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上卷 第十一章 大闹花柳巷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
飞奔的羔羊
3636
2018-05-28 13:28

这花柳巷果然如同它的名字一般,不是普通的妓院,而是整条巷子的妓院。

才走到巷子口,欢儿就被迎面而来的香粉味道呛得咳嗽了几声,再向前走了几步,便能看见那些站在二楼围栏边上穿的十分暴露的女子正朝着下头的人挥舞着她们手中的丝绢。

欢儿看了一眼那些女人眉目间婉转抛出的媚眼,只觉得浑身一冷的打了个寒颤。

原本这花柳巷有女人来已经是奇事,况且还是个拿着杀猪刀的女人。

楼上的那些女人很快便看到了欢儿,以及她手里那把在月光下闪着光的杀猪刀。

女人们开始指着欢儿窃窃私语,她们倒不是很怕,想着也不过是哪家的媳妇过来抓自己男人回去罢了,她们此时身边没睡男人,所以也没有危险可言。

花柳巷很大,妓院挨个的排在一起,欢儿也不知道许言儒究竟在哪一家,只好从第一家开始,一家一家的找。

妓院里头是干嘛的她自然知道,所以进去的时候也没有直接踹门找人,只随手拉出一个姑娘来,一手把玩着她的杀猪刀,一手提着她的后劲脖子问话。

“你可见着许家少爷了?”

这样反复问了三家,就立刻有人说出了许言儒的位置,欢儿心中冷笑,那个臭男人果然是这里头的常客。

醉红楼是整个花柳巷里头最大的一家妓院,外头的大红灯笼亮堂堂的,走进里头更是觉得恍如白昼,舞台上丝竹声不断,身披白纱的女子扭动着自己柔软的腰肢,不知哪里来的风,总是时不时的将那单薄的纱衣吹起来,露出女子白皙的肌肤来。

座下的男人们看的呆了,竟然没人发觉欢儿进来,不过欢儿清醒得很,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最前头的许言儒。

说那个男人没骨气真是没错,此时他就倚在一个女人的怀里,一副没骨头的样子!

歌舞还在继续,欢儿却没有耐心等下去了,提着她的刀步伐从容的穿过人群,径直走到许言儒跟前。

随着台上女子的一声尖叫,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许言儒也从那女人的怀里爬起来,望着欢儿咽了几口唾沫。

“你,你怎么来了?”

欢儿咧了咧嘴角,却看不出半点笑意。

“我不来,许少爷你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吗?”

许言儒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倒是一旁的贺少爷反应过来,对着欢儿道。

“你就是许兄新过门的那位夫人吧,许兄出来找乐子也是正常,你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操持家务反倒跑到这里来闹腾,难道就不怕丢了你夫君的面子吗?”

“呵……面子这种东西从来都是自己丢的!”

“那你觉得你一个妇道人家跑到花楼里来找你男人还有理了?”

贺家这位少爷家里那几位都是没用的,所以他的大男子主义很是严重,看着许言儒不说话,他就帮着他好好教导一下这位新夫人。

欢儿也懒得和他这种人多说,只把刚刚放在下头的手抬起来,那把明晃晃的杀猪刀闪过的寒芒就落在贺少爷的眼中,他吓得会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你觉得我没有理?”

贺少爷吓得根本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许言儒这会儿也缓过来,见众人都看着他们,只觉得颜面尽失,所以想着自己必须强势一点,不然可要叫他以后都不敢在这花柳巷里抬起头来。

“喂,丑八怪你闹够了没有?”

“是你够了没有?够了就赶快跟我回府。”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许府是我家,我想什么回就什么时候回,我的自由,由不得你来干涉!”

欢儿也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冷眼瞧着他,许言儒避开她的眼神,一手揽过身旁的女子。

“像你这种只会动粗的女人在家里,我怎么可能想回家,你瞧瞧你那模样,哪里比得上我们家琴儿美艳动人。”

“噔!”

许言儒看着面前被插在桌子上的杀猪刀,揽着女人的力道不禁松了许多。

“这话居然真的是从你嘴中传出去的,你,你竟然拿我同这样的女子作比较。”

欢儿一字一顿的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许言儒,她两手握着拳头,整个人都在颤抖。

许言儒突然想起那天的事情,他想欢儿真的是生气了,不免又懊恼于自己刚刚一时激动口不择言说的话,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是,是我说的又如何!”

许言儒明明是想说自己刚刚只是一时气话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这么一句,他说完自己都恨不得掌自己的嘴巴,他就是不看也知道欢儿现在肯定抖得更凶了。

他偏过头避开欢儿的眼睛,可才一转头自己的耳朵就被人揪住了。

“啊啊啊……痛啊!放手!”

欢儿哪里肯放手,她没有一刀将他的耳朵切下来已经是她忍到极致了。

“喂,齐欢儿你给我放手!”

耳朵上传来的痛楚让许言儒不得不跟着欢儿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出了花柳巷,可他嘴上却还是吵个不停。

“齐欢儿,你快点放开本少爷,不然本少爷立马回去就休了你。”

耳朵上的手猛地一松,许言儒揉着耳朵站起来,齐欢儿站在他面前,比他矮了一个脑袋的高度,可此时她却高昂着头,定定的看着他。

“好,你回去立马就写休书!”

