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九章 以牙还牙
彪悍农女:胖妞,嫁给本王可好?
鸡蛋羹拌饭
3022
2018-09-15 23:04

“大嫂,我今个来这就是要个说法,你儿子把我家榆儿打成这样,少说也得修养个十天半个月,药费看诊钱必须得你们出!”

杨刘氏一看到自家儿子被人打成这样,心里气就不打一出来,这次非得出口恶气不可,

“我看叔母不像是来讨公道,倒像是来敲诈的。”杨七月冷笑一声,对付这种女人,就算不能软弱,你一妥协只会助长她的气焰。

“你儿子当着我弟弟的面,诋毁堂姐,这就是你养出来乖巧懂事的好儿子,叔母!”杨七月丝毫不畏惧的嘲讽道。

“奶奶,我没有胡说,本来就是堂姐自己不检点,和咱们村那个最没出息的猎户私会,村里都传遍了,我只是好心提醒,免得丢了咱们杨家的人……”杨榆赶忙躲进老太太怀里,一边说着,一边瞧着老太太的反应。

老太太一听全村都传遍了这句话,顿时怒火中烧,她平时最看中的就是脸面,如今出了这等丑事,可不是在打她耳光?

“你这不孝媳,竟出了这两个孽障!”老太太气的直用拐棍敲地,指着杨母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杨母只能连连认错,任凭她处置。

杨七月见杨松一直安安静静的低着头小声啜泣,本想过去安慰,刚一触碰到他的右脸颊,就被他闪电般的躲过了。

“怎么了?”杨七月疑惑道。

“没事……”杨松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在隐藏些什么。

“让姐姐看看。”杨七月不顾他的阻止,抬起了他的脸,一个鲜红的手掌印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

“怎么回事?姐,是我不好,我不该打杨榆。”杨松垂下了眼眸,明亮的眼睛里又聚集起水汽。

“是叔母打的对不对。”杨七月尽力隐忍着胸腔里的怒火,抓住松儿的肩膀,质问道。

“今天的事得有个说法,孩子伤成这样,你得负责!”杨刘氏谄媚的跑过来给老太太顺气,一边还火上浇油。

“这事你必须给老二媳妇一个交代!”老太太厉声说道,一直瞅着老大媳妇不顺眼,果真是个不争气的,生的两个孩子也是没出息的。

“娘,是儿媳不好,儿媳这就让松儿给榆儿赔不是。”杨母看着自己的儿子也被打了,心中虽想反驳,但老太太从来只喜欢二房,不待见自己,若此番再逆了她的意思,只怕往后日子更难过。

自己儿子受伤,没有哪个当娘的心里好受,忍不住便红了眼眶,各种委屈交织在一起。

“还不过来给榆儿赔不是?”杨母一把拉过松儿,让他跪下给杨榆赔罪。

“娘,我没错,是他先污蔑姐姐,我为什么要下跪!”杨松十分委屈,连带着脸上火辣辣的疼,被这么一凶眼泪就掉了下来。

“还不认错!”老太太一听,更是恼火,这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她的话竟然都敢违逆,她这个大媳妇还真是能耐。

“你……你这个不孝媳!今天我非得教教你怎么尊重长辈,看你教出来的两个孽障!我杨家的脸面都让你丢光了!”老太太气的头脑发昏,抡起拐棍就打在了杨母身上。

杨母隐忍着,一声不吭,旁边的杨七月刚要发作,却被她的眼神给制止了,看着娘亲承受着委屈和苦痛,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心里真是如油煎一般。

老太太用木棍打了杨母几下,大概也觉得解气了,特别是她还没有还手,心里虽然仍然生着气,手上也打累了,冷哼了一声,便由着杨榆搀扶着坐下歇了歇。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俩孩子必须得要严加管教,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娘,才教出这种娃娃,今天能跟我顶嘴,明天就能把祖宗给忘了,今天我打你是让你长记性。”

老太太喘着粗气,用拐棍指着正趴在地上呻吟的杨母,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任何的不对。

只觉得自己教育这个不听话的媳妇是理所应当,当初若不是拗不过自己儿子,怎么会娶了她这么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要长相没长相,要家室没家世,十里八村条件好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可自家儿子就是个死心眼的,挑了这么个媳妇,也不知好在哪。

