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搬救兵
丫鬟王妃
简汐@星河阅读
1694
2018-07-10 19:00

离开雪姨娘的馥雪院,雀儿低着头贴着墙根快速地往前院走去。或许谢王妃觉得鲁王府已经掌握在她的手中,对府内的看守并不严,只是将前门和后门看守住,府内的人不能任意出入。她并不担心雪姨娘能不能将消息送出去,能在谢静婉眼皮子底下怀孕的人必然不是等闲之辈。

她现在只有等,等待别人的拯救。

雀儿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所幸她个头小,又表现的唯唯诺诺,上前盘问她的人也就不为难她。她拎起水壶为自己倒上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个精光,接连喝了好几杯,才解了渴。

望望外边的日头,已经接近正午了,平常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可现在,大厨房的人都没抓起来了,各院里估摸着都是自己准备午饭了。雀儿摸摸饿瘪的小腹,从柜子里拿出一碟子点心,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了几块。

吃完,雀儿坐在床上,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鲁王爷的死疑点重重,而谢静婉却急着盖棺定论,若说此事跟她没关系,雀儿打死都不相信。

现在,谢静婉一定已经给谢允去了信,这封信可能是那个从未谋面的鲁王世子的催命符,也是王大叔他们的催命符。

她不能失去自由,一旦被谢静婉抓起来,她也失去了拯救王大叔和拯救自己的机会。雀儿讨厌这种被人掌控的命运的感觉,以前是,现在也是。

深深的无力感让雀儿无比挫败,她捂着脸,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王妃,不好了,严大人派兵将王府围起来了!”刘江慌慌张张地进来通报。

“什么!”谢静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严大人这会儿马上就要进来了!”刘江继续道。

“反了反了,严可夫是不要命了吗,竟然擅闯王府!”谢静婉怒不可遏。

“王妃稍安勿躁,严某只是按律办事,何来擅闯一说?”严可夫已经进了正院,就站在院子正当中朗声回话。

谢静婉扶着谢妈妈出了正厅,一见严可夫带的兵就冷笑一声:“严大人本事见涨啊,我鲁王府的大门岂是这么好闯的?你就不怕被杀头?”

严可夫拱手行了一礼,站直身子道:“王爷被人毒害,自开国以来闻所未闻,我身负监察之责不能视而不见。此事我已经上奏朝廷,很快,朝廷就会派人来彻查此事,同时,”严可夫顿了顿,“鲁王世子也会很快就回来了。”

谢静婉浑身乱颤,指着严可夫:“你!你要如何?”

严可夫沉声道:“此事兹事体大,为防止凶手外逃,下官不得已将王府把守起来,等待朝廷派人接手此事,给王妃带来的不便,还望王妃见谅。”

“你这是要把本王妃软禁起来?”

严可夫弯腰作揖,深深一拜:“请王妃节哀顺变,余下的事就有下官来处理吧。”说完,转身离开这座富丽堂皇的院落。

谢静婉气得浑身乱颤,谢妈妈和大丫鬟绿萍两个人才将她附近房间里。

“咣!”谢静婉摔了绿萍奉上来的茶。

“王妃息怒!”绿萍慌忙跪了下来。

谢妈妈在一旁劝道:“王妃息怒,仔细烫到手。”

“难道我们做的一切都是给那个小杂种铺路?我的沉儿怎么办?”她处心积虑为自己的儿子绸缪,谁料到会是今日这个局面。

谢妈妈安慰道:“还不到那个地步,我们之前已经在长安城安•插了人手,以前是有人护着那个小杂种,这次那小杂种必死无疑。再说,万事还有大将军呢。”

原来,谢静婉在生了儿子后,就想将鲁王世子周彦煜除之而后快,只怪周彦煜运道好,有人暗中护着,一时间竟除不掉,也是她的一大憾事。她多次向鲁王撒娇让鲁王废了周彦煜的世子之位,但鲁王碍于祖制,并不敢废长立幼。再者,在他心中,无论是长子还是幼子,都是自己的儿子,谁当世子都一样,何必给自己给皇帝找不痛快。

然而,谢静婉却等不得了。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鲁王爷的身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与其被人牵着鼻子,不如牵着别人的鼻子。

“对了,沉儿呢?”谢静婉问道。

绿萍回道:“小少爷正在自己房间读书呢。”

谢静婉欣慰地说:“还是我的儿子争气,听说那个小杂种在长安吃喝嫖赌无一不精,真真像极了他老子。“

谢妈妈恭维道:“那是,我们小少爷从小就伶俐聪慧,这王爷之位定然是我们小少爷的。”

谢静婉被奉承舒服了,她说道:“虽然王爷是暴毙而亡,但丧事还要照常办,让下边的人好生准备吧。”

谢妈妈和绿萍齐声应是。

谢妈妈又说:”那大厨房的那些人怎么办?是放了还是?“

谢静婉冷哼一声:“那些人都是嫌疑人,自然是放不得的,尤其是那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我看着有些面熟,好生看守起来,别让她跑了。”

谢妈妈说:“是,奴婢一定严加看管。”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