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四章 巧克力蛋糕
重生之幸福人生
Dachuidao
3419
2018-11-17 16:20

顾程风的短信打破了沈秀刚刚感觉到自己年轻身体的那个兴奋劲儿。

还好,苗小溪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看沈秀看着手机不说话,只以为她是害羞啦,没注意到沈秀此刻的情绪已经完全低落了下来。

吃完午饭回到了工位,沈秀完全没了再继续发掘自己的工作内容,恢复记忆的兴趣,顾程风,顾程风这个名字已经在她的记忆深处冷藏了很多年。

仇恨当然谈不上,他们的婚姻也曾有过非常幸福美满的时候,后来唏嘘收场,至少在收场的时候,顾程风也算是尽到了他的那一份责任,毕竟两个人后财产分割的时候,也是有商有量,根本没有弄出什么难看的戏码。

可是之后的那么些年,他所做的一切完完全全冷了沈秀的心。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自己爱过多年,又奉献过多年的男人会是那么冷漠,对自己,对孩子,都是不闻不问。

所以要说现在回到年轻时候,再续前缘,沈秀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两个人曾经那么亲密,那么信任过,即使现在过去了很多年,她也还记得第一次知道,顾程风出轨的时候,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信任一旦被打破,就无法再弥补了。她自认自己也不是那样,可以励精图治,潜伏十几年,一直悄悄地观察顾程风到底能不能忠贞专一?如果可以就做一辈子的恩爱夫妻,如果不能,就在他事发之前把财产转移走,让他净身出户,身败名裂?

不,光是想一想,沈秀觉得这样的人生让他窒息,她的上一辈子已经无可奈何的度过了。重来一次,难道她还要把人生和顾程风绑在一起吗?难道她还要去忍受,那不知道在这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中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出轨劈腿吗?即使永远没有,这样一直在心里潜藏着的不安,潜藏着的危机,又如何会让她真正拥有,婚姻生活的平和幸福呢?

分手,必须分手,趁着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沈秀在心中坚定地对自己说。

可是到底该怎么分手呢?该以什么样的理由?沈现在还想不出来,不能以顾程风未犯的罪去给现在的他以惩罚。

虽然早不记得这些婚前恋爱时期相处的点滴,但沈秀能够想到这时候的他们该已经是感情稳定的一对情侣。

这段感情一路从大学走过来,直到她毕业也留在了顾程风工作的城市,两个人建立家庭,然后一起胼手邸足的奋斗出一个小小的事业出来。后面儿子出生,孩子乖巧可爱,一路长大,她的人生在很长的时间都是这样平淡幸福着,这才是之前的自己本来该预期的那种轨迹。

想不出来该怎么做。沈秀看着屏幕右下角那个跳动的企鹅图案一阵心烦。她点开了图案对话框里面哗啦啦地弹出一长串的话。

“老婆,你在忙吗?”

“老婆,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吃早饭哦。”

“老婆啊,要记得保重身体哦,不要工作太辛苦了,伏案工作,一会儿就要站起来活动活动。”

“老婆,你今天是不是特别忙啊?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我的消息?”

“老婆,过两天就要过节啦,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特别想要玩的?”

“老婆,你过节那天我请假啦,你也请假,好不好?”

接下来还有一大堆沈秀通通的划过,都懒得再看。是啊,他们两个人也曾经有这样黏黏糊糊的时候,顾程风也曾经这样甜甜蜜蜜的叫着自己,不过,隔了几十年再看,只觉得,呃,挺可笑的。也许之前那个二十几岁的自己,能觉得甜蜜幸福,但现在的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头痛,看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但亲密,而且恋爱还一帆风顺,也不是在什么平淡期,也没有什么误会,想把事情闹大,直接分手都不行。

既不想回应,又没办法干脆利落的分手,沈秀干脆的所有的消息都置之不理,关了对话框,让那个小企鹅在右下角使劲的跳啊跳。可能是因为消息她总是不回,中午的短信也没有回答,下午手机就滴嘟滴嘟的响个不停。你就干脆又把手机也静音了,这才清静了一会儿。

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要用这套渣男冷暴力的方法,来寻求分手了。

但是一下午有没有回消息的结果是,到了晚上下班,在回家的路上,苗小溪神色古怪地问她:“沈秀,你和你男朋友闹别扭了?”

谈不上闹别扭,只不过是她想和顾程风提分手,但是就想不出个理由来。

“哦,没有啊,怎么这么说?”

“要不就是你手机坏啦?我中午看你不是手机还能用吗?你们家那位一下午联系不上你呀,然后,短信都发到我这啦,问你到底什么情况?是不是今天被老板留着加班忙的不行,手机都没空看。你们俩到底怎么啦?上个星期不是还挺好的吗?”

