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八章 困囿
良田为聘
笑笑
2011
2018-11-27 09:59

“叶霄不见了。”小厮板起叶贞的下巴,威胁他道,“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叶贞心中厌恶,后退一步避开小厮的手,沉声道,“你们是看守,人丢了与我何干?”

小厮吃瘪,都慌张了起来。李老爷曾吩咐务必要看好叶贞和叶霄,如今丢了一个,李老爷哪里会甘心。

为首的小厮想到这里,脸色登时就变了,他使劲地扯着叶贞的发,压着怒气道:“你到底说不说?”

叶贞虽吃痛,却气定神闲,凉凉地道:“打死我正好。李老爷只让你们带我们姐弟二人游街,你却放走一个,打死一个,正好跟李老爷交差。”

小厮心慌,赶忙松开叶贞,朝左右道:“先别游街了,快分头找叶霄!”

叶贞被小厮们锁在东屋里。听着外面匆忙的脚步声,叶贞倒是来了困意,躺在炕上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只觉恍如隔世。不觉间,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叶贞感到额上一阵冰凉,四下亦十分舒爽,只是睁不开眼睛。

在这种时候,叶贞方才意识到,他大抵是生病了。故使劲地一掐指节,一阵痛感袭来,意识聚拢起来。

视线所及,乃是伪装成小马的齐清那张痞笑的脏脸,叶贞虚弱地笑了笑:“承蒙你相救,多谢。”

齐清自盆中绞了帕子,给叶贞替换好,嘿嘿一笑:“你这场病可来势汹汹,整整睡了一天一夜,要不是我医术奇高妙手回春,你现在早就见了阎王了。”

“什么妙手回春。”叶贞声音很嘶哑,她抚了抚自己的脉息,“只是普通的伤风,只因为病人思虑较重,且是孕妇故反应严重些。我猜,你为了病人腹中的婴儿,定不敢用太重的药,大抵用些土方子罢了。”

齐清嘴角微抽,对叶贞这般的诊治暗暗称奇。

“再给我盖一床被子。”叶贞掩口轻咳一阵,蹙眉道,“须得彻底将体内的寒气除去才可。”

齐清赶忙按照她说的做,不觉朝叶贞竖起大拇指:“好厉害!”

叶贞深呼一口气,喃喃地道:“叶霄在何处?”

“姐,我给你熬了粥。”外面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阵阵香味扑鼻。

齐清砸了砸嘴,赶忙去接那粥,一脸惊艳地道:“你们叶家可真是藏龙卧虎,小小的孩子厨艺竟这么好?”

“太夸大。”叶贞睨了傻笑的叶霄一眼,“你不必因为齐清的缘故处处恭维我们。他人在何处?你又是他什么人?”

齐清挠了挠头,哈哈一笑:“我去外面看看有没有李老爷的人,你吃点东西,就好好歇着吧。”

齐清逃也似得跑了,叶贞瞧了他一眼,从叶霄手中接过粥,浅浅喝了一口。

“元宵,他如何救得我?”

叶霄走过去抚着叶贞的小腹,想了想道:“他只让我在家里等着他,没过多久,他就带着你回来了。”

叶贞把一碗粥放在桌面上,蹙眉道:“那李老爷还在追查我?”

“是。”叶霄一脸担心,“小马哥哥说了,这里不安全,他准备带着你去镇上。”

叶贞点头,缓缓移到榻上的另一边,那儿有一个窗户,叶贞隔着窗户向外探看,但见齐清正在门口处低语,好似在和谁说话,叶贞的心一下子揪起。

他深知,齐清职位低下,身边又没什么人帮衬,故他不可能躲过李老爷那样多的手下,将自己救出。

唯一的可能是他和李老爷私底下进行谈判,这才……

“元宵,大哥有无来此?”叶贞四下张望着,沉声道,“他给我的信上说,昨天就会来到这里。”

叶霄摇了摇头,眼底闪过几丝担心:“姐,我一直待在这里,根本没有见过大哥。”

叶贞有些发慌。

李府里

一声刺耳的茶盏破碎声刺入众小厮的耳根,李老爷眼眶下一片乌青,他肩头有些发颤,一脚掀翻为首的小厮,“狗奴才,让你看个人都看不出!要你何用?”

小厮颤抖着,低咳一声道:“老爷,我、我们虽然没有找到叶贞,但抓住他大哥叶明。”

李老爷眉梢颤了一下,搓弄着手中的扳指,挑眉道:“叶贞的大哥?”

“他昨天急匆匆地回去叶家,直接往叶贞的屋子里跑,奴才觉察不对劲,找左邻右舍一问才知道他是叶明,与叶贞的关系好极。想来用他一定能引出叶贞。”

李老爷捻着八字胡,眼睛转了转,点头:“印告示,就说叶明此刻在李府,要想他活着,今晚子时前叶贞必须来李府。”

吃午间的吃食时,叶贞被齐清怪异的行为弄得不甚舒服。她为叶霄夹了一勺吃食,漫不经心地问:“有什么事想要说与我?”

齐清哈哈一笑:“厨房里炖着的鸡汤应该好了,我这就端来。”

齐清忙上忙下,叶贞心中的困惑越来越大。很明显,对方在隐瞒着什么。

“事关我大哥?”叶贞扣紧手掌,沉声道,“他可是被李老爷的人抓走了?”

齐清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妮子实在聪慧,足不出户竟能猜出此事。

“你别乱猜。你大哥压根没回来,又咋被李老爷抓走?”

“我大哥向来言出必行。”叶贞放下筷子,从榻上取来外衣披在身上,沉声道,“他既说要回来,一定会回来寻我。此事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出去寻人问清便是。”

齐清一把扯住他,挠了挠头道:“你这人真拧,此刻外面都是李老爷的人,你出去岂不是羊入虎口?还是待在这里安全。”

叶贞冷笑一声:“好有趣,你且解释一下,这里为何安全?这么长时间,李老爷的人搜寻了村里的所有人家,为何独独绕过你的屋子?”

齐清微怔,他压着叶贞坐下,沉声道:“你怀疑我?”

“怀疑。”

齐清深呼一口气,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忽地深呼一口气,无奈道:“我是拿钱买通了那些搜查的人。叶贞,我要和李老爷那种人合作害你的话,我天打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