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齐清
良田为聘
笑笑
2018
2018-11-26 11:17

男人说的不错,此事做起来确实艰难。不过叶贞认准了一件事,无路如何都会将它坐好。

在现代时,叶贞就凭着不服输的性子,救活了一个个病危的病号,让无数人错愕和敬重。也就因着这性格,末了叶贞才会过劳死。

叶贞也深知自己性情的优劣,故重生到此,已吸取前番的教训。她今生最看重的便是亲人和自己的健康,其次才是悬壶济世、功名利禄。

“此事不必你操心。”叶贞单臂撑着额角,轻声道,“再有,叶张氏叶陈氏已有了矛盾,即使我不提点,他们迟早也会分家。”又从怀中掏出那份字据,看了看,凉凉地道,“他们此刻也应该看到我留下的那份假字据,估计已彻底翻脸了。”

男人眼睛转了转,扯了扯叶贞的手,痞笑道:“啥假字据?咋会弄得他们翻脸?”

“干你何事?好好赶车。”叶贞麻利地关上车门,然迅速又被男人推开。他撒娇地蹭了过来,靠在叶贞身边,嘿嘿贱笑,“你不就想让他们分家?你说便是,我保证不说出去影响他们分家,行不行?”

叶贞推开男人,冷冷道:“凭什么?”

“你跟我说了,我就不要你的租金。”男人再次靠了过去,然片刻即被叶贞拿出的小匕首喝停。

“离我远点。”叶贞目光带着杀意,“租金我会一点不少的给你。但你若再离我这么近,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嘴角一颤,赶忙退到门口继续赶马,口中抱怨:“这个小娘们的性子真烈,不好对付。”

叶贞深呼一口气,将匕首递给叶霄:“元宵,我有些累了,须睡一会儿。你拿着此物,若车夫进来做不轨之事,你定唤要我醒来。”

叶霄怔怔地点头,瞧着他姐,忽地有些惧怕。之前的叶贞最为软弱,属于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人,而此刻却如刺猬,所有想要占便宜的,几乎都触了霉头。

叶贞确认车门再三关紧,安心后卧在车辇处昏睡过去。

这一觉睡的极好,又温暖又舒服,自从来到这里,叶贞还从未睡过这样舒服的觉,她揉了揉惺忪的眸,从柔软的地方缓缓起身,打了个舒服的懒腰——

“你!”

叶贞的脸登时发黑,她使劲推开身边的男人,拢紧自己的衣衫,压着怒气道:“你干什么?”

男人一脸无辜,扯住叶贞柔软的手,佯装哽咽道:“你睡觉时一直喊冷,我进来为你盖被子时,你却扯倒了我。我不得已,只能被你抱着睡了一宿。”

叶贞手指节握得咯咯作响,掀开车门跳到空地上,此刻天还未大亮,也冷的紧。可叶贞只感胸前一阵难以压制的火在燃燃烧着。脑内也浆糊一般,乱七八糟的。

“元宵。马夫说的是不是真的?恩?”叶贞深呼一口气,刻意避开男人痞痞的目光,问清此事。

若真的如男人所言,叶贞便恨不得让自己钻到缝隙中。前一世虽说功成名就,可在感情上却落了劣势,叶贞全身心地爱过一个男人,可对方却是个十足十的骗子,骗了她的感情不说,还让他陷入债务纠纷中,拖累她不得不日夜工作,间接害她过劳死。

故重生后的叶贞只想着照顾家人,平安终老,并不愿再趟情爱这遭浑水。没想到却遇到那样一个痞子。

“姐,他说的是真的。”叶霄低咳一声,摩挲着手中的匕首,转而递给叶贞,“他昨晚进来给你盖被,你却把他当成了被子。”

叶贞深呼一口气,恨不得打死昨晚的自己。

“你可得对我负责啊!”男人走过来,蹭着无泪的眼,偷偷看了叶贞一眼,叹道,“还好我尚未娶妻,要不然你我可就做了错事了。”

叶贞手指节握得咯咯作响,绯红着连,咬唇冷冷道:“错事?我们不过是拥抱罢了,这算哪门子错事?至于负责更谈不上,此事受委屈的虽是你,但你毕竟是个男人,男人被拥抱不算什么大事。”

“怎么不算?”男人背过身去,轻叹一声,“我最看重我的婚姻,自小给自己立誓,我只能抱我未来妻子,可如今却被你抱……”

叶贞冷哼一声,领着叶霄大步地走上车,沉声道:“你走不走?不走在此地等我,我回来时自会戴上你。”言罢,已扬起鞭子,朝马甩了过去。

男人怔住了,讪笑着大步跟了上去。

虽只隔着十里山路,然镇里的发展与村里也不能同日而语,处处都是买东西的小贩,道路两旁的客栈伙计则在拉拢生意,好不热闹!

叶贞下了车辇,左右打量探看,元宵则扯了她一下,忐忑道:“姐姐,我们去哪里筹钱啊!”

“去赌坊。”

男人眉梢若有若无地抽动一下,他讪讪一笑,扯住叶贞的手:“你一个怀孕的,去什么赌坊啊?就你还能赌博?常言道:十赌九输。别教坏孩子了。”

叶贞目光冷冷点向男人的手,沉声道:“别再碰我。”男人讪笑着松开了他,顺势偷偷拧了叶霄一下。叶霄赶快劝阻:“姐姐,哥哥说的没错,那里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他什么时候成了你哥哥?”叶贞领着叶霄前行,余光淡淡地瞥了男人一眼,“你竟这般帮衬这个登徒子。”

男人领着叶霄另外一只手,痞笑道:“我是登徒子,但登徒子想劝你一句,赚钱的法子千千万万,你没必要去趟赌坊这趟浑水。这是危险钱,你赚不得。”

“我不赌。”叶贞摩挲着小腹,嘴角含着一抹冷笑,“我只是去那里找孩子的亲生父亲,要一些养育费用罢了。”

男人瞪大眼睛,低咳一声,磕磕巴巴地道:“啥、啥亲生父亲?孩子父亲在、在赌坊?你又咋知道的?”

叶贞从怀中掏出一小块令牌,令牌十分精致,正面写着“齐清”二字,后面写着“齐天赌坊”。

“前天,那蠢男人来此看完我,之后竟将此物落在这里。着实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