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三章 你是不是急着献身
短命王妃:王爷别追了!
酒熙欢霓
1721
2018-09-14 09:19

宁潇河挑选的这棵大树,刚好可以将林子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玉清轩看到刚才被自己踢得老远的知画站了起来,她身上还披着自己的外套。

画风一转,忽然有两个大汉向她冲了过去,不顾她的挣扎,两个人合力按住了知画,伸手去撕她的罗裙,他们害怕知画的喊叫会引来别人用布堵住她的嘴。

“今个艳福不浅呀,这可是皇城有名的美人,老大交代过,可以尽情的享用,就算玩死了,跟咱没关系。”

话还没说完,知画的衣服已经被这两个人撕成了碎片,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让两旁的壮汉看着碍眼,手上的动作更是大力可以清晰的看到,莹白的皮肤上出现了大片的青紫。

知画绝望的睁大了眼睛,用力的晃着脑袋,身子被两个壮汉押着动也不能动,像是在粘板上的鱼肉。

杏眼涌满了泪花,夺眶而出。

“别怪爷心狠,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就给你开开苞,让你尝试一下做女人的滋味,这胸真白呀……”知画惊恐的看着两个壮汉伏身而下,发出了呜呜的叫喊声。

玉清轩看向身边的这个男人,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这香艳的场景,她跟一个男的一同观赏,有些不自在。

“这场好戏满意吗?”宁潇河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原本那里的人应该是你,说白了你就不可能活着的,因为他们不让。”

他特意咬重了他们二字。

玉清轩的脑袋,一时间有些空白,她是魂穿过来的,压根就没有原主的记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她清楚的是身边这位是原主想要暗杀的人。

却不想被身边这位给弄死了。

他们是谁?玉清轩不得其解,正要询问宁潇河,他将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边,那双凤眼一眯:“怎么不忍心啊,还是有些害怕?”

“一个想要我死的人,有什么好不忍心的。”玉清轩想起正事说:“她要是真的死了,解药找谁要?”

“你先把本王身上的毒给解了,本王定会想办法给你解毒。”宁潇河微微一笑,慵懒的靠在树干上,眉眼弯弯的下有人提议道。

树下的惨叫声不断,但是宁潇河的心情并没有受到干扰,就连玉清轩也是如此。

她还有点后怕要是现在才穿过来,恐怕生不如死。

“你要是能想办法给我解毒,那我也能给你解了。”玉清轩挑了挑眉,翻了个白眼,直接怼了回去。

看着玉清轩挤眉弄眼的样子,宁潇河淡淡的笑道:“你要是不把本王的毒给解了那你就只能守寡,而且是一辈子。”

玉清轩闻言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宁潇河的意思,自己是要嫁给他吗?难道不是太子吗?

底下已经没了动静,两个壮汉踢了知画几脚,她毫无生机的躺在那里,壮汉哈哈大笑的离开了。

知画双目圆睁,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嘴角还有一丝血痕,双腿已经不能看了,死相十分难看。

“没事,我就乐意守寡,只要命在就行。”玉清轩扶着旁边的树干,顺着树身滑了下去,动作十分敏捷,快步走到了知画的身旁,在她那一堆被撕成粉碎的破衣服里寻找解药。

玉清轩想毒既然是知画下的,那么在她身上一定有解药。

墨离这时赶来,看到知画的尸体时急忙背过身去,太伤风败俗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宁潇河非常重口味的看了全过程,玉清轩回头看了一眼他只觉得一阵恶寒,这三王爷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总之以后要远离他。

玉清轩忽然瞧见一个小瓶子,放在鼻子下嗅了一下,作势就要服下去,却被宁潇河一把夺了过去:“是不是解药你就吃,万一是毒药呢。”

话虽是这样说,他也放在鼻端嗅了一下,面上闪过一丝笑意,随后倒出了两粒药丸,直接服了下去。

顺便还将药瓶放进袖子里。

玉清轩这才恍然,原来自己上当了,她扑了过去要去抢但动作没有宁潇河快,刚摸上他的衣角,就被拉住了手:“怎么你是急着献身?”

宁潇河望着玉清轩,这个女人,刚才还给他下毒,现下不能马虎大意,此时还故意的嘲讽了她几句。

玉清轩甩了一下手,却发现根本甩不开,宁潇河的力气太大,禁锢得她动弹不得,这个三王爷真是个无赖,居然诳她。

“把解药还给我。”玉清轩觉得手腕被他快捏碎了,咬牙切齿道。

刚才还拉她一起看戏,说翻脸就翻脸。

看着玉清轩的样子,宁潇河轻笑一声。猛地放开了她的手,玉清轩稳住身形,只见他指了指胸膛:“解药在这里,你自己来拿呀。”

这淡淡的一笑,给原本精致狭长的凤眼增添了几分风流倜傥的意味。

玉清轩现在没有心情去欣赏,这是在耍无赖,她动手显得轻浮,不动手却又不甘,她可不想死。

思及此,她直接伸手到宁潇河的衣领,小手也滑进了他的衣服里面去去找那瓶解药。

一旁的墨离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暧昧的动作时被雷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