……

欢儿回娘家已经三天了,镇子西边的乡亲们各个都怀揣着无数的疑问和好奇,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去齐家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就连欢儿爹娘此时也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天欢儿大晚上的回来了,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房里蒙头睡觉,弄得齐家夫妇两一晚上都担心的没睡着。

第二天一早欢儿就起来了,像往常一样帮她爹搬猪肉去前头的肉铺,这几天的客人明显多起来,虽然很多人只是希望能过来听一下八卦,但是也还是让猪肉铺的生意好了不少。

这天的生意也很红火,还没到傍晚猪肉就卖完了,他爹把摊子收了,然后终于叫上欢儿去问话。

“你和许少爷吵架了?”

欢儿爹坐在炕上,她娘坐在另一边。

欢儿摇了摇头,他们那样也算不上吵架吧,反正他和她没有一天是好好地。

女儿不说话,欢儿爹也低着头沉默,欢儿娘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许家是不是把你休了?”

她娘一问完,她爹也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她。

欢儿那天是提着包裹回来的,包裹里都是她的衣服,一副离家出走的样子。

欢儿沉默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算是休了吧,可是那天她一回许家就打包东西回来了,也没等许言儒给她送休书,要是说没休吧,可许言儒和她已经说好了要写休书。

齐家这边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看着自己闺女沉默的样子,他们夫妻两也不敢逼问,只劝慰她想开一些,她娘还说了,就算一辈子住在家里,他们也养得起她。

许家那边也乱成一团,许言儒的书房里小纸团堆了一座小山,也没人赶紧来打扫,只要有人敢碰那些纸,许言儒就会立刻发脾气。

许家二老听了春桃把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心情也有些沉重。

“老爷,你说儒儿不会真的混账到写了休书给欢儿吧?”

许老爷摇了摇头,烦躁的端起茶喝了一大口。

“那小子从小就顽劣,说不准,而且欢儿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怕也是心灰意冷了。”

“哎,这可怎么办呀?还不容易找到那么个能制得住儒儿的媳妇,难道就这样被他气走了?”

“你也不想想你那混账儿子说的话,欢儿那样的姑娘听着该是有多伤自尊,不管怎么说,这事情都是儒儿的错,先等等看看,不行还的咱们拉着老脸去把欢儿接回来。”

“可欢儿会回来吗?”

许老爷叹了一口气,很久都没有回话。

欢儿会不会回来,根本就没人知道。

转眼又过了半个月,城西巷子里头的人似乎都习惯了欢儿这老姑娘又回来了,也没人会提起几个月前那短暂的亲事,猪肉铺的生意倒是越发红火,却不是因为欢儿,只是年关近了,大家都要多买些肉回家过年了。

天气越来越冷,巷子里跳格子的孩童也少了许多,人一少,唱起歌谣来就不齐了,那一句欢儿出嫁了被几个声音唱的重叠在一起,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欢儿姐,你怎么哭啦?”

欢儿回过头来,虎子正捧着一把芝麻糖站在她边上,她朝他笑着,伸手将脸上的两滴热泪擦掉。

“没事,欢儿姐眼睛进东西了。”

虎子还小,自然不知道欢儿是在骗她,一听欢儿说没事,便又蹦跶着跑远了,欢儿回过头来看了看天色,觉得自己今日在这里发呆的时间也确实久了点,就打算站起来回家了。

可是真的坐得太久了,欢儿两条腿都麻了,刚刚站起来又太快,眼前一黑险些倒了下去,不过还有有人上来扶了她一把。

“谢谢。”

欢儿低头道谢,正想要离开却发现那人并没有放开她的手。

她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来,却见着本该在城东的许言儒站在自己面前。

“你不是脚麻了吗?走那么快,也不怕摔死!”

欢儿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冷冷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来做什么?”

说啊,说你是来道歉的呀,说你自从她赌气走了之后一直很愧疚,一直很想和她说一句对不起呀!

许言儒心中默默的念着,手却不自觉的伸进了怀里掏出一张纸来。

欢儿看着面前的这张纸,只觉得胸口堵得难受,她一把从他手里将纸拿过来,然后转身跑远了。

“喂!齐欢儿!”

许言儒在她后头喊她,她也一直没有回头,许言儒不禁有些懊恼,他明明,他明明已经先低头啦!

这纸上的东西可是他想了很久的!他本来是要写休书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提起笔,落到纸上却成了一首词。

《念欢谣》

每与佳人聚

然觉故梦圆

小楼月又满

恰似回初年

生路长,天涯远,雨纷乱

愁来人念欢

朝暮悠悠永生做挂牵

欢儿拿了那封信直接跑回了家里,她也不管她爹娘,只是自顾自的把房门反锁了,自己一个人蒙着被子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只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干了,却还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似的从衣服里将那封休书掏了出来。

欢儿不识字,却也觉得许言儒的字写的很好看,只不过唯一一次看到,还是在这休书上头。

这白纸黑字洋洋洒洒一大串,欢儿一个字也看不懂,她只是凭着想象去理解,可才看了开头那一列,她就迷糊了。

她没读过书,可她好歹还识数。

休书,标题怎么读也应该是两个字啊,为什么许言儒给她的这个是三个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