“娘,您别气坏了身子,都是儿媳的错,您教训儿媳也是应该的。”杨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漏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虽然老太太打的不重,但杨母总是个柔弱身子,繁重的家务活已经将她压的喘不过气,又经刚才那一顿闹腾,就算身体没什么大碍,这心里肯定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这大嫂不懂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担待着,可是今天松儿这事实在过了火,不然我也不敢来劳烦娘。”

杨刘氏瞧着老太太怒气平息了不少,又想着光打这几棍,实在太便宜她了,又凑上前故作大度的说了几句,想再浇点油,烧上一把。

杨刘氏嗓门大是村里出了名的,这一声吆喝再加上方才那打打闹闹的,动静可不小,村里的人正好奇着是哪家,都连忙闻声而来看热闹。

“这杨二嫂子咋又和杨大嫂吵起来了?”一人疑惑道,前两天还看见两家吵架,怎的还不安生。

“谁知道哪,我看那杨二嫂是个厉害的角,也就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了。 ”

“我看也是,咱们先看看去。”几个锄田的妇女听说有热闹看,赶忙撂下农具,怀着好奇心朝着杨家院子走去。

杨七月看着娘亲那低眉顺眼的样子,有心疼也有无奈,古代女子不像现代人,讲究人人平等,对长辈是尤为尊敬和顺从的,不然就会被人说不忠不孝。

但是要她眼睁睁看着娘亲被这两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刁难,她可做不到,对于她现在的身体,她还只是个孩子,什么也做不了。

杨七月低头思考间,院子里已经满满的站满了人,叽里呱啦的议论声吵的杨七月耳膜疼,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显得格外拥挤。

本来还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能给娘亲解围,如今却突然眼前一亮,心头涌上一计。

“松儿,奶奶再问你一遍,给不给你堂弟道歉?”老太太喝了口茶,坐在竹椅上,恢复了不少精力。

“松儿没有做错,是堂弟先毁姐姐名誉,还丝毫不知悔改,得寸进尺,孙儿一气之下才动了手。”杨松面对老太太的质问,没有一丝畏惧,脆生生的回答,竟也让人挑不出错处。

“你……奶奶告诉过你多少遍,一家人要和睦相处,不能伤了自家兄弟。”老太太见他还是如此固执,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气的不行,在场人又多,不好发作,只能先压下火气。

“呜呜呜,奶奶,松儿和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孙子女?”杨七月突然大声哭了起来,她这一举动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被她莫名的哭声打乱了思绪。

老太太没想到她要干什么,有些愣神,随即便顺口回复道:“你们自然是我的亲孙子女,这难道还会有假?”

杨七月知道她已经上钩,便继续说道:“那为何我们姐弟俩受了委屈,奶奶却不闻不问?”

杨七月一边哭,还一边拉过跪在地上的杨松,看着众人都疑惑不解的目光,便伸手抬起他的脸颊,右脸鲜红的掌印还泛着红光,肿了起来。

“我家松儿打榆儿是不对,小孩子打打闹闹也就罢了,叔母竟为了榆儿竟将我弟弟打成这样,方才进门的时候一直抓着松儿的衣服不放,差点就要勒死他,纵然他有不是,叔母也不该这么狠毒!”

杨七月知道老太太最在乎的就是家里这两根男丁,虽然不待见她们家,但总归是杨家人,不会不管。

“是啊,真没想到杨二嫂子竟然这么小心眼,小孩子斗气打架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个也要报复,真是的……”人群中议论纷纷,大家都觉得杨七月说的有理,对杨刘氏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叔母,你要是忌恨我上次不小心伤了你,我大不了给你赔不是就行了,非要冤枉我和他人私会,你这是要毁了我的一生啊!”

杨七月瘫坐在地上,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痛让她一激灵,哭的更加卖力了,在外人看来,似乎是强硬的杨刘氏三天两头来这边闹事欺负人,现在还恶人先告状。

“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明明是你不给老太太送好东西过去,我才来找你们问个明白……”杨刘氏见好势头往她那边倒,心里又气又急,本来就是个暴脾气,习惯性就脱下布鞋打算教训教训她。

杨七月见状,心里大喜,趁着她还没走到跟前,一把抱住杨刘氏的大腿,大声嚎哭:“叔母,是我们错了,你要的鸡我们也全给你了,求你别打我。”

“杨二嫂子住手!你这也太过分了,明知道你大嫂孤儿寡母日子难过,非但不帮,还想霸占别人东西,现在还要打人,还要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