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八章 制药
良田为聘
笑笑
2045
2018-11-24 10:16

叶霄看见那鸡腿,眼都直了,他们姐弟二人自爹娘不在后,几乎再没见过荤腥。连过年时,往往都是叶张氏叶陈氏家里飘着肉香,他们姐弟二人则窝在屋里啃窝窝头。

叶霄喉咙剧烈的动着,也不顾洗手,从碗里捏起那鸡腿便向口中送——

表情忽地一变,叶霄急忙将鸡腿递到叶贞嘴角,看着叶贞隆起的小腹,一脸喜悦地道,“姐,先给你吃。我的小侄子一定好喜欢吃!”

叶贞微怔,果然贫寒的孩子早懂事。这个叶霄不单单懂事,还有很大的自制力。他们姐弟二人几乎三日没有好生吃饭了,而这孩子在得到吃食后,竟还能克制自己,先想着她阿姐。

叶贞又心酸又心暖,心道:这孩子有这样的自制力和善心,他日若得良好的教育,定会成才。

“姐姐刚刚吃过了,你不必管我。”叶贞摩挲着叶霄松软的发,看了眼四下,轻声道,“元宵,你进去吃,吃完早点休息。等会儿姐姐也回去。”

刚哄走叶霄,门外那声音又飘了来,仍然痞笑着:“原来是给你弟弟吃。既如此,我就不怪你了。”

叶贞不理会他,只又去灶台前忙活。灶台离那门扉不远,且每次倒脏水时都得路过外门,每每叶贞走到那里,外面都会传来几言几语,专门扰乱女子心扉。

叶贞终于忍无可忍,使劲踹了一下门,沉声道:“你有完没完?”

叶贞若不是怕惊动李老爷等人,真想打开门看看外面人的真面目。外面的陌生人好似也看出叶贞于此的忌讳,故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越演越烈。

叶贞被他扰得不行,只得加快手中所为。

“小娘子,你在做药?”那男子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浅笑道,“怕是让人致命的药,怎么,你要杀人?”

叶贞暗暗扣紧手掌,摩挲着手中已经碾压成沫的药草,心下第一次有些慌张。

“若不解释的话,那我十有八九是猜对了。”外面的人低咳一声,痞笑道,“是不是要毒死李老爷他们?小娘子啊,像你这么好看的女人,为了他们断送一生,实在是不值得啊。”

叶贞将药沫收集在纸包中,又从其中取出一些藏在指甲缝里,一切妥当后,她迅速清理。

“小娘子,你要是给人投毒的话,就是断送了你自己的性命。”门外人轻叹一声,“你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

“你凭什么认定我做的是毒药?”叶贞眯着桃花眼,将药渣沿着门缝展给外面人看,“这些药草没有一种有毒,又如何做出有毒的药来?”

“这个你比我清楚罢。”门外人捡起一根树枝,随意地翻着那些药渣,笑眼里带着几分担心,“是药三分毒,任何药用过量了都会致死,你在其中放了大分量的苦杏仁。苦杏仁原本就有毒,你如此大量的使用此物,更是毒上加毒。我敢肯定,人吃了这药,要不了多时,就会犯上下水之症,三日后定会出事。”

叶贞终于展开笑颜,虽只是一点,却已让门外的人惊艳非常。

“你倒是个懂药的。”叶贞秀眉微挑,也来了兴致:“你说的没错。李大人和我两位婶娘都不是好东西,他们合该被毒死,再有,眼下形势如此,若他们不死的话,叶宁和叶霄就没生路可言。”

门外人收起了笑容,从门缝中探过一只狭长黑黢的丹凤眼,那眼漂亮的不似人间之物,此刻却冷得骇人。

“你真的要杀人?”

叶贞靠在门扉处,不置可否,凉凉地道:“你大可以去报官,让他们在我明天给李老爷下毒时,出来抓我个现形。”

门外的人把手捏得咯咯作响,忽地一甩衣袖,大步走入黑暗中,片刻不察。

叶贞沉沉地看着他的背影,末了自嘲一笑,从门缝中拔出烧火棍,亦离开休憩。

次日天还没亮,李老爷就吆喝着起床验证。叶张氏母女顶着黑眼圈第一个来此,母女二人昨晚相对哭诉,几乎一晚没睡。李老爷一见叶宁,虽不满其哭啼,却也不便立刻发作。

倒是被叶贞治疗的丫鬟睡了一晚上好觉,此刻殷切盼望着叶贞来继续给她看病。

“叶贞还没来?”李老爷的目光钉在一脸无措的叶宁身上,舔了舔下唇,漫不经心地朝家丁道,“在不来的话,就先抓楚宁离开。”

楚宁瞪大眼睛,花容失色,赶忙扯住叶张氏,颤声道:“娘,李老爷要抓我。你快救我啊!”

李老爷对来此哭丧的叶张氏厌恶得紧,赶快朝手下摆了摆手。只一息,他们便推开叶张氏,扯着叶宁离开。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叶张氏原本想赚些银钱,没承想赔了自己的女儿,眼下已是后悔不迭,她疯了一般抓叶宁,却被家丁狠狠推倒。

“活不了了啊!我就知道叶贞救不了宁儿!我的宁儿啊!”叶张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爬将过去,却又被家丁推倒。几次三番,叶张氏已近乎昏阙。

然半昏半醒之际,叶张氏忽地感到眉间一疼,意识亦清醒了数分。她抬起浑浊的眼,正对上一脸冷漠的叶贞。心下狠狠一跳。

“贞儿!我的宁儿要被带走了!你别治了,替我的宁儿去李府吧,我替你照顾好叶霄,行不行?”叶张氏黝黑的脸皮不断抖动着,哽咽更甚。

叶贞拔掉插在叶张氏眉间的针,沉声道:“稳定心神。另外,若想救你女儿,就给我闭嘴。”

叶贞的到来使局面稍稳,她以针灸唤醒叶张氏后,又赶忙走到李老爷跟前,沉声道:“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一个小小的叶宁不应耽误我治疗肺痨的时间,李老爷,对不对?”

李老爷自知理亏,又耐不住叶贞顽固的脾气,只得朝家丁摆了摆手,松开了叶宁。

“叶贞,别怪我没提醒你。”李老爷眉眼微沉,摩挲着大拇指处的玉扳指,冷笑道,“叶张氏没有定金还我。所以,今天我势必会带一人走,不是叶宁,便是叶霄!这两人孰轻孰重,你心里应早掂量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