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作品相关 第二章 重新做人
寡妇二嫁
南语@十音
2026
2018-06-15 09:10

齐家村民风淳朴,一有些风吹草动就能传遍十里八乡,所以王氏是知道朱玉把丈夫的丧礼钱补贴给娘家的事。

现在想想,朱玉是个傻的,她娘家明明是为了银子把她卖了,第一次卖给齐家第二次卖给老太监。

被老太监折磨的生不如死,她不是没有向娘家求助,可那些亲人就是吸血的水蛭,只知道从她身上挖好处,冷眼看着她凄惨死去。

“婆婆,您如果对那几亩田不感兴趣,儿媳便去找里正,想必里正愿意帮齐家一把。”王氏对齐家那几亩田虎视眈眈,朱玉找她错不了。

“你等一下。”王氏叫住朱玉,那四亩田就跟一根鱼刺哽在喉咙,咽不下吐不出来,今天有机会拿回来,王氏可不会放过,“那几亩田原本就是我的,不过是被他们兄弟耍奸计拿走,田我肯定要拿回来,一两银子,再多没有。”

朱玉脸色微微一变,“王氏,就是山沟里都是碎石的薄田也远不止一两,齐家那四亩田都是村头的肥田,四亩二十两。”

王氏沉下脸,对朱玉的态度十分不满。她三个儿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是因为她早年苛待继子名声不好,没有好人家姑娘愿意嫁到她家,三个儿子对她颇有微词,如果能拿回几亩田,贴给人家姑娘,三个儿子也不必打光棍了。而且五两银子一亩田,不亏。

“十五两,四亩。”

“先给我五两定金,明日我再将田契交给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老太监府上像她一样的女子少说有十几个,朱玉磨练出和人打交道的本事,见王氏不肯松口,转身便走,这和讨价还价一个道理。倒是王氏怕朱玉真将那四亩田卖给里正,连忙叫住她,抠抠索索摸出五两定金。

朱玉紧了紧新到手的银子,她手里握的不是银子而是齐弘筠的命。望了眼火辣辣的太阳,朱玉用袖子抹了抹额上的细汗,往附近镇上走去。

齐家村没有大夫,只能到镇上去请。

门拍的砰砰作响。

“陈大夫陈大夫!”

“来了来了。”院里传来声音,陈大夫打开院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朱玉,不由愣了一下,“怎么是你?”

朱玉的坏名声已经传遍十里八村,陈大夫本是医治过齐弘伯,见识过朱玉的本性。

“陈大夫,快随我去看看,我小叔又烧起来了。”

陈大夫一听齐弘筠又烧起来了,也顾不上别的,从屋里拎起药箱就跟着朱玉往齐家走。

陈大夫医治过齐弘伯,对齐家颇为熟悉,推开了齐弘筠房间,朱玉跟在陈大夫身后进房。

屋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木门被推开,齐弘筠拼命压制咳嗽声,见到陈大夫进来,不由愣了愣,“陈大夫,你怎么来了。”

陈大夫端详齐弘筠,脸色蜡黄无血色,说话气若游丝,咳嗦带痰,暗道不好,知道齐家拿不出银钱给齐弘筠看病,叹一声可惜,一边上前把脉。

“你嫂子叫我过来给你看病,你别强压着不咳嗽。”

听了这话,齐弘筠抬眼望了朱玉一眼,这个女人视财如命,蛇蝎心肠,怎么会好心给他请大夫。

陈大夫把脉完毕,摸了两把山羊胡沉思,随后铺了纸张写药方,“按这个药方抓药,一日三次,三日后若是病情没有改善,再来找我。”

朱玉接过药房,粗略看了一眼,摸出小块碎银递给陈大夫。

陈大夫摆手,“不必了,你还是把银子留着给你小叔抓药,等以后有闲钱了再付不迟。”

朱玉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见陈大夫不收,道了声谢,将银子收回。又将陈大夫送回镇上,自己上药房抓药。

齐弘筠沉疴深重,一包药就要一百文,三天的量变花了接近一两银子,看着明显少了的细碎银子,朱玉心疼的不行。

路过米铺,朱玉想起今日还没开伙,一家子都饿了一天,米缸也早已见低。朱玉咬咬牙,进店花了几百文买米肉。又去成衣店撤了两匹粗布,打算给齐芮齐潇做一身衣服。

镇上临街瓦房门口,两个婆娘翘着二郎腿磕南瓜子闲聊,见朱玉抱着一大包东西行色匆匆,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兴奋地拉着另一个婆娘闲聊。

“你看,那不是齐先生的黑心婆娘吗?”

“怎么是她出来买东西?”

“你不知道吧?她小叔现在病倒了,没了使唤的人,肯定得自己跑腿,你说人的八字越硬心越黑,这女人克死了丈夫,阿筠也病倒了,她还不给阿筠请大夫,听说还打骂继子呢!”

“你听谁说的?”

“谁说的?我亲眼见的,可怜齐先生两个孩子死了亲娘,后娘克死了亲爹,还被后娘虐待。”

“……”

朱玉最恨闲嘴妇人嚼舌根,原本没影的事儿从她们嘴里出来也有了,一分的事情变成了十分。她家两个女儿长相不俗,朱金貌比天仙,她清秀美貌,改嫁不难,就是这群妇人闲嘴,把她说成八字硬克夫,心如蛇蝎,找不到好人家改嫁,父母才把她卖给老太监。

狠狠瞪了两个闲嘴妇人一眼,朱玉加快脚步往齐家村走去。眼见着日头偏西,家里一大两小恐怕还没吃饭。

刚走进院子,朱玉便见家里烟囱升起一股黑烟,她加快脚步走进厨房,齐芮趴在灶台上烧火,锅里有清水煮的番薯。她探了探灶台,凉的,火还没升起来。

齐芮见朱玉掀锅盖动作,以为她肚子饿了,她缩了缩脖子,怯生生说:“娘,番薯没熟。”

齐芮才七岁,齐家厚道,不像普通农家女孩刚会走就跟着干活,小孩子生火不安全,齐芮不会,要不是饿的狠了,齐芮也不会自己捉摸着做饭。

“你过来。”朱玉对她招手。

齐芮犹豫了一下,看看朱玉又看看脚尖,慢吞吞走过来。

朱玉知道齐芮怕她,也没多说什么,把用麻绳吊着的两片肉让齐芮拎着,“去,到院子里摇两桶水上来,一桶把肉洗洗,一桶放在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