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六章
神之侍女
玉熙晴
3720
2018-08-24 09:15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很多小摊贩都被掀翻了,九夜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夜魂抱到了安全的角落。

马上的人停在一间很大的客栈前,这也是九夜刚才看上的客栈,“仆人,住这里!”

夜魂不太赞同地说,“这里收费高,人蛇混杂!”

“住这里!”

十几个人下马,身上都别着武器,夜魂往前站了站,挡住了几个人投过来的眼神,他们看得都是自己身后的九夜。

而自己身后的人竟然一点自觉都不懂。

她比锦绣还没有自知。

“我看到极品了!”一个男人穿着大红的衣袍,手里握着一把铁扇子,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九夜。

夜魂警惕地看着走过来的男人,他缓缓划开步子。

“给爷让开!”

九夜听到有人跟仆人说话,歪头看过去,是一个很妖孽的男人,倒不是长得好看,而是那一身阴邪的气息,真让人恶心!

“顾大公子,你这又是看上谁了?”马上的光头男人一身肌肉,笑得猖狂。

他这一问,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迁到九夜身上了,她整个给人的感觉跟中原的女人完全不一样!那一头随意披在身后的长发怎么看怎么诡异。

诡异中,却带着一股让人忍不住靠近的魅惑。

九夜觉得自己被那个男人的目光锁定,他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伸手抓住仆人的衣服,冷冷地说:“我累了!”

“嗯。”

夜魂拉着九夜的手往客栈里走去。

顾简喜欢新奇的东西,这个女人他从来没有见过,说美她还太小了,根本比不上皇朝第一美女霍锦绣,也比不上武林第一美女雪灵,但是那一身超脱的气质,让人看着就想摧毁!

黑发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黑发黑眸的人?

顾简手中的铁扇子飞了出去,夜魂抱起九夜,迅速躲开,他手里没有武器,真的很不习惯。

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他淡淡地问道:“这样找事的人,能杀吗?”

“随你。”

得到九夜的肯定,夜魂,活动了一下手腕,周身杀意放出来。

“好大的口气!”顾简一把接住返回来的铁扇,冲上去就要一记狠招要劈开夜魂。

还没有伤到人,就被夜魂一掌震得连退好几步。

他这一后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夜魂身上。

带头的中年男人捋了捋胡子,“不要胡闹,大事为重!走!”

等他们离开,九夜歪着头,疑惑地问:“你怎么得罪他们了?”

“你——”她竟然不知道?

平安客栈,是沙城最大也最杂乱的落脚点。一进客栈,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都投注在九夜身上,惊艳的,好奇的,妒恨的,下流的。

“住店,两间连着的房间!”夜魂把一锭银子扔在柜台上,吓醒了一脸色相的老板。

九夜抬头看向仆人,想提醒他,又觉得没必要,他还是没有重视她说的话,也罢,那就这样吧!

老板恭敬地接过钱,精明地眼神扫了眼九夜连忙问:“好嘞!两间上房,栗子带客官上楼!”

夜魂站在九夜身后,遮住了楼下那群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个姓顾的,武林第一家顾家的外系孙子,这个男人够阴险,不得不防!再看九夜,她似乎完全没有自觉!这个女人,不介意在他面前换衣服,完全没有一丝尴尬,更加不介意跟人的亲密接触。

小二推开一间房门,“二位,冬三阁,请,还有一间就在旁边冬四阁!我再带这位爷过去!有什么不喜欢只管说,都给您安置好了,我们平安客栈,可是沙城最好的客栈。”

来客栈的很大一个原因是要给她这个仆人洗澡,“栗子,他要洗澡,等会把水送过来,送到他房间!”

店小二一直盯着九夜发呆,听到九夜叫他的名字,栗子一下子激动起来,“好嘞!小的现在就去吩咐!绝对是干干净净的热水!”

小二殷勤地跑出吩咐,夜魂站在一旁,面无表情。

九夜开始转她的房间,这就是古代的客房,居然真的住进来了。可是,门口杵着一个柱子实在扫兴,“仆人,去洗澡,把自己收拾起来,我不需要杀手,等你一会来找我,我希望是我的仆人夜魂而不是杀手六号!去吧!”

九夜毫无感情地说话时会给人一种压力,无形的压力,那种俯视万物,藐视一切的感觉。

夜魂转身走出去顺道帮她关上门。

这个世界没有娱乐,天还没有黑,睡觉也太早了,之前有松鼠陪她,松鼠是一个智者,像一个老人一样,讲给她很多知识。

现在这个仆人,年轻,冷漠,少言,比她更甚。九夜趴在桌子上无聊地转动面前的盒子,这些东西在这个世界是想到不敢想的宝贝!他们没有法术,没有魔兽,没有高科技,有的只是武功,这是古代,不知道被挤压在哪个时间缝隙的时空,这里会有异类渗入吗?

天惩还没结束,她也没办法感觉到谁是异类。从口袋里拿出盒子,这三个盒子是她现在唯一跟别人不一样的重要道具。

叩叩叩!

“进来!”

小二栗子一脸憨憨的笑,手里端着几份小吃,“姑娘,这是我们客栈有名的点心,枣片糕,糯米糕,云片酥,核桃酥,您挑着吃点垫垫!”

“谢谢!栗子,我第一次来沙城,能给我讲讲这个吗?”

