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六章 游街
良田为聘
笑笑
2020
2018-11-27 09:58

李老爷几句话就摆平了村长,叶贞看在眼里,气得肩头打颤。叶霄亦看出端倪,轻轻扯了扯叶贞,“姐,村长伯伯不想帮我们。”

叶贞眼眶发红,压下慌乱气恼的心,赶忙握住叶霄的手,压低声音道:“元宵,等会儿村长走的时候,你要哭着求他带你走,知不知道?”

叶贞深知一旦没了村长这个帮手,她就再没一点胜算。

“我出事不要紧,元宵一定不能出事。”叶贞在心内喃喃着,眼底闪出一丝坚定。眼下只有村长能依仗。

“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村长捋着胡须,笑容满面地踱步而去。叶贞见状赶忙扯着叶霄过去。

“村长!”叶贞知道说什么都无用,索性一句不再言,只看定他,眼眶含着泪,满是期盼。叶霄亦听从叶贞的话,迅速跪在村长跟前,糯糯地唤,“村长伯伯。”

村长暗暗扣紧手掌,想了想,半转过头去看李老爷:“这假字据是叶贞写的,毁你名声的也是他,叶霄是无辜的。”顿了顿,叹了口气道,“还有,叶贞肚子里的孩子也是……”

“村长,你刚刚答应我什么,没有忘吧。”李老爷朝左右使了个眼色,瞬间一包银子即呈到村长面前。

村长深呼一口气,拿起那银子,转而走了。拦阻已是不及。

叶贞眼底的希望越来越少,心中亦生出悔恨。他实在不应在未充足准备时,就得罪这么厉害的势力。

“叶贞,你还想和谁求救?”李老爷食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脸得意,“不怕告诉你,这村里压根就没有敢和我叫板的人。他们都有自知之明,知道得罪了我,定得不到好下场。”

李老爷微微挑眉,缓步走到叶贞身前,板起她的下巴,冷笑道:“你倒是一个例外。”

李老爷眼睛发乌,一丝感情都无,叶贞摸不透对方的情绪,却本能地后缩:“你想怎么样?”瞧了眼叶霄,叶贞软了语气道,“你放了叶霄,我愿在这里待十年,做你的私人大夫。”

李老爷听笑了,掸了掸衣摆上的褶皱,凉凉地道:“你毁我名声,弄得我生意不好做。怎么着也得受些惩罚吧。”

叶贞渐渐扣紧了手掌。

次日清晨,太还未大亮,村里即响起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夹杂着吆喝声:“叶贞,破鞋一个,无贞操的婊子……”

叶陈氏赶忙穿上衣服,掀开门帘大步地走了出去。甫一在门口见到叶贞被囚游街的样子,叉着腰笑出了眼泪。

“敢立假字据骗我?小破鞋!活该啊你!”

叶贞牢牢护住叶霄,蓬松着乱发,冷冷地看向来此看热闹的人。这些人见到这些场面,好欣喜,一点都没有思量为何李老爷会这样对付一个孕妇。

叶贞寒心极了。

“姐,他们咋都笑我们?”

叶贞拢紧叶霄,沉声道:“他们被李老爷的人带偏了,以为我是坏人。”顿了顿,压低声音道,“等会车辇停下来,开门放我们出来时,你务必要寻空子逃离这里。”

叶贞见叶霄忐忑着,亦红了眼眶,轻叹一口气道:“别担心,我昨天已偷偷给大哥写了信,若无意外,他今日定能赶回,你逃离后,在村口处候着他。”顿了顿,又道,“若是饿了渴了,可找那齐清要吃食,他会帮衬我们。”

正说着,一个鸡蛋忽地击了过来,叶贞眼疾手快,拢着叶霄躲过这个鸡蛋。探向来人。

原来车辇已到了叶家门口,刚刚仍鸡蛋的正是叶小宝。

“是、是表哥。”叶霄动了动嘴角,眼睛里满是惊恐,“他咋回来了?”

叶贞拍了拍叶霄肩膀。自打叶氏三姐弟没了父母后,叶家的人个个都冷眼相待,其中要数叶小宝做的最过分,在家的时候,几乎日日欺负叶霄,对叶贞也没有一点尊敬,想打便打。于此人,不单叶霄害怕,连曾经的叶贞也怕。

叶贞正思量间,又一个鸡蛋扔了过来,叶贞微眯着眼,反身轻巧地接过那鸡蛋,扬起手朝叶小宝扔了过去。

一击命中。

一脸肥肉的叶小宝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贞,忽地咬紧牙根,转身回去了。

“姐,你好厉害!”叶霄吞了口口水。

叶贞摇摇头,心道:“既然叶小宝已回来,那二叔也一定回来了。二叔与原主的爹素来交好,他又不似叶家的其他人那样,许是会想法子救我们。”

叶贞深呼一口气,吵屋子里急唤道:“二叔,我是叶贞!”

两旁的小厮也不管叶贞如何,只冷笑着继续叫骂。未过多久,叶家便走出一个男人。

那男人一脸严肃,在屋子里听叶陈氏吹了一耳朵的风,却仍然不甚相信。他快步地走到囚车前,看了叶贞一眼,朝左右的小厮道:“你们又不是官,凭什么这样对付他?”

小厮们互相看了一眼,为首的得意地上前,将腰间的令牌拿出给男人一看:“瞧见了没有?我们是李老爷的人,想要怎么对付谁就怎么对付谁,轮得着你来管?”

“对不住,我在县里衙门当差,还真能管。”叶青捻了捻胡须,冷冷道,“这事儿没查清楚,你们就不能继续带他游街!”

小厮们咬紧牙根。场面一下子严肃起来。

叶贞暗暗扣紧手掌,眯着眼睛看了眼天,赶忙打圆场:“已是晌午了,大家应该饿了,我为大家做了吃食,待到下午在游街便是。”

众人相互忌惮,想了想,点头应下了。

替换车辇时,叶霄按照叶贞吩咐的那样,趁着没人盯梢时,悄无声息地藏到大门后面,等时机逃跑。

“贞儿,到底怎么回事?”叶青为灶台离添着柴,沉声道,“你咋会得罪李老爷的人?”

叶贞掀开锅盖,将揣好的面饼贴到锅内,久久没有回应。

“贞儿,你都这么大了,做事还是瞻前不顾后的。”叶青拍了拍手中的土,冷着一双眼,“这次,我也没办法救你出来。”

“二叔,我不必你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