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二章 结义生死盟
破壁
新燕顿旺
2004
2018-12-10 11:16

连老汉夫妇再到来仪寺,本想把连生带回去,见孩子这般长进,又与智圆和尚感情深厚,便打消了念头。心想:连生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才能像富家子弟一般识书认字。这可是连老汉夫妇想都不敢想的。至此,更当智圆和尚是连生的大贵人,他们家的活菩萨。

娑婆世界,总归好景不常。

连生十六岁那年,中州大地半年不雨,作物颗粒无收。又发蝗害,莫说庄稼,就连草木绿叶都在一夜之间消失。地欠,命贱,平常人家鬻儿卖女随处可见。淮河沿岸受灾尤其严重,饿殍千里,瘟疫流行。连生的父母,便在这场瘟疫中相继离世。

孤哀之痛未止,又要为三餐担忧。眼见余粮不多,朝廷的赈济又迟迟不见。这天夜里,智圆将连生叫至屋内,从柜子里层搜出些玉米、黑豆来,说道:“连生,这几袋粮食本想留着来年做种的,如今只能先紧着熬过眼下了。余粮总共都在这里,应该够你两个月伙食。”

连生心中奇怪,道:“师父,你呢?”

智圆道:“师父明日起在后院闭关。你将这‘本寺僧众外出,愿请佛门清静’的告示,贴至寺门外,将寺门里外锁死。下个月,你就在侧院厢房读书,不准外出。每日饮食,在天明前煮好。然后熄灭灶火,不留痕迹。万不可在厨房留连,免生不测。”

连生睁大眼睛,没明白过来。智圆道:“灾荒所逼,流民、贼人,难免四处滋扰。来仪寺破败,地处偏僻,却未必能躲过劫难。寺内只有你我二人,遭遇起来就危险了。”

连生感到事关重大,忙道:“连生记好了,可师父的饮食我应如何安排?”

智圆道:“后院关房有一眼清泉,净水是有的。闭关前十日,你每日送一碟花生米到关房,十日后,什么都不用送,你只顾好自己安全。”

“啊?”连生惊诧不已,道:“师父,你不会饿死啊?”

智圆哈哈一笑:“放心吧,为师自有把握。”

次日。天未破晓,连生便早早起来,依着智圆和尚的嘱咐,锁好寺门,在厨房焙了好几个红薯,做一碟花生米,熬了玉米渣粥,便熄灭灶火。连生将花生米送到后院关房,想了想:师父平常饭量,一天至少三碗粥、三个红薯,现在一天只吃一碟花生米,如何能够?想必师父是为多给我留粮食,他自己饿坏了可怎么办?于是又放了一块红薯在碟里,敲了三下窗子。

智圆打开小窗,伸手将碟端进去。随后朗笑一声道:“连生,你还信不过为师?明天这红薯可不用了。”

“哦。”连生答应一声,便回侧院厢房读书。来仪寺藏书总共不足二十本,连生从两岁多开始,多数已读遍了。既然师父不让外出,连生便翻出《坛经》、《楞严经》来,这两部经趣味性稍好,特别是《楞严经》,记载了五十重阴魔、十种仙的表现,皆是各种神迹。

这天夜里,连生正准备入睡,忽听寺外传来一阵喧闹。连生记起师父闭关前的叮嘱,忙检查厢房窗子,已自里面锁好,便悄悄趴在房门口,屏息静听。

一男子道:“今日便在这里过夜,寺里清静,大家商量一下前程。”

“林大哥,你功夫最好,由我们托着,你先翻过去。”

“好。”但听得啪、啪两声响,林姓男子“嘿”一声,已跳进寺内。

“这边有副梯子。”不一会儿,便有五六个人陆续跳进寺来。有两个人去各处踢了房门,又在厨房翻腾好一阵,说道:“果然没人。”

林姓男子道:“走,去大殿说话。”

时过八月,夏虫蛰声,四下极为寂静。连生竖起耳朵,依稀还能听见。

一男子道:“林大哥,我是乡野村夫,没手艺没功夫,光有一身力气。今后唯你马首是瞻,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但求有口饭吃就行。”

“爽快。大洪、大海,你们呢?”

“林大哥,不瞒您说,我近日听闻圣女教救苦救难,教内兄弟人人平等,都有饭吃。我们哥俩想找机会加入圣女教。”

连生在厢房里听得一惊,说话的分明是连村的连大洪、连大海,连生操办父母的白事时,他二人还出过力,想不到如今都走投无路了。

又一位男子道:“朝廷对教众打击甚严。你们不记得了?前几年北边有花教,举旗造反,花教两个当家的都给砍了脑袋。这事儿你们哥俩可得想好了。”

姓林的男子问道:“裘兄弟,你作何计较?”

“实不相瞒,我前些年随父亲走过商队,练过几年刀棍。我想去鼓庄郑家,看看还有没有相熟的帮忙引荐,讨个差事。”

先前有个一直不说话的男子,此刻酸溜溜地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这门道。如此却是最好的。你若进了郑府,可别忘记兄弟们。”

“林大哥,你呢?”

林姓男子道:“我在定阳县有些恶名。别说郑府,恐怕连圣女教也不能去。思来想去,我想做回老本行。”

裘姓男子沉吟道:“刀口上讨生计,只怕结怨太多……”

早先说话的男子大声道:“怕个球,这世道早晚是个死。林大哥,我随你去,靠山吃山。”

“如此……我也随你去。”先前说话酸溜溜的男子轻声附议。

林姓男子道:“今日得遇诸位兄弟,我看不如在菩萨面前,大家结拜生死兄弟。明日各奔前程,来日要是走投无路时,相互也有个照应。”

“菩萨个屁!富人香火吃得不少,穷人都快饿死了,菩萨们可曾见到?林大哥,要我说,咱们去殿外结拜,以天地为证。”

其他人听了,都哈哈大笑,拍手称好。

林姓男子道:“骂得痛快!干脆,我们在菩萨面前尿一泡,看他们开不开眼。”于是又传来一阵粗野的笑声。不多时,六人来到殿外,跪地作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