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良田为聘
良田为聘
笑笑 著
责编: 会走的娃娃菜 

古代言情

类型

71.16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一章 穿的艰苦
良田为聘
笑笑
2140
2018-11-23 10:40

“姐姐,姐姐快醒醒,呜呜,姐姐不要丢下元霄……”小男孩的抽泣的奶声萦绕在耳。

叶贞恢复神智已经有一会了,只是眼皮沉的睁不开,她如今只想起身将那叽叽歪歪的小孩打一顿,这谁家孩子这么能嚎?

试了试,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叶贞只能静静的躺着任由那魔音入脑!

“嚎丧呢!你个死孩子!”不多时,一个刻薄的女声响起。

“别打元霄,疼,二婶,元宵错了,呜呜……”

女人刻薄的骂声与小男孩的哭声连成一片。

叶贞心中有些不忍,虽说这孩子嚎了有一阵了,但听这动静打的也太狠了些吧。

嘭嘭两下,烧火棍狠狠的落到了叶贞的身上,疼的她直冒冷汗!

叶贞动弹不得,只感到一个小小软软的身子猛的覆到她身上,小奶声带着恐惧强撑着,“二婶你打元霄吧,别打姐姐。”

“你姐姐死了!丢人现眼的赔钱货!晦气,赶紧找个草席裹了扔了!到时候连你一起也扔到后山去喂狼!”

“我姐姐没死!”

“老娘说死了就是死了,就算她现在活过来,一个没成亲就大了肚子的贱丫头老娘也得打死她!”

叶陈氏看着缩成一团的小元宵脸上带着惊恐,她才满意的对着地上的少女啐了口唾沫,拎着烧火棍大摇大摆的进了里屋。

叶贞躺在地上,感觉身旁的空气渐渐凉了下来,起风了,她应该在这躺了几个小时了吧!

脑中时不时涌上的记忆碎片让叶贞大致认清自己现在的况状,看样子,她就是那叽歪了一上午的小孩口中的姐姐!

她紧闭着眼躺在地上,有点不想认清现实!她真正的名字叫叶甄,年仅三十五便以高明的医术享誉国际,最后因过劳死在手术台上,一生钻研医术治病救人!

叶贞恨的直咬牙,若死后若真有轮回之说,上天也该让她投个好胎吧!可记忆中的碎片明晃晃的让她意识到,她穿越了!杨林县清水镇水岗村!

有双胖乎乎的小手时不时抚过她的脸。

“姐姐,元宵好疼。”

叶贞勉力睁开了眼,视线模糊了一阵才看清自己身上哭得抽抽的小男孩,软软糯糯的样子加上奶里奶气的声音,的确像个小元宵。

男孩瘦的小脸尖尖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如黑珍珠般,“姐姐,你醒了!”

看着小元宵又是委屈又是惊喜的样子,那双大眼睛看着她时澄澈干净,叶贞的心被猛的触动了下。

这是什么感觉,因为是这身体的亲弟弟么?心里不断的泛出怜惜与疼爱来。

叶贞抬起手臂抚上小元宵的脑袋,“姐姐没事。”

五岁的小元宵身体单薄,十一月的初冬只穿了一身粗布单衣,破洞的地方透出肉来,小手的手背上满是冻疮,看的叶贞触目惊心。

歇了好一会才站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贴着冰凉的地面已经冻透了,嘴唇打着哆嗦朝一侧的西屋走去。

记忆中,那是她和小元宵的住处。

泥胚子掺着草盖成的西屋中阴冷潮湿,断了条腿的桌子,没有板凳,屋角有一个水缸和一张床。

叶贞躺到床上,用那薄的不像样的被子将自己和小元宵裹了起来。

冷,还是冷!

她牙根都在打颤,垂眼看到小元宵一脸小心翼翼的不愿靠近她。

“怎么了?”

“姐姐不要抱元宵了,元宵怕碰到小外甥。”那稚嫩的小脸盯着叶贞的肚子一副如护珍宝的样子。

叶贞瞅着自己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黑了脸,原主的记忆并不完整,她记得自己因没有成亲就怀了孕被叶陈氏虐待成什么样,可偏偏记不起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真是凄惨无比啊,叶贞死心如灰的看了眼小元宵,若不是有小元宵在,她真想一头撞在墙上看能不能穿回去!

叶贞一把拉了小元宵想将他抱在怀里,五岁的孩子,初冬只穿了一件单衣,这叶李氏的心太恶毒了!

手刚触到小元宵,便是一声吃痛的低呼。

“怎么了?”

“姐姐,元宵好疼。”小元宵眨巴着眼,他强忍了这么久,看到姐姐关怀的目光眼泪再也忍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叶贞脸色一板,起身就将小元宵的衣服脱了。

小元宵本就瘦弱的身体手臂上青紫一片,她紧抿着唇,这是叶李氏刚刚打的!

她朝手中呵了气为小元宵揉按了起来,“痛就忍着,揉揉能消痛知道么。”

叶贞的声音不自觉的软了下来,这么小的孩子,天知道他怎么忍过来的!

“姐姐,元宵没事。”他抽着小鼻子收了眼泪。

“姐姐,快年底了,大哥是不是快回来了。”小元宵一脸期待的看着叶贞。

“嗯,快了。”

叶贞手下为元宵推拿按揉着,脑中迅速的理着那凌乱的记忆。

她和元宵还有一个在县里当学徒的大哥叶明,每年只有过年才回来一次。叶明在家里呆的那几天叶贞和元宵都会被二婶威胁不许乱说话。

兄妹三人的父母本是做小本生意的行商,十天半月才回来一次,较小的两个姐弟就被寄养到了二叔家。

叶陈氏一开始看在兄嫂给的银子的份上还能正常的待叶贞和元宵,可三年前叶贞的父母就没再回来过,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叶陈氏越发的嫌弃这姐弟俩吃了他家的粮食,叶贞被她当牛使,连小小的元宵也要做家务,即便如此还是动辄打骂姐弟俩!

叶贞紧抿着唇,她和元宵倒是还有个三叔,三叔人是不错,但是他媳妇叶张氏却不是个善茬!比叶陈氏有过之而不无及!

“元宵,你可觉得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帮元宵按完后,叶贞让他躺进被子里,将小元宵搂在怀里。

这孩子能忍,她要揉开淤血所以用的力气不小,小元宵却咬着枕头一直没哭出声,懂事的让叶贞有些心疼。

“小贱丫头给老娘出来!什么玩意!你还有脸进西屋睡!你也不看看自己干的是什么丢人的破事,你以为自己多金贵呢,破鞋!”

门口响起了叶陈氏的叫骂声,刚安静下的元宵满脸畏惧的将小小的身子朝叶贞怀里挤了挤。

他想了想又握住了叶贞的手,“姐姐别出去,她会打你的!”

叶贞冷眼看着窗外,她既然决定接管了这个身体,就打算用这个身体好好活下去!看着一脸稚嫩的元宵,心中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