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五章 周旋
良田为聘
笑笑
2020
2018-11-23 10:40

叶贞拧着眉,迅速后退一步,同时左手拼尽全力箍住叶张氏的手腕,右手朝叶张氏的脸上狠狠甩去——

只一刹那,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狭小的破屋内外。

叶张氏眼睛瞪得如铜铃,抖着手捂紧右脸,哆嗦着唇欲言又止。谁料从前那样窝囊软弱的叶贞,如今竟好似刺猬一样,一摸就扎破手!

“三婶。”叶贞握紧发红的手掌,眼底含着杀气,“你不经过我同意,私自卖我弟弟,打你这两巴掌算是补偿。若你仍冥顽不化,我叶贞今日拼着一死,也要打死你,为我弟谋活路!”

对方既逼到这份上,她索性和他们拼了!

叶张氏的抖手指着叶贞鼻尖,黑黝的肉皮也抖了起来:“好啊,你竟然敢杀你长辈!反、反了啊!”她咽了口口水,避开叶贞饱含杀气的眼,去扯叶陈氏,“嫂子,叶贞这小贱人手劲挺大,我一个人制不了他,咱俩一起……”

一声冷哼。叶陈氏拨开他弟妹的手,抱着臂阴阳怪气地道:“弟妹,帮是可以帮。可咱丑话说在前面,你之前没拿我当亲人、克扣我银子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但银子得重新分配,你我四六分账,我要多的那份!”

叶张氏急的额角渗汗,扯着嘴谄笑道:“之前说好的五五分,咋又变了?”顿了顿,目光一点李老爷,“再有,叶霄要是卖不出去,咱倆就一分钱都得不到了啊。不如先这样,先卖人得银子,之后咱在计较银子的事儿。”

叶贞暗暗扣紧手掌,眯着眼冷笑。这两个婶娘着实灭绝人性,她断不能坐以待毙!

“李老爷。”叶贞眼睛转了转,指着二位婶娘,沉声道,“您是聪明人,他们是什么人你于此,大抵也清楚了。他们为了钱连亲情都不顾,更不会为了您的利益考量。”

李老爷捻着八字胡,精明的眼眯了眯,买卖了这么多人,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烈的女人,只是这样的女人容易出事。

买卖人口本就隐晦,李老爷不愿惹事,故敷衍道:“我不过买个孩子,无甚利益损害。”

“此话不对。”叶贞柳眉蹙紧,掀开自己单薄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却瘦得骇人的小臂,小臂上明显可见青紫的淤痕,一块又一块,骇人得紧。

李老爷眉毛一挑,冷笑道:“下的好狠的手,比我家丁下手还厉害。你那两个婶娘的手段够厉害。”

叶陈氏二人老脸微红,垂眸低咳。

叶贞冷冷看了二人一眼:“老爷,毕竟我年龄已长,受此倒还扛得住。可我那幼弟今年才五岁,几乎被他们日日打骂,身体已孱弱得很。”

顿了顿,叶贞低头抹眼泪,佯哭道:“近些时候这孩子还感染了肺病,大夫说他太小,自此落下肺痨病根,得服药才能活。试问,叶张氏将有病的孩子卖给您,是否已损害您的利益?”

李老爷眉梢狠狠抽了一下,面露不屑:“单凭几句话就想让我信此等无稽之事?肺病我清楚得很,你说他病了,说说有什么症状,用的又是什么药?”

叶贞微错愕。她哪里知道李老爷的娘就有肺痨,此刻正四处张罗着找郎中治病。李老爷久在他娘身边陪伴,对此病清楚得很。

叶张氏等人又来拉扯叶贞,胁迫她交出叶霄。

“肺痨治疗以补虚培元为要,以黄芪为主,若痰中带血或吐血,重用三七,可止血。佐以白芨止肺血!”叶贞使劲推搡着叶张氏二人,高声朝李老爷道,“我没骗你!叶霄确实有病!”

眼见叶贞说的分毫不差,李老爷彻底信了他。他冷笑一声,捏的手掌心咯咯作响:“好一个叶张氏,二十两银子给我换一个病孩子!这如意盘算打的真好啊!还钱!”

叶张氏哪里有钱还他?只得拼命分辩。李老爷看着门外,唯恐引人进来,亦急了眼,朝左右家丁摆了摆手,咬牙道,“快让她还订金!”

家丁们揪住叶张氏的衣襟,拖他过来,翻了几番才寻出用剩下的一两碎银。李老爷眼见如此,更是怒从心头起,不断拷问叶张氏其余银钱的下落。

叶贞瞧着叶张氏的狼狈样,心口的闷气可算纾解,她趁着局面混乱,悄无声息地走到大门处,敲了敲门扉,压低声音:“元宵,我们走。”

躲在大门后面的元宵笨拙地跳了下来,慌张地扯住叶贞衣袖,颤声道:“姐,这些人没有伤到你吧。我见他们好可怕。”

叶贞嘴角含着一分安慰,摸了摸元宵松软的发,引着他跨门而出——

“老爷!那破鞋跑了!”

“慢着!”忽地,身后传来一声阴沉。叶贞心下一沉,使劲推了叶霄一下,急道,“快去村长家避难!”

叶霄肩膀一颤,忍着泪使劲往前跑。

叶贞蹭了蹭额上热汗,深呼一口气,缓缓地转过身。

一记响亮的耳光——

家丁狠狠地揪住叶贞的头发,使劲向回拖。

“这就是你说的病孩子?”李老爷阴沉着一张脸,八字胡被口鼻的热气吹的一翘一翘的,“病孩子能跑的这么快?恩?”

家丁也使劲推搡叶贞一下,叶贞踉跄着,下意识地护住小腹站稳,对腹中的孩子低声道,“孩子莫怕,娘亲会护你。”

“李老爷,您信了我的话了吧。”叶张氏腆着哭丧的脸爬上前,“叶贞这贱人就是个被人搞的破鞋,她嘴里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刚刚那孩子您也看到了,壮硕得很,咋会有病嘛!”

李老爷眉间微挑,背过身看向外门,刚刚叶张氏说得明白,钱已经是找不回来了,且孩子压根没病,既如此,只能带人走了。

李老爷一脸的势在必得。叶贞心下一跳,忙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不好!元宵被家丁抓来了!叶贞咬紧下唇,使劲地撞开四周拦阻的家丁,大步跑向被揪住的元宵,这是她的弟,年纪还这么小,断断不能孤身一人入李府!

“拦住这个破鞋,别让他大喊大叫!”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