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一章 立下字据
良田为聘
笑笑
2003
2018-11-25 10:12

场面顿时陷入紧张。

叶贞年纪虽小,可在此刻俨然成为叶家的顶梁柱。为了维护弟妹的安全,叶贞与李老爷对峙,分毫不曾退缩,

叶贞深知,对方耍无赖,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以暴制暴,可自己这方势力实在不够,故只能退而求其次,也同他耍起赖来。

“李老爷,如今您要钱没有,要人也只有两个病秧子。至于要我成为您的私人大夫,此事更是免谈。”叶贞搓了搓发汗的手指节,壮着胆子道,“当然,你可以强制带我离开,但我毕竟是个孕妇,若是在拉扯的过程中不慎伤到我的孩子,弄得一尸两命,怕是会给李老爷您的名声抹黑,我叶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李老爷气得嘴角发颤,使劲地扬起手,想狠狠给叶贞一个嘴耳光。叶贞亦贴上前来,故意将肚子翘起,眼底溢满阴寒,凉凉地道:“李老爷,您可得想好了。若我的孩子因为您这一巴掌出事,您可得负责。”

“他妈的!”李老爷收回了手,喘着粗气,来回踱着步子,心道:这娘们好厉害,但要落得个人财两空,我绝不甘心!

“好!人我不要了,但钱必须得还。”李老爷眯着精明的眼睛,手使劲地拍在桌子上,冷冷地道,“还不快点拿纸笔来,咱们写借据!”

叶贞迟迟不动,稍微有点犹豫:“今日我们没有银钱还……”

“你不是说三天之内一定凑齐?那就以三天为限,三天之后,你没有银钱的话,就得随我去李府,当我李家的私人大夫十年!”

叶贞抿了抿朱唇,瞧了她三婶一眼,叶张氏一遇叶贞的目光,下意识地躲闪过去。毕竟,那十两银子是她花的,如今却想要叶贞来签字据抵债,无论如何,都不公平。

叶张氏低咳一声,黝黑的脸上难得带上几抹羞红,她悄悄地走到叶贞跟前,谄笑道:“贞儿,既然李老爷和你签借据,你就签吧,至于钱的事,我、我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叶贞捏着毛笔的手一顿,深呼一口气道,“十两银子买的东西,若是当了的话,也不过能赎回五六两,剩下的四两银子,你去什么地方筹?”

“谁说只要十两了?”李老爷捻着胡须,拍了拍写字据的家丁肩膀一下,眉毛微挑,“写吧。”

家丁瞧了叶贞一眼,迅速落笔,在十后又添了个五。叶家的人一怔,竟须得还十五两银子?要知道,一两银子于叶家而言就是半年的用度啊!

“李老爷,不知这五两银子从何处而来?”叶贞拍下毛笔,眼底闪着阴冷,“若是李老爷想加利息,我们可以按照市场价格来算。”

“市场价格?”李老爷满脸的得意,从怀中取出一纸契约,展开示于叶贞看。不看还好,一看叶贞几乎气得昏阙。

契约上写:若此桩买卖不成,自借钱伊始,每日须多还一两银钱。而叶张氏正持有这银钱整整五日了。契约尾部还有叶张氏的签名以及手印。白纸黑字,已构成证据。

“三婶,你怎么什么都签?恩?”叶贞深呼一口气,冷冷道,“这明显是高利贷,是奸商惯用的伎俩,你不该签!”

“你敢骂我们老爷是奸商?”话音刚落,李老爷的那些家丁纷纷叫嚣起来,叶贞不畏他们,只恨叶张氏的愚蠢以及李老爷的算计。

可如今证据俱在,叶贞不得不从啊!

“大家别吵。快点让她签字。”李老爷扇着风,将毛笔掖到叶贞手中,催促道,“我家里还有事,没有闲空和你们浪费。”

叶贞看着这字据,着实发愁。若是她不签的话,李老爷定会一直叨扰叶张氏一家,叶张氏这些年来穷的铃铛响,哪里有银钱去还?李老爷去的勤了,很容易发现叶宁体内的毒其实早被解开,一旦如此,叶宁定脱不了回府做小妾的命运。

可若自己签的话,此事的矛盾就转移到自己身上,而三日内赚取近乎十两银钱困难亦大,一旦失败,自己的十年光阴都得耗在那里。

比对再三,叶贞还是没法下定决心。

“贞儿,你最心疼你表妹。你表妹现在到了这种困境,你就帮她一把吧,行吗?”叶张氏半倒在叶贞脚下,猩红的眼眶再次扑簌簌掉下眼泪来。

倒也可怜的很。叶贞伸出修长的指节,轻轻按着眉间,自言自语道:“你们可怜,可我若进入李府,我那幼弟须一个人生活,还得时不时地受你们白眼,岂不是更可怜?”

叶张氏老脸微红,她垂下头拨弄着手中的土,怯懦地道:“你放心,你要真的跟李老爷去,我就亲自照料元宵,贞儿,我孩子吃啥,就给元宵吃啥。”

叶贞还未表态,叶霄已扯住叶贞的腿,强忍着眼泪:“姐去哪儿,元宵就去哪儿!我死也不离开姐!”

叶贞半蹲下身子,抚摸着叶霄软糯的脸颊,轻声道:“放心,姐姐不会抛下你。”

李老爷把毛笔拍在桌上,已很不耐:“到底签不签?”

叶张氏赶忙拿起毛笔,含着谄笑,半推半就地掖到叶贞手中:“贞儿,你的恩情我和宁儿会记一辈子。”

叶陈氏用鼻子冷哼一声,凉凉地道:“算了吧。欺负贞儿最多的就是你,这次拐卖叶霄也是你联系促成的。还指望你记得贞儿的恩情?可别笑死人了。”

叶张氏恨得牙根痒痒,用宽大的身体挡在这二人之间,谄笑着朝叶贞道:“贞儿,我是你三婶,一定……”

“不必说了。”叶贞抄起毛笔,飞速在字据上写下自己的名姓,又在名姓旁边盖了手印。

“李老爷已在此耽搁太长时间,三日后请再来。”叶贞把字据一式两份,折好递给李老爷,沉声道,“希望老爷能信守承诺,得银钱后,不要在叨扰我叶家。”

李老爷仔细核对那字据再三,点了点头,哈哈一笑:“但你也得先凑够银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