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重获自由(二)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371
2018-01-22 21:59

梁礼遇昨晚在外露宿一宿,才踏进梁府不到一盏茶时间,下人便通知他去梁韫财的书房。

梁礼遇随梁韫财的随身侍仆达叔去往书房,到了书房,达叔停在门外,恭敬地颔首说道,“少爷,老爷在书房等你。”

梁礼遇推开房门,在桌案前正埋首坐着一位正值壮年的男人,他左手翻阅着账本,眼睛仔细的瞧着深怕错漏一处,右手则不停歇的敲打着算盘,听见脚步声也不作理会。

梁礼遇知父亲在算账时是心无旁骛的,一切待他算完再说,他静静地在一旁侯着,看着梁韫财翻看着一本本厚实的账本。

终于敲完最后一颗算珠,梁老爷合上账本,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舒缓眼睛的胀痛,“昨晚你又去了哪里,今天早上才回来?”

“我不过是不在一宿而已,十几载你也不在意。更何况我只是出去了一宿?”梁礼遇对待梁韫财像陌生人一般,或许比不相识的人更冷淡。

梁韫财也不计较梁礼遇话里的刻薄,继续说道,“这几日刚回来很多账目要看,你也该为我分担一些事情了。”梁老爷开口,多时的劳累为他低沉的声音添了少许喑哑。

“父亲正值壮年,恐怕还不需礼遇为父亲分担。”梁礼遇说话刻意疏离,脸上是冷漠,对于梁韫财想把事业交给他无动于衷。

梁韫财对于梁礼遇的疏离已经习以为常,他站起身,将整理好的账目放入书柜旁的暗格之中,“过阵子我要去拜访我的一个老朋友,你随我一起去。

“呵。”他冷笑一声,充满不屑道,“你的生意朋友与我何干?”

“你必须去。”梁韫财本身就低沉的声音,配上严肃的表情,立刻威严了不少。

这吓不了梁礼遇,从小到大除了他娘他就没怕过谁。

“那你恐怕是不想让你娘进梁家祖坟了,是吧?”梁韫财吼道,他知道只有这样的威胁才能镇住梁礼遇。

果然,梁礼遇眼睛如鹰般狠厉,死死的看着梁韫财,整个人绷紧起来,空气也近乎凝滞。四目相对,突然他整个人像泄了气般,紧绷的线条也柔和下来。紧紧握着的拳头没了力气般松开,又恢复到那个温柔的翩翩公子。

梁韫财知道,那是他妥协了。

房门被打开,达叔见梁礼遇脚步生风的走出来,颔首道,“少爷慢走。”

梁韫财也背手出来,看着梁礼遇匆忙的背影,他也知道他又一次伤害了他的儿子,又一次次用玉兰的名义威胁他,他恨他,他知道。

达叔看着老爷叹了口气,回到房里,发间隐隐可见白发。

他跟着老爷走南闯北多年,从老爷还是一贫如洗的时候就跟在身边打理事务。

之前,他一直不知老爷家中还有位娘子和年幼的儿子,仅以为是一个冲动的热血少年耐不住贫困潦倒出来闯荡一番,没想到老爷颇有商缘,一步步走来变得精明,处事圆滑。

发达之际,他首先想到的是远在家乡的娘子与儿子,只是回乡时,自己的老母亲已去世,娘子也操累过度随后而去,剩下孤弱的梁礼遇寄存在邻居家。梁韫财给了他们一笔钱,老两口都是善心之人,收到一大笔钱连连作揖感谢。

小时候的梁礼遇长得面黄肌瘦,怕生,不肯说话,唯独面对老爷之时会露出仇恨之感。

这么多年过去,少爷也已成年,只是两人之间的矛盾与仇恨则日益增长,父子之间的隔阂愈间加剧。

也不知他们之间何时才会如。普通父子般融洽

韭菜迎来自家少爷,看少爷的神色也知又与老爷吵架了,这时候的少爷最不喜欢别人打扰了,他静静地看着梁礼遇伏在桌上,不动声色。

他犹豫地拍拍少爷的肩,说道,“少爷,别哭,韭菜心疼。”

梁礼遇突然抬起头,吓得韭菜倒退两步,“少爷,您吓死小的了。”

他也不说话,阴郁之色让人不寒而栗,韭菜胆小,吓得腿软,虽每次少爷与老爷都会不欢而散,却都没像这次这样发狠。

韭菜被驱逐出去,这个时候他好想朱小姐啊,如果是朱小姐在的话少爷肯定不会这么难过的,下定决心,他一定要打听到朱小姐住在哪里,为少爷制造偶遇,嗯。

朱媛一清早的到了安学府,在门口终于见着那个敦实的身影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小胖,小胖。”

前面的人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可不管他怎样在人群蹿动,朱媛仍能一把抓住他,“怎么越叫你你越走的快啊。”

李志修祈祷不是那个女魔头,可是声音是那么熟悉。

朱媛绕道李志修前方,他不做停留,一直往前走,她只得倒着走才能与他面对面说话,叫他那么多次他都不做声,朱媛不爽了,不耐烦道,“喂,我和你说话呢,李志修。”

李志修还是不理她,心里呛道,哼,她还是知道他的名字的嘛,小胖小胖,她这样叫他还有何颜面。他也只敢在心里这样念叨,若是和她对嘴,他不知得死的多惨。

料定李志修不想与她搭话,她眼睛一沉,假装阴狠道,“李志修,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理我你会死的很惨。”

李志修不惧威胁,他连他老子的打都挨过了,他还不信朱媛能打他不成,他走的更急了。

朱媛不看路的后果是撞上前面的一个人,前面的卫伯巧被撞得一个趔趄,他转过身,看着朱媛背摔的倒在地上,疼的牙呲嘴咧。

李志修傲慢的的转头,对于朱媛的摔倒表示很满意,用鼻子发出“哼”的一声来表示自己的心情,又傲娇的别过头继续往学堂去。

好小子,好的很。朱媛在心里朝李志修竖了个大拇指。不理会那些人的指点与笑声,她灵活的站起来,用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今日绿翠为她挑的白色襦裙恐怕是糟蹋了。

待裙子又恢复洁白她才对面前高大的身影道歉,“对不起了,我刚才没有看路。”

“做事别总毛毛躁躁。”他认真教育道,上次在靶场也是倒在他身边。

“是是是,都听您老人家的。”她含糊应和道。

卫伯巧看着她打哈哈,没点诚心也不打算理她,转身就走。

“那天,谢谢你了。”该谢总是要谢的,和他也不怎么熟悉,口中的感谢之词不知该如何成章。

那天托朱煜送的残次品也不知卫伯巧扔掉了没有,那只是她一时心热,送出去就后悔了,“那个大恩不言谢,额,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直说哈。”

她向高大的卫伯巧深深的鞠了一躬,打算从他身旁溜走。

“呵。” 后面的人轻笑一声,那声音很清脆,而后又传出他那凉薄的声音,“不巧了,我刚好有事须你帮忙。”

她顿住脚步,收回正迈出的左脚,回首灿烂笑道,“需要的的需?”

“不,必须的须。”他摇摇头也朝朱媛微微笑道,他的笑若隐若现,只有嘴角有不可而察的微翘,在朱媛眼中那应该算的上是微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