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三章 了知失度牒
破壁
新燕顿旺
2042
2018-12-10 11:16

六人跪地齐道:“我林茂生、焦六发、连大洪、连大海、裘士礼、马丙炎,结为生死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肝胆相照,誓不相负。苍天厚土为证,如违此誓,就同此香。”说罢六人各自折断自己手里从寺内香炉里取来的残香。然后按各自的生辰年月,排定座次,相互施礼称呼。

礼毕。林茂生朗声道:“寺里破败,不宜久留。大家且歇息了,明日好早早上路。”

众人称是。约莫半个时辰后,三圣殿便传出起伏不断的鼾声。

连生躲在厢房一角,一夜不敢入睡。天还未明,又听得六人悉索之声。

“林大哥,焦二哥,马六弟,鼓庄路远,就此别过。来日方长,有劳兄弟们照应。”

“请。”一会儿功夫,寺里便只剩连大洪、连大海。连大洪道:“大海,连生不在寺里,你说他会不会出事了?”

连大海长叹一声,感慨道:“如今连村除了我们哥俩,其他老弱病残,只怕都熬不过这两日了。连生福大命大,愿老天保佑,但存性命在,大家终究有见面之日。”

说罢两人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也离寺而去。

自那日半夜来客之后,并无其他异常,来仪寺反而更见寂静。

两个月后,师父如约出关,身形清瘦了一圈,须发长乱,但眼神矍铄,健康无恙。连生满心欢喜,搀着智圆和尚到厢房休息,自己急忙去做早饭。

吃饭时,智圆问道:“粮食还够吗?”

“回师父,应该还够咱们吃半个月的样子。”

“哦。”智圆心想:要是朝廷的赈济粮还不来,他和连生就只能去外省云游乞讨了。便道:“连生,为师刚刚出关,有些气虚咳嗽,需用药物调理身子。我写有书信一封,你饭后赶去定阳县慈济医馆,找乐斋先生开个方子,他知道我是谁,不会收钱的。顺便,将我的出家度牒带上,看看县里有没有朝廷的赈济粮派给。”

连生忙答应了,回自己房里收拾几件衣服,又为师父提前准备了午饭,动身前往定阳县。

定阳地处长江以北,淮河以南,为滁州地界,下辖三镇十八庄。因地处中州水陆交通要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战事频仍,催生出尚武彪悍民风,无论男女,自幼皆习刀枪防身之术,言谈行事,利落干脆,江湖气浓厚。南北两面,长江、淮河时有泛滥,百姓看天吃饭,本就旱涝不保,加上朝廷昏暗,官员腐败无能,是以近十几年,民不聊生,繁华不再。但是,定阳凭藉水陆交通便利,顺长江而下,东临集庆、高邮,颇有豪绅大户,几代从事茶叶、丝绸、盐铁生意,暗中拉拢朝廷官员,勾结江湖势力,反而能在灾荒时节,贱买贵卖,大发国难财。遭蓬兵荒马乱,各家府都广揽管事、护卫,八方人才,形成坐镇一方的雄厚势力。

定阳县距来仪寺约莫四十里地,一日来回比较困难,要是抓药、派粮等事再耽搁,就必须在县城借宿一晚。连生赶到定阳县城,已是午时。四下打听之后得知,朝廷果然从今天开始派赈济粮,将于未时一刻,在定阳县衙南边粮仓处派发。

连生顾不上吃午饭,急忙去到县衙。未时未到,县衙粮仓附近已经挤满了来领粮的群众,人人衣衫褴褛,还有老弱病残的乞丐,如涌潮一般汇集。粮仓门口,布置有上百个官兵,站在高处,手持长矛或腰刀,不时跳入人群,挥刀敲打拥挤者。各种喝骂、呻吟、喧闹之声,远远传来。

“散开!散开!”

“这里只向有度牒的僧道派粮,一张度牒两斗。”

“往年不是五斗吗?”官兵话音刚落,僧道人群中便传来一阵不满。

“那是往年。今后怕是一斗都没有了。就你们这帮无所事事的,饿死原也活该。”官兵一边怒喝,一边放肆地嘲讽道。

“向朝廷借种粮的,全部去北边粮仓。散开散开!”

几十个兵丁挥舞刀矛,像驱牲口一般,将近千民众驱散。人群中怨声载道,不时有孩童的啼哭之声,远远传入连生耳朵,听得他心中发酸。

三五成群的老弱乞丐也纷纷后退,又不甘心离去。远远见着领到赈济粮的僧道,便一窝蜂冲过去,跪在地上,高捧瓷碗,嘴里念叨“菩萨老爷,行行好”。几个僧道见状,心生不忍,从粮袋里舀了一些布施。奈何见乞丐越聚越多,也只好捂紧粮袋,匆匆离去。官兵见乞丐离领粮队伍近了,便又冲过来鞭打。

连生心中悲凉,叹世道多艰,又想起父母,生死无常。

这时领粮队伍中传来一阵嚎啕大哭,一个约莫二十岁的和尚,蹲在地上流泪满面。

管事模样的衙役厉声问道:“究竟有度牒没有?”

和尚边哭边道:“我明明放在布袋里的,却找不见了。官爷,您行行好,我是定阳县北青山寺的和尚,如今师父正在病中,等着朝廷的赈济粮救命呢。”

衙役一声冷笑:“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莫说你是没有度牒的假和尚,就算真和尚,难道就命贵一等嘛?定阳县死了这么多人,不也差你师父一条老命。”

旁边的官兵推了和尚一把:“滚!”

和尚悲从中来,跪在地上恳求:“官老爷,我求求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衙役桀桀怪笑,说道:“都说和尚不在五行中,跳出三界外,只跪父母、佛菩萨,见了皇上也只行辑手礼。可你为占两斗米的便宜,就一点儿僧人模样都没有了。你还说不是假和尚!”

连生看和尚悲恸气绝,决定不假。便上前去向衙役一施礼,道:“官爷,这位小师父的度牒,想必是人多手杂时让小偷偷去。但凭度牒领米,一概要登记寺院、僧人姓名。何不问问这位小师父,他的度牒是青山寺哪位法师的。只待小偷凭度牒来领米,便可抓获。”

小和尚忙道:“我叫了知,我师父是青山寺本净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