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正文 第二十章饿不饿
花心总裁:迷糊小女佣
天蓝蓝@云阅
2611
2018-11-26 14:44

开着车,感觉体内越来越火热,打开别墅的大门,随意的解开了自己衣服的扣子,露出完美的锁骨。

那双美丽的丹凤眼里透露着一种危险的气息,那个女人居然敢对他下药,简直就是找死,此刻他正想着拿出电话拨打号码的时候,落音音穿着睡衣缓缓的走下楼,她有些口渴了,下来倒些水喝。

却看见安政淳在那里,此时正目光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那目光有些炙热,让她的心里莫名的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颤抖的感觉,还有些害怕的感觉。

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靠近,当闻着她那身上淡淡的体香,体内的躁动更加的厉害,没有多想吻上了她的唇,那一瞬间,一切终于爆发一切都不可收拾。

这样的吻,隐约间落音音感觉有些不同,因为有些滚滚的烫人的感觉,不然为什么,她不能够自己,没有力气的感觉,这种感觉怪怪的,她感觉自己不能够呼吸了。

此时的落音音已经完全傻掉了,感觉自己似乎在渴望着一些什么,完全任由他,想要阻止,可是却无力,看起来到更加的像是迎合一般。

忽然间,感觉自己脱离了地面,被横空抱起,靠在那宽阔的胸膛上,有些迷失,没多久,被并不算温柔的放到了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感觉到浑身无力了,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而身上的人,好像仍旧不知道疲累一般,不停的活动着。

最终,两个人都倒在了大床上,相拥着,香甜的睡着了。

似乎因为昨天一夜的折腾,太阳缓缓的升起,快到中午的时候,落音音因为身上的疼痛而醒来,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怀里,看着面前的俊脸,整个眼睛,瞬间的睁大,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昨晚的所有的一切,在她的脑海里一遍一遍的闪过。

他们两个人之间,竟然竟然...内心里全是惊讶,这一刻她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悲伤,她最终成为了他的女人,她的心里爱着他,可是他呢?既然要了自己,是不是代表自己也有些不同呢?

这一刻,她的心里竟然是颤抖的,有些害怕,而忘记了害羞。

看着自己身体上面的印记,心里有些甜蜜也有些苦涩。

正在落音音看着他的时候,睡梦中的安政淳忽然间睁开了眼睛,那美丽的丹凤眼里透露着慵懒,却是那么的迷人,让人看得呆住了,有些移不开目光。

感觉自己怀里面的人,没有任何的遮拦,脸上有着淡淡的疑惑,随即想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美丽的丹凤眼里,闪过一抹厌恶,那个该死的女人,如若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中了媚药。

而那一抹厌恶,恰巧的落入了落音音的眼眸里,她的心里颤抖的疼着,非常的疼非常的疼,他就这么的讨厌自己吗?昨天明明是他要了自己的。

随即,只见,原本揽着她的人,毫不怜惜的从床上起来,缓缓的走下去,洁白的床上,只留下她一个人,她也想要起来,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衣物。

过了没有多久,安政淳又回来了,扔了衣物给她,愣愣的看着,苦涩的笑了眼角缓缓的滑落一滴眼泪,只可惜,转过身离开的人,并没有看见那抹泪滴。

穿好衣服,从床上起来,望着床上的那一抹嫣红,怔怔的发呆,这时候,一只手递到了面前,那是一张支票,接着是那冰冷的让她快要心碎的声音。

“这是你昨晚的费用,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多给你一千万,值得了。”冷冷的声音,说着那张支票飘落在了地上,人转身离开,关上了房间的门,并没有去理会床上的嫣红,和已经浑身僵硬着颤抖着的落音音。

哭着坐到了地上,看着那张支票,傻傻的哭了笑了,两千万,原来她不过是两千万的价钱,心里面除了凄凉还是凄凉,再也没有别的了,除了心痛还是心痛,快要死去了一般。

她真是傻的可以,她以为,他终于注意到她了,感觉到她的存在了,却不曾想,在他的眼里,她什么都不是,甚至比那些女人还要不堪。

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他所说的那句话,没有去拿地上的支票,笑着站起来,擦干脸上的泪水,晃晃荡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安政淳开车离开了别墅,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可以说是有些慌乱的逃跑,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慌乱的逃跑。

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柳莎莎看来,我对你真的是太过于仁慈了,真是该死。居然敢对他用这样的药物,当真是疯了,车飞驰的开着。

毫不客气的敲着门,穿着性感的柳莎莎出来开门,看见是安政淳,整个非常的开心,想都没有想的扑入他的怀里,那一刻却是被无情的推开,冷冷的看着她,冷冷的声音“你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对我用媚药,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么我今天不妨让你试一试。”

她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的发怒,整个人不禁有些颤抖害怕,下一秒眼泪掉了下来“淳,你不要生气,人家只是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这样子,人家真的很害怕。”

没有理会那娇媚颤抖的声音,说实话,此时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当真是美极了。可是这些对于安政淳来说,并不好用,只见他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什么,柳莎莎看着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

第一次觉得,面前这个她认识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是如此的陌生,从来没有了解过。

直到,来了三个又矮又胖长得壮汉,这三个壮汉看起来,年龄似乎都很大了,一个长相猥琐,秃头,一个牙齿发黄,那头发都有些白了,还有一个,则是非常的凶恶,不过当看见躺在地上的女人的时候,都不禁露出一副色迷迷猥琐的表情。

柳莎莎害怕的后退着,嘴里喊着不要,求救的喊着,可是那个她爱的男人却是绝情的离开了。

其实,如若昨天那个解除了安政淳媚药的人,不是落音音,或许她也不会这么惨,只是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离开这里,他并没有回去,因为他仍旧是有些不敢回去,之所以给了落音音一张支票,或许是因为他的心里愧疚,或许他觉得只有钱才能够解决问题,却并没有想到,给她带来的伤害更加的大。

夜晚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一些什么,安政淳并没有回去,在第二天晚上才回去,可是回去的时候,落音音却是已经不在了。

看着那已经换了新床单的床上,有一阵的恍惚,忽然间的笑了。走了也好,就这样走了,他倒是不用担心那么多了,看起来那个小丫头也并不是非常的在乎,这样很好,她会去哪里呢?那个男人那里吗?她去了哪里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实际上,她哪里也没有去,只是回到了那个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地方,一个人抱着腿,坐在那间房子里,透过落地窗,暖暖的阳光洒进来,落音音这样一动不动的,已经坐了很久了,旁边全是酒瓶子。

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此时没有任何的神采,整个人也昏昏沉沉的,忽然间她的胃开始剧烈的疼痛,已经两天没有吃任何的东西了,只是喝了一些啤酒,如果说不会痛,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到最后,实在受不了,拿出了电话,拨打了出去,打完了电话,整个人便晕倒了。

当再次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手上挂着点滴,一个男子守在她的身边,还有阿雅也在。

“醒来了。”温柔的声音,眼里没有一点的责怪“饿不饿。”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军婚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