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章 第二章
穿越之包子逆袭
唐橙@天翼
3183
历史久远

梅雪把自己撇开了,又笑着央求香兰:“好姐姐,这也不过是一时不仔细,就不用告诉张妈妈了吧。”

香兰伸手点一下她的额头:“你也知道怕手板子?我还当你不怕呢!行了我心里有数,你好生伺候着,我先出去了。”

梅雪忙笑着应是,又端了盘子道:“这山药糕还是热热的,姐姐吃一块儿?”

香兰不接:“少胡扯,我想吃不知道去厨房拿去?用你拿着献勤儿?”

这丫头说笑着一径去了,唐宝云对这些还没来得及感同身受,并没有觉得受到了什么冒犯,倒仿似在看电视剧似的,觉得颇有点意思,这到底是另外一个时空,就是普通的日常,也总觉得是颇为新鲜有趣的。

她旁观了好几日这样的生活,从表面看起来,是无动于衷的,不过心里多少有了些明了。

她已经发现,唐宝云在这个地方,并不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她有大奶奶这个称呼,是这国公府的长房儿媳,她还有听起来就很有势力的娘家,但是很显然她实际的地位和这些难以匹配。

别的她还没太多感受,但至少看出来,周家对她的忽视是很明显的。

她如今卧病在床,听说她的婆母吩咐了,她现病着,不能劳神,吩咐了家里众人都不要常来烦着她。是以如今这房里,常进出的就只有她跟前伺候人等了。这个话她在闭目养神,下头人以为她睡着的时候听到过一个管事妈妈议论过,说大约她的婆母是怕她把病气过给人,所以才这样吩咐的。

她醒过来的五天来,不仅周家没有主子来看过她,就是她的丈夫,周家大公子,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只命人送来过两盒人参,两盒燕窝。

还有她的娘家,南安郡王府,也只是命人来看了一回,送了些药材。

这样想的时候,唐宝云有点发怔,她现在可是成了亲的人了,是有丈夫的!虽然她还没见过他。

她上辈子可是连恋爱都没有来得及谈过啊。

这事儿简直叫她哭笑不得,做这个唐宝云可真不容易,她只能安慰自己,反正还没见到人,暂时不想这么多,正这个时候,听到门口有丫鬟脆生生的问好:“陈妈妈好。”

一个妇人的声气笑着问:“大少奶奶这会儿没歇午觉吧?夫人吩咐我来瞧瞧大奶奶。”

那丫鬟忙着打起门帘子,笑道:“妈妈快请进,妈妈来的巧了,大少奶奶这才刚醒呢。”

说话间,一个穿着蓝色长褙子的,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妇人一脸笑的走进来,平常的圆脸,头发梳了个规规矩矩的圆髻,带着金簪子,金坠子,比丫鬟们的穿戴强些,看起来也很干练的样子,如今唐宝云已经认得了,这是自己婆母陆夫人跟前伺候的管事妈妈,据说这是陆夫人娘家带过来的丫鬟,成亲后做管事妈妈的,也就是类似于心腹了。

陈妈妈福了福身:“给大少奶奶请安。”

又趋前半步看了眼,笑道:“大少奶奶今儿气色看着好。”

唐宝云是真佩服她,这陈妈妈每天都来看两回,这是婆母表示的关怀,她每次来都一模一样的动作,说话,语气,唐宝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可看起来她自己也并不觉得尴尬。

既然是代表长辈来的,唐宝云也只得表示敬重的坐了起来,这点她还是很明白的,有些东西在任何社会都是通用的,比如给面子这一点。

她就点头笑道:“夫人可安好?劳夫人挂念了,妈妈回去替我给夫人请安,回头我能走动了,再去给夫人磕头。”

其实她自己这番话,也是次次都几乎不走样的说的,这还是第一次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听了自己房里管事妈妈的答话,才学会的。

其实也不难,无非就是客气话,在这里说的再恭敬些,再谦卑些也就是了。

陈妈妈站着听了,应了是,唐宝云才吩咐丫鬟:“白露给妈妈端凳子来,沏茶来。”

任何事情,但凡有了规矩步骤,其实都不难的,唐宝云发现自己旁观了几日,已经学会了不少。

陈妈妈谢了坐,接了茶,又问了唐宝云房里管事的张妈妈些话,大少奶奶今儿睡的好不好?吃了些什么?大夫来瞧过了没有?其实都是老一套,甚至连回答也是,每天都是说好些了。

听张妈妈答了之后又对唐宝云笑道:“夫人说了,大少奶奶安心养着,且不要劳神,身子要紧,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人跟夫人说就是了,要什么也只管跟她老人家说就是了。”

