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荷花池试探
短命王妃:王爷别追了!
酒熙欢霓
2013
2018-09-14 09:19

玉清轩吃着葡萄正嗨,闻言抬头看去,缓缓起身笑道,“母后好雅兴,这富丽堂皇的艳丽当是母后的慑人容貌才压的住。清轩小家碧玉,自然是配不上这朵花的。”

皆为女子,都欢喜旁人夸赞自个美,贵为皇后也如此,“听听这小嘴真甜。”

太子在旁侧盯着玉清轩,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多日不见,她似乎更吸引人眼球。周遭的身韵让人忍不住去探究。

“听闻母后来了太子这儿,果真在此。”宁潇河从殿外进来,带着笑道。

倒是其他几人将笑容收起,玉清轩最先反应过来迎上去,“王爷。”

宁潇河一把搂住玉清轩纤细的腰肢,对着太子笑道,“听闻皇兄就近日身子不太好,可有请太医前来一看究竟是为何。”

“三弟不必担忧,过几日就好了。”说着说着,太子咳嗽几声眼神也若有若无的朝玉清轩看去。

夹杂在几道目光之间,玉清轩稍有些不适,她仰头对着宁潇河笑道,“王爷,今日打搅太子殿下已是够久,该回去了。”

“好,听你的。”宁潇河宠溺的勾勾唇望着玉清轩,左手突然抬起在她嘴角抹了抹,“还跟个孩童似的,葡萄汁水都停留在嘴角上。”

玉清轩刚被他触到一僵,随即软下身子配合的娇笑,“王爷真会说笑。”

太子被这一幕刺的有些碍眼,皇后将这几人神情都尽收眼底,她老常自在道,“我也不打扰了,太子好生歇息。”

“是,恭送母后。”太子作揖,再抬首已是不见一行人身影,他有些恍惚,心底空落落的。

玉清轩用手肘戳了戳宁潇河的腰肢,“好了,别装了。”

“轩儿不必害羞。”宁潇河勾唇一笑,将她楼的更近。

玉清轩被攥的有些透不过气,咬牙切齿的盯着他,“你究竟要干什么,松开一些。”

“轩儿有令,为夫怎能不听,宫里有一处荷花池,我带你去看看。”宁潇河勾了勾她的鼻梁,仿佛她是个不听话的孩童。

玉清轩无奈的紧跟着他左右,眼神剜了他眼嘟囔道,“黄鼠狼没安好心,想要问什么就问吧。”

“轩儿还真是聪慧。”两人过招之间已经到了荷花池,不愧是皇宫,就连这池子也是非同凡响。荷叶青翠欲滴,荷花朵朵含苞欲放,叶子的水滴在阳光下还闪着光泽。

旁有许多婢女在旁伺候,个个容貌都为上等,玉清轩看的是啧啧不已,“不愧是红宫佳丽三千,果真是处处于美景。”

“恩?”宁潇河凑前想要听个清楚,却被玉清轩敲了敲头部,“轩儿为何如此举动。”

“眼珠子都盯到婢女身上去了,许是貌美如花沉鱼落雁人比花娇,不如帮你纳了回去做小妾?”玉清轩似笑非笑,要是真能成她还是挺高兴的, 总要有几个人分散宁潇河的注意力。

“三王妃赎罪,奴婢不敢。”话音刚落,一片都跪了下去,诚惶诚恐的抬眸偷偷望玉清轩一眼。

玉清轩目瞪口呆,面上还是淡定自若,宁潇河轻笑出声捏了捏她的鼻子,“轩儿莫要这般胡搅蛮缠,我自然会只有你一人,白首不相离。”

虚伪,玉清轩不以为然的翻翻眼皮,却是笑魇如花沉浸在这男人甜言蜜语作态。她向来警惕,谁知这附近有没有旁听的,在宫中每一句都得慎言。

周圈的婢女们都羡慕的看着玉清轩,有地位有相貌的男子示爱女子一人,这该是多大的荣幸啊。内心皆是被这两人秀了一脸恩爱的惆怅,有对比就有伤害。

宁潇河慢条细理的给玉清轩泡了一杯荷花茶一边解释道,“茶叶放置于这荷花花苞之间几日几夜,伴随露水迎接阳光,日落为夕,茶叶便沾染了花香。”

玉清轩对这套并不了解,倒也是佩服的点头,“想出这法子的当真是个妙人。”

“不知母后可曾交代你什么。”宁潇河将装满茶水的杯子递给她,话锋一转,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玉清轩倏然一笑,“自然是说王爷幼时的趣事,让我平日要做好一个作为妻子的本分。”

“哦?”宁潇河眉毛微挑,“不知轩儿听得是那一件趣事。”

“王爷有所不知,妾身不仅自幼身子不太好,就连这脑子也是不太记得清事的,还请见谅。”玉清轩悠然自在,望着荷花池眼神波澜无喜。

“太子身子也不太好,倒是和轩儿有相似之处。”宁潇河看向她,将茶饮尽。

玉清轩神色未变,举杯示意笑笑,“王爷是在说,太子脑子也跟我一样愚笨。”

“太子他三岁便能识字,五岁识读兵书,自然不是你我可比的。”宁潇河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倒是轩儿能与我旗鼓相当。”

“王爷说笑了。”玉清轩不经意之间轻轻挣脱他的手,站起身来,“天色已是不早,王爷咱们该回府了。”

“走吧。”宁潇河与她并排走,两人的手还是交握。

荷花池的婢女柳叶艳羡的望着二人背影道,“三王爷和三王妃还真是一对璧人,没想到三王爷居然如此痴情,一生一世一双人,多么好啊。”

“是啊。”枝叶也感慨,“你我到了年纪出宫,能寻得一老实人也就知足了。”

此番荷花池的言谈,早就有人上报给皇后,她闭目养神对着旁的嬷嬷道,“你看这三王妃如何。”

“心思剔透,倒是个有大造化的。”嬷嬷也为多想,边给她捶背实话实说。她观玉清轩进退有度,面上是皇后在掌握主权,实际这三王妃始终将话反了一将,落入上风。一句一问中,似乎她都得到了想知道的答案。

“有本宫在,她就算是有大造化也得看我施不施舍,否则她这条贱命随时都能捏断。”皇后睁开眼眸,嘴角微弯。

“是。”嬷嬷深知皇后不容他人质疑她的猜想,索性将这些话都埋藏在于心,并不敢多言。所谓伴君如伴虎,皇后身边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