么办呐。”

李志修这会儿也不恼小胖这个称谓,她靠近朱媛,柔声道,“这青天白日的你害怕什么啊,找你朋友玩儿去啊。”

“我,我好像也没有朋友了。”她在这里真的没有朋友,小胖是她在这除了朱家人唯一交往过的了。

他最付不了会哭的女人,朱媛樱桃般的小嘴轻轻向下弯成一个弧度,眼睛一眨一眨的闪动,“好了,难受是吧,哥带你去看杂耍。”

李志修一把牵住蹲在地上的朱媛就走。

“好好。”李志修看的眼睛冒光,一边拍手叫好。

“没意思。”朱媛兴致缺缺。

“人家大刀耍的那么好,你不笑笑是不是太没意思了。”李志修为耍杂耍的不平。

“如果你上去表演的话我就感觉有意思了。”

“歧视胖子的话你就直说,哼。”本来是开解她的,别她心情好了,他又需要开解了。

李志修在街上带了半天路,终于找到了一个摆满劣质瓷器的地方。

“小姐,公子,二十文钱十个圈。来玩一玩吧。”老板热情的招呼。

“老板,给我来二十个圈。”他在这里砸了不少银子,几乎每天下学都要来投一番,只是从未投中过。

李志修把圈放在脚下,扔了一少半愣是一个都没碰着,一旁的老板高兴的嘴快要咧道耳朵了。

朱媛夺过李志修手中的铁圈然后一套,套中了一个不大的青绿色瓷瓶,地上的铁圈越来越少,李志修的笑容越来越大,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后一个圈在紧张的氛围中脱手而出,套中一个茶壶。

唉,他亏大了。老板虽心在淌血,但也要保持微笑,把套中的东西包好交给李志修,“公子下次再来啊。”这位小姐就别再来了。

李志修拿着沉沉的两个包袱,不嫌重,非常佩服的说,“朱媛,你太厉害了,我从没有拿过这么多奖品。”

有什么好高兴的,以前她也在公园摆过这样的地摊,专门赚这些有钱,人傻的。朱媛摆摆手,“没意思。”

转了快半个下午,太阳已经落山了,两人找了一家酒家,上了一壶茶,叫了两盘点心,点心一上来李志修开始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说,“我身上没钱了,你结账啊。”

朱媛快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略微嫌弃的说道,“啧啧,什么叫饿狗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