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九章 生死孰注定
破壁
新燕顿旺
2094
2018-12-10 11:16

男子又转身对张神仙道:“哟嗬,张神仙是吧?我倒是看你面带凶兆,要是不把钱还回来,只怕难逃今日。”

张神仙见状,连忙满脸堆笑道:“两位大爷,老朽不过在江湖上混口饭吃,铁口钢牙说得准了,便蒙善施主赏些零钱,绝无强讨。今日要是冲撞了,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一边说一边往后退,打算离去。

中年男子两人正欲上前拦住。少女却道:“强叔,欧阳哥,算了,让他去吧。”

张神仙笑道:“如此多谢,小姐心地善良,必有好报。”

中年男子便也作罢,对旁边的青年道:“欧阳,你陪小姐周围走走,我去醉一丁买些老爷爱吃的酒肉,一个时辰后,我们在原来的地方会合,打道回府。”

青年答应了,便跟在少女身后,往热闹的人群走去。

连生感觉好奇,问道:“那张神仙一眼便知道姑娘家中有变,莫非他有神通?”

乐斋笑道:“哪有什么神通。像她这种富家小姐,衣食无忧,却面容忧戚,除了家中亲人变故,还能有何事?”

连生听了哈哈一笑:“原来如此。”

这时就听得前方传来悠扬的琴声,有个农家小女,姿容端庄,怀抱琵琶,委婉吟哦,唱起一支悲凉萧索的小曲来:

“秦时月,汉时关,

阅尽多少风流,如烟散。

情长儿女,万里河山,

见谁人,得志还?

来也阑珊,去也阑珊。

红尘苦,富贵空,

迷却芸芸众生,梦黄梁。

尘烟旧事,山海金兰,

问世间,几人知?

生也无常,死也无常。”

那歌声清扬而忧伤,连生听得颇为动容。小女唱毕,便有一老者端了木盘,向周围行礼求打赏。乐斋、连生二人,都施了两文。就见先前相面的少女,也正要掏钱,忽然道:“欧阳哥,我钱包不见了。”

连生抬眼望去,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匆匆往人群中逃去。连生喝道:“站住!”便飞身追过去,一把抓住乞丐的衣袖。

那乞丐回身恨恨地道:“放手。信不信我弄死你?”

连生道:“钱包拿来,我放你走。”

乞丐恶狠狠地瞪着连生,然后道:“妈的,又是你这个死剋星。”说罢将钱包往地下一扔,挣脱连生,慌忙逃去。

连生不知乞丐话里何意,楞了一下,随即拾起钱包。少女和青年、乐斋也赶了过来。连生将钱包还给少女,道:“可要好生收着。”

少女跑了这一小段路,此刻脸色有些潮红,气喘吁吁地说道:“谢谢小哥帮忙。请问小哥尊姓大名?”

连生道:“我叫连生,这是我师叔乐斋先生,是慈济医馆的大夫。”

少女向乐斋一欠身,乐斋打量了少女一番,却欲言又止。

少女道:“我是定阳县八里外周庄的,我叫周可馨。”

青年拱手道:“我是欧阳晏,周府的管事,谢过连兄弟。”转身又对周可馨道:“小姐,这里人多手杂,我们还是早些去城门口,强叔估计也快到了,莫让他等得焦急。”

周可馨道:“好罢。连生、乐先生,我们先走一步了,日后有机会来周庄,不妨到舍下喝茶。”

乐斋、连生谢过。周可馨、欧阳晏便转身离去。

乐斋先生周可馨远去,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连生道:“师叔何出此言?”

乐斋道:“我见周小姐确实是印堂发黑,恐有灾病。而且……算了,我们还是回医馆吧。”

连生追问道:“而且什么?”

乐斋犹疑良久,说道:“周小姐恐怕活不过半年。”

连生道:“怎么可能?我见周小姐虽然脸色阴郁,但体质是好的。”

乐斋道:“连生,你有所不知。我们大夫讲究望、闻、问、切,这望就是望气,是我们的首要功夫,‘望而知之谓之神’。周小姐脸色偏青,右腮潮红,右腮主肺,已显病症,应是郁抑成病,而且时日太久,伤及脏腑,现在只是生气仅存罢了。半年之内,必定病发不治。世人抑郁之症,都是轻慢无视,长时间拖出来的,而且心病还需心医,很难下药。”

连生道:“师叔,周姑娘心地善良,缘何有这等恶缘?我们既为大夫,本当救人出离病苦,咱们还是赶去南城门,将你刚才所说,告知他们吧,以免贻误治疗。”

乐斋叹气道:“连生,理虽如此,但人生死有命,就算告诉他们,他们也未必相信。就算相信,要起死回生也是机会渺茫。既如此,我们何不顺其自然。”

连生道:“师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

乐斋见连生如此坚持,不忍违拗,二人急匆匆赶去南城门。但见一驾马车,已出城急驰而去。连生、乐斋再左右寻找,过了一个多时辰,却哪里还有周可馨一行人的踪影!

连生喟然叹道:“难道真是命该如此?”

乐斋道:“连生,你不必过虑,或许是我看错了。待我今晚打坐入定,于定中观照,若是周姑娘还有机会救治,我们就去周庄找她。”

连生想想也只好如此。二人回到医馆,可连生却始终牵挂此事,心头闷闷不乐。

第二天一早,连生便来见乐斋,急切地问道:“师叔,昨夜定中所见如何?”

乐斋道:“喜忧参半。你是先听喜,还是先听忧?”

连生道:“先听喜。”

乐斋道:“周姑娘应该有机会救治。”

连生道:“那忧呢?”

乐斋道:“周姑娘此生命运多舛,只怕一生无子,而且我定中所见,仿佛她日后会弑夫,然后自杀身亡。”

这几句话,听得连生胆战心惊。问道:“师叔,禅定所见,就一定是真的吗?”

乐斋道:“佛言因果,分定业和不定业两种。定业不能改变,即使释迦牟尼佛在世,预见到他释迦一族会被外族入侵所灭,也无法改变。后来目犍连示现神通,将部分释迦族人用钵盆带去天上,可回到世间打开钵盆一看,这些人竟化为血水。可见定业不能改变。不定业,有可能改变,只要断绝业力发生的因缘,便能幸免。如同种子在地里,没有水、阳光、养分,就不会发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