被大美人叫名字,栗子心里都飘飘然了,再听到她向自己打听沙城,一下子就自信起来,拍拍胸膛,“小的祖上三代都住在沙城,沙城还真没我不知道的!咱们沙城,虽然抵触关口,时常有风沙,但是热闹啊,哪的商人都有,想买什么都有。沙城不是一直都这么祥和的,十年前,三国大战,皇朝战胜,把这座城送给城主的,城主叫龙铁魂,才三十岁还没结婚,跟皇朝的君主可是拜把兄弟,君主把沙城送给咱们城主,说是不用进贡,不用纳税,完全由城主管理。”

“这里江湖人很多啊!”杀气弥漫,跟仆人的冷还不一样。能感觉到他们都是欲望而来,只是不知道是能把这么多人都吸引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栗子瞧了眼四周,好像要看有没有人偷听,才凑到九夜身边说:“可不是,都是为了看城主家里一个宝贝!听说是一朵很厉害的花,能增长功力,叫什么紫晶曼陀罗!小的昨天听一个客官说的,那个宝贝可神了,能让人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好大的口气,连她都不敢这样保证?人的渴望真是无止尽而且愚蠢不堪!

“等会去找我的仆人,找他去讨赏就说是我说的!”

“谢谢姑娘打赏!”识趣地闭上嘴。

“你下去吧!”

九夜低头看着四盘点心,伸手拿了一块糯米糕放进嘴里,须臾后,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亮光,“这个好吃!”

夜魂推门进来的时候,九夜嘴里塞的满满的糯米糕,脸颊鼓鼓的还一动一动,像极了他曾经见过的一种动物。

九夜捏了一块枣片糕,走到夜魂身边,抵到他嘴边,“仆人,这些都好吃,多备点!”

张嘴咽下她递过来的点心,面无表情地嚼。

走回桌前,她懒懒地摆弄盒子, “我的仆人不能是杀手,你要替我去面对这个世界。太多的事我必须让仆人去解决,为什么是我去打听消息?你不够称职!”

夜魂拧着眉头,语气不顺, “我不是天生的仆人,我不可能做到你说的那些!”

“那么我立刻就让你回到沙漠里,你的生死,我一点都不在意!我给你一天时间,做不到,那就去投胎吧!”心中烦闷,捂住胸口,有些闷,为什么给她一个不听话的仆人?

夜魂握紧拳头,这样轻易就决定了他的生死,他宁愿一开始就没有这再生的机会!

九夜之后再没说过话,她静静地吃东西。

而夜魂站在那里咽下枣片糕后,看她还没有开口的打算,也是满心的气愤。

她到底要怎样!他只当过杀手,没当过仆人!让他突然变成话多时刻为她着想的店小二,那是不可能的!

直到楼下开始上晚饭,饭香萦绕在这个客栈里。

房间里依旧静默得像是没人一样。

小二敲门问道:“客官,打算在下面吃还是小的端上来?”

看了眼九夜,夜魂无奈走过去打开门跟着小二下了楼,过了一会他才上来,看着九夜,终于认输,说道:“我定了饭,在上面吃,下面太乱。”

“嗯!”

她的冷漠是真的,她也的确谁都不在乎,一想到这个,夜魂就有丝不悦,她的神秘地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第一次夜魂坚持不下去,开口讨好,“小二的钱我也赏了!”

“嗯!”

等待的时间不久,小二端着饭菜上来,收走了桌上点心的盘子。

吃饭,很劳神,对面坐着不讨喜的人,她宁愿和那个栗子一起吃饭,“吃完就回你房间去,我现在不想见你!”

夜魂放下碗筷,走出九夜房间,招收叫了小二来收拾,然后转身走进自己房间。

竟然又被人嫌弃了,还真是好笑!

结果,刚坐下不一会,一股奇怪的气息传进来,夜魂立刻推开窗户消失在黑夜中。

他刚离开,就有一抹身影闯进九夜的房间。

抬头看来人一身黑衣,只能看到一双眼睛,她懒懒地问:“那个城主找我?”

“是!姑娘配合,就不会受到伤害!”

站起来,随意看了眼桌上的盒子,“走吧!”

夜魂停在一个小巷里,四周黑压压的一片。

一抹黑影闪过停在他身后,带着哭腔,“六哥!”

眼中杀意闪过,闭上眼睛,再睁开,表情温柔,目光带着不解,转头看着站在黑夜中的女子,“姑娘认错人了吧,我叫夜魂,陪我家小姐来沙城游玩的!”

擦掉脸上的泪,女子平静地开口,“楼中楼建楼百年,永远保持五十人的数量,我们从一号排到几百号,甚至是上千号,不管有多冷酷,我都希望跟我一起活下来的人能够好好活着!”

女人欲言又止,刚想上前一步,就见夜魂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悻悻地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不管是否认错人。奉劝公子不要再出现在人前,该来的人都来了,为了王府的紫晶曼陀罗,百年功力,五十年寿命,三十年青春,这种至宝,必定人人觊觎。到时一场腥风血雨免不了。沙王龙铁魂好美色,公子不该带着小姐招摇过市,没有他得不到的美人,公子好自为之!”

糟糕,调虎离山!运功一口气朝客栈飞过去。早该知道,一百二十七是不会一个人出动的,她出现,二号必定在附近。

赶回客栈,九夜已经不在房间了,桌上摆着三个各色的盒子,看着就像街上买的玩具。夜魂把盒子装进袋子里,破窗而出,站在客栈房顶上。衣服里闪着微弱的光,拉出来是那颗玉石,“带我去找她!”

说完,玉石像是有意识一样,瞬间飞了出去,夜魂跟在后面,把心里的惊讶压下来,不是好奇的时候,救人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