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十章 交易
帝妃凌天:权谋天下
练云溪
2100
2018-06-11 09:39

独孤云裳见状,下意识反抗抬腿就是一脚踢在季眠风腰下要害部位。

还好季眠风反应快,身手敏捷躲开了独孤云裳的袭击。

不禁冷哼一声瞥了独孤云裳的胸前一眼,轻蔑道:“就你这样的,本王向来不屑非礼勿视!”

说着就转身走到茶桌上端坐着,自顾自到了一杯清茶自饮起来。

独孤云裳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撇撇嘴。并不小啊,竟然被一个男人蔑视了心里竟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趁着季眠风喝茶的功夫,独孤云裳很快将衣服穿好。

“王爷深更半夜跑到小女子闺房,难道是来喝茶的?”

“三日已经过去了两日,明日若还是抓不到真凶你可是欠本王一条命!”季眠风漫不经心道,一点也不像关心案子的样子。

闻言,独孤云裳无语望天。昨日她已经起卦把案件的起因和凶手的身份说的那么明白,她只是辅助办案的,这个男人才是查案的。

就因为这个男人的原因,她又是感染风寒,又是惹上独孤文雅那个小气包包被关在柴房一天。现在他倒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的半夜跑来偷看她换衣服,还有点找她兴师问罪的样子。

“王爷说笑了,云裳已经明确说过凶手是谁。只是王爷拿凶手无可奈何,来找我这个小女子撒气吗?”独孤云裳没好气的说着,坐在季眠风的对面。

抬眸浅看了季眠风一眼,精致的面容看着还是那么赏心悦目,只是季眠风的眉宇间多了一丝淡淡的黑气。

独孤云裳心下愕然,这个男人最近有杀身之祸啊。

“动机,她的动机是什么?”季眠风按着独孤云裳给出的死因和线索去查案件的源头,不惜子母蛊是从饮食中服下,季眠风查到三年前蓬莱和大齐联姻之时,洛水的膳食就开始多了常青草。

他也更加确信独孤云裳的卦,故去的卫云裳肯定不会做这样的卑鄙事。

到是卫仪儿,姐姐死了,国家亡了她到是不慌不乱的做起了皇后。只是他不明白卫仪儿嗨洛水的原因是什么,人做事都是有动机的,她做事的动机是什么?

独孤云裳摸了摸鼻子,她这个妹妹进宫后跟在她身边的时候最多。和洛水交集甚少,她为什么平白无故去害死洛水呢。

不过她连自己是母国和亲人都能下狠手,她的心思岂能和常人 一样。

“王爷还记得臣女说的吗,这件案子的真相很难昭告天下!”

“无头案总要有人来担罪,本王手中的案子从无遗错!”季眠风坚定道,他不信还有人敢在自己亲手处理的案件里做手脚。

独孤云裳无奈的叹了口气:“或许担罪的是个死人呢!”

先不管卫仪儿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既然这件事是她做的如今季凌夜要查,查案的又是季眠风。昨日季眠风从洛水肚子里取出蛊虫的事想必她已经知道,想要查出蛊虫来自蓬莱并不难。

作为大齐唯一的蓬莱人,她难逃干系要是找人顶罪。最可靠的就是找一个死人顶罪,而且这个人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管理后宫的一切,又是蓬莱人。

季眠风向来思维敏捷,自然能听懂独孤云裳的话。

“前皇后已经身故,用她顶罪确实再合适不过。但本王不允许!”季眠风一拳重重砸在茶桌上。

还好独孤云裳在独孤府中地位低下,并没有丫鬟守夜。

不然季眠风这一下,还不把人招来。

“这件案子的脉络臣女已经给王爷梳理得很清楚,剩下的事都是王爷自己的事。这件案子背后牵扯的人位高权重,若是最终变成李代桃僵的无头案。王爷认为是臣女无能破案,臣女也认了!”

独孤云裳记得这个男人说过他不可能帮她,既然他这颗大树没办法靠。她也不想再和季眠风耗费时间和精力,她身体还虚弱极了。

她现在需要的好好休息,然后在想办法筹划接下来的一切。没有季眠风,她也可以想其他办法拿到琉璃凤凰坠。

独孤云裳说罢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季眠风离开。

“臣女福薄,与前皇后遗物无缘吧!夜深了,王爷请回吧!”

季眠风放下茶碗,心里不免觉得好笑。他在这个女人这里好像十分不讨喜,只是这个女人非要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他坐下总共也没说几句话,就被下逐客令!

“本王可以做你的后方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地位,你帮本王做一件事!”

季眠风不再兜圈子,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

这个女人他确实看不透来意,可他能确定这个女人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而且九州内,他只从这个女人嘴里听过死而复生这样蹊跷的事。

大理寺焦头烂额了半月有余的案子,这个女人第一天就能找出洛水真实的死因测出凶手的方位,已经是实属难得,他对独孤云裳的能力已经有点肯定。

再说她要的东西也是她本就应得的荣耀,只要她能帮他复活那人,他做个顺水人情有何不可。

独孤云裳到是诧异,她本以为季眠风那日转身离去后就没戏了。

今天来找她,也是因为案子没破找她出出气。

“王爷请讲!”她倒要听听这个男人想要什么。

“帮我让一个人死而复生!”季眠风一本正经的说着,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只是因为他亲眼见过。

“王爷不觉得死而复生有点荒谬吗,再说云裳只是一个内院小女子,这死而复生那可是大罗神仙的本事!”原来他记挂的是她那天随意帮他测的那一卦。

“荒谬?前皇后教你的占卜之术你能测出案件的源头岂不是也很荒谬?”季眠风淡淡道。

“你就告诉本王,你能不能做到!”季眠风起身负手看着独孤云裳认真道。

独孤云裳与他四目相对,沉吟了片刻。

“能!”

季眠风这次已经主动找她为她提供帮助,她脑子没坏的话就不能放过这条可以抱的大粗腿。

见独孤云裳应下,季眠风忐忑的心才安下来。

他担心这个女人只会占卜预测,不会这么高难度的秘术。

“真的?”为了再确定一遍这个女人不是哄骗自己,季眠风复问。

“嗯,不过臣女需要先找到一样东西!”

“什么?”

“《策天经》”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温馨 穿越 大家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