唐宝云忙应了,又说了几句闲话,就像往常一样,陈妈妈就要起身告退了,唐宝云正要点头,心中突然一动,突然有了主意,她笑道:“妈妈且等一等,昨儿我娘家打发人来看我,拿了些药材来,我瞧过了,有两支鹿茸,我用不着这样燥的药,倒是夫人和药丸子要这个,我不好走动,你替我带去给夫人,比外头买的强。”

这种说话的方式,唐宝云默默的学了好几天了,倒还说的像模像样的。

陈妈妈好似有点讶异,但又忙笑道:“大奶奶留着用也罢了。”

要给她主子的东西,当然不是她能推辞的,无非客气话罢了,唐宝云笑了笑,吩咐站在床头的张妈妈:“妈妈把前儿的那个盒子拿过来。”

张妈妈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陈妈妈,嘴动了动,似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话,就去把一只黑漆阴刻莲花鎏金的盒子拿了过来。

唐宝云亲自打开盒子,拣出了两根鹿茸,让张妈妈装起来,然后又拿出一包天麻来,一并交给陈妈妈:“这包天麻给妈妈,我听说妈妈有点儿头疼的老毛病,用这个是最好的。”

若说先前的讶异还不明显,这会儿陈妈妈就露出了一个明显愕然的神情来,又很快收敛了,连忙笑道:“我这点儿小毛病竟劳大奶奶惦记了,怎么敢当。断不敢要的。”

对她的这个反应,唐宝云满意的点点头:“妈妈说哪里话来,一点小东西,有什么要紧的。”

陈妈妈还是又奉承了两句大奶奶体天格物,菩萨心肠之类的话,谢了赏,拿着东西走了。

唐宝云嘴角微微翘起,这个举动,她是临时意动的,这些日子,她观察到的已经很多了,多的让她足够隐隐约约的觉得她现在的处境并不妙。

她并不是不谙世事的人,她从小也并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反而因为父母的忽视,她算是真正体会过世态炎凉的,她的所思所虑,或许比同龄人更多些,也更深远些。

既然唐宝云的身份无可挑剔,她的处境应该与身份无关,那就与自己的个性有关了。

性格决定命运,人的一生,除了出身与际遇,很多结果都是因为自己的性格造成的。

这一点,她是很明白的。但她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不妙,却又不是特别清楚,更不好问人,只得想办法突破。

所以,她此时一时意动,趁着陈妈妈来探病的时机,决定从陈妈妈这里试探一下,陈妈妈是长辈的人,自己表示一下善意并不突兀,比突然的毫无缘由的动作来的自然,而且有效。

比如刚才陈妈妈那明显愕然了一下的神情,已经说明了很多事了,平日里她,甚至是她主子,唐宝云的婆母陆夫人都显然没有得过唐宝云什么东西,才会这么惊讶。

很简单的一个举动,唐宝云就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满意。她的嘴角刚刚翘了一下,不由的又叹了一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今看起来,唐宝云在做人上,确实差一点。她出身尊贵,不用讨好下人,这一点是很自然的,可下人与下人是不一样的,长辈跟前得用的下人,不说讨好,略微笼络是应该的,就是放在现在来说,她祖父大宅里的管家,找她父亲办个什么事,父亲也是十分客气的。

从今天试探看来,唐宝云显然是连自己切身相关的婆母跟前的管事妈妈也不大理会的,这为人上,那就是并不太周到。

陆夫人那里或许好一点,但估计也有限的很。

唐宝云正琢磨着,一边站着的张妈妈,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唐宝云随手接过,还没喝呢,听到张妈妈小声说:“王妃赏给大奶奶的东西,大奶奶怎么随手就给人了呢。”

唐宝云正在想着她的处境,该怎么挽回形象,也没仔细理会,随口道:“一点小东西而已,值什么。”

那张妈妈反倒在床沿坐了下来:“我的奶奶,这东西是小事,可到底是王妃赏的,奶奶要给人,也该回王妃知道,才好给人不是?”

唐宝云一怔,这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正眼看向坐在床沿的这位管事张妈妈。

这是一个近四十岁的妇人,与这府里她见过的其他妈妈一样梳着紧紧的圆髻,戴着两根赤金的簪子,耳边是金海棠花的耳钉,穿着竹枝花样绿色的长褙子,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不同之处,唐宝云虽然发现了丫鬟们怕她,但想到她辈分在那里,在下人里品级也高一点,小丫头们怕她也是正常的,哪个地方都有阶层的,是以没多注意,也不过当她一般下人而已。

此时一打量,见她一张容长脸儿,眼角眉梢有点儿微微上扬,似乎总是在竖着眉毛似的,流露出一点不太明显的厉害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