“怎么挺好的啦?”沈秀低声嘟囔了一句。

她这真就是一问,因为实在是不记得这会儿的相处细节了。不过听在苗小溪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个意思。

“不会吧,你们俩真的闹别扭了?不过也是,我一直觉得你们家那位看起来就有点花,是不是在外面偷吃?被你发现啦,这种绝对不能忍。”

顾程风,看起来有点花吗?怎么自己几十年才被别人告知的事情?自己的小室友这么早就慧眼如炬的发现了。

既然苗小溪已经给搭了梯子,沈秀也只能让顾程风先背个黑锅,不对,黑锅都算不上,反正这锅迟早是他的这事儿,迟早也会发生。

“也不是,也没发现什么证据,反正就是觉得不太对。”

“第六感啊,不过一般女人第六感都很准的,肯定有点不正常,哎本来上周六看他过来又做饭啦,呵呵,又帮着收拾家里,觉得你男朋友超体贴的,估计说不定你就是心里有鬼,觉得愧疚,就把我上一个前男友一样,越是在外面勾搭回来就对你越是好。先不回家,咱们去超市吧。”

苗小溪听见风就是雨,直接下了公交车就拉着,沈秀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喂,一会去超市干嘛呀?”

沈秀被苗小溪拉着走的飞快,一边走一边问。

“去买酒啊。”

“干嘛要买酒啊?明天还要上班呢?”

“小酌怡情嘛,失恋这样的大事,不喝一杯怎么行?”

“我没失恋。”

“好好,没失恋,提前止损,应该是可喜可贺才对,更要庆祝一下了。”

沈秀那苗小溪没办法,最终还是被她拉到了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回来,不过到底是没有买白酒,开玩笑,今天才不过是星期三,要是真买一瓶白酒回来,明天他们俩都不用上班了。不过在苗小溪的再三要求下,沈秀拿了一小瓶红酒,又拿了一瓶雪碧,红酒兑雪碧,不管别人再怎么说这种吃法暴殄天物,她就是觉得这才是红酒的正确打开方式啊,这样喝虽然逼格不怎么高,但是的确很好喝啊。俩人还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糕。

“伤心才要借酒浇愁,既然说是庆祝,还是蛋糕比较应景。”

沈秀笑眯眯的打开盒子,把蛋糕放在桌上,嗯,这种老式蛋糕房的糕点,就是这么够分量。尝一口这种纯粹又丝滑的巧克力味道,比起后面那些网红店要强多了。

沈秀一勺一勺地吃的开心,苗小溪却咬着勺子,欲言又止。

“沈秀,你真的一点都没有不开心吗?”

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算沈秀平时看起来再大方再坚强,也不该是现在这样,平平淡淡的样子。想到沈秀可能把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压在心里,苗小溪觉得她倒宁可这个时候沈秀能够放开大哭一场,和她一起把那个渣男狠狠的破口大骂一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口一口吃蛋糕,吃得心满意足,一边吃还一边说着今天吃的热量实在太多了,待会儿要出去跑跑步,好好消耗一下。

她看起来越是平静,苗小溪就越是担心,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心里。

“不开心,没有吧,感觉有点不真实,好像自己,突然做梦做醒了似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沈秀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突然来到了自己的20多岁,真的感觉像做梦一样,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走。

她的这个回答听到苗小溪的心里更酸了,也是,好几年的感情了,虽然现在认清了,想要放下,又怎么是那么容易放下的呢?

就是她自己,说起那个负心的前男友的时候,说的是义愤填膺,但心里面何尝不是,又是怀念,又是愤恨的心情夹杂着。

“不管怎么样,未来的路还是要走的,放不下也要放下,你今天就挺对的,不跟他联系。后面再冷他一段时间,慢慢的估计就好了,千万不要他再返回来求你原谅,求你再给他一次机会的时候又心软。就像我以前那样,被人当个傻子糊弄,还三番两次的给他机会,折腾了好几年。”

沈秀听了她的话,愣了愣,这才笑着点点头:“我知道啊,谢谢你,最近说不定他会去骚扰你,你也帮我挡着一点吧。”

“那是当然的啦,哎,那看来这个情人节,是该咱们两个人约会咯。”

苗小溪挤眉弄眼的笑道,希望她的插科打混,能够帮着沈秀早一点从现在这样低落的情绪当中恢复回来。

“才不要,可不要赖在我身上,到时候挡了你的桃花运,我罪过就大了。”

沈秀笑着说,虽然苗小溪现在是单身,但是看她可爱的圆圆的脸,灵动的眼睛,性格又是这么直爽讨喜,想来喜欢她的男孩子应该不会少,就是自己这颗做婆婆的心,也很是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嘛。

“哪有?再说了,就算有他们哪有你重要啊,不管我情人节就要陪你啦。”苗小溪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没有?没有你脸红什么呀。”

“哼,居然笑话我不跟你说了。”

“喂,这个不是笑话你,纯属事实好不好?”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重新坐正了,苗小溪才又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