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十章 心病自心医
破壁
新燕顿旺
2080
2018-12-10 11:16

连生道:“若如此,但劝周姑娘一心向佛,断了婚嫁念想,便无那弑夫、自杀之事了。”

乐斋道:“哪有那么简单。就我所知,凡禅定中所见,通常都是定业,只怕周姑娘的命运是难改了。我们且想想办法,如何医治周姑娘的病吧。”

连生心道:治病固然重要,可救命更加重要,如何能做到呢?

乐斋、连生找到华回天,将周可馨一事的前因后果如实禀告,只是不提乐斋昨夜入定所见等事。华回天听后,赞许道:“大医者必有大德。想不到连生到医馆不足半年,就有这样的见识和德行,你乐师叔果然没看错人。乐斋,你们就放心去吧,医馆有我呢。”

二人回屋,收拾好行装,便要赶往周庄。这时华回天拉着乐斋道:“《皇帝内经》上说:肺主忧、主悲,脾主思。周姑娘忧虑抑郁,日久必伤肺,咳嗽气喘便是病发的前兆。忧悲生思,肺脾皆伤,肺失肃降,脾不上行,心火上炎,不思饮食,则胃气枯竭,一旦炊米不进,就回天无术了。所以老夫仔细想了想,可否用反其道而行的法子,先保住周姑娘性命,再调理脏腑阴阳。”

乐斋疑惑道:“反其道而行?”

华回天道:“不错,这个法子虽有风险,但眼前病情险恶,不妨死马当成活马医。用药但攻伐肝脏,使肝木不能趁强临肺金、泻脾土,则性命暂时可保。至于具体的药方,我一时想不周全,只因伤肝之药,往往也会伤肺、脾、肾,如此便立服立毙了。”

乐斋道:“抑肝盛阳,求活肺、脾,果然是好法子。谢谢掌柜的指点,我当根据具体病症,再思量用什么方子。”

华回天道:“也只能如此了,但愿周姑娘吉人天相吧。”

一路上,乐斋表情严肃,脑海里始终在想华回天的治疗方案,几次在交叉路口都走错了。连生知道事情重大,也不叨扰。

周庄是离定阳县最近的庄子,八里地,不消一个时辰,两人便到了庄外。二人向一家农户讨了碗水喝,顺便问及周府如何去。

农户道:“周府原是定阳县的大家族,可惜这十几年,运道颇不济。前年秋天,周家小少爷和小姐去横涧山狩猎,不想有只大虫跳将出来,小少爷的马受了惊,狂奔之下,周少爷一个不稳,滚落马下,不幸被尖锐朽木刺穿腹部,当场惨死。周家奶奶白氏闻听噩耗,晕倒在床,不到半年也撒手人寰。周家老爷周剑雄,受连番打击,便意志消沉,无心照顾府里事务。前一阵儿听说族里的丝茶商队,在短松寨让匪徒劫了,这才领了护卫亲信去赎,至今未回。”

连生低声道:“弟弟和母亲惨遭不测,家里又横生变故,周小姐果然是心病已久。师叔,那日你说心病还需心医,很难下药,一路上见您低头思索,不知可有了计策?”

乐斋道:“心病还需心医……”忽然愁眉大展,喜道:“连生,我倒有个法子,只是,这法子离了你不行,你可愿意作出牺牲?”

连生不解地道:“师叔但说无妨。”

乐斋便凑在连生耳边,如此这般,好一番叮嘱。直听得连生张大了嘴巴,诧异不已,连声道:“师叔,这如何使得,您莫非是开玩笑?”

乐斋正声道:“连生,你难道想周小姐香消玉陨吗?”

连生沉思片刻,无奈道:“也罢,我权且一试。”

二人到了周府,说明来意,便有下人进去通报。过不多时,那日连生见到的强叔迎了出来,向二人拱手道:“我是周府的管家周仲强。二位请随我来。”

乐斋道:“周管家,那日我见小姐气色阴郁,想必是心病已久,不知道小姐可好些了?”

周仲强道:“唉,自打从定阳县回来,或许是受了风寒,小姐便一直气喘咳嗽,茶饭不进,已卧病在床了。你们来了甚好,我们也正准备去请大夫呢。”

乐斋心道:幸好来得及时,这病要再拖上两日,恐怕便难救了。

乐斋和连生来到周可馨卧榻,周可馨精神有些恍惚,她昨日才见过乐斋与连生,虽颇感意外,但对二人印象极为深刻,她强撑着说道:“乐大夫,有劳了。”

乐斋见周可馨额头出了痤疮,是心火上炎之症。又悉心切了脉,脉沉弦。看了舌苔,舌白腻,苔厚微黄。周小姐病情与自己先前所料不差,病状在胃气将息,但病根却在肺脾气逆。

乐斋想到周可馨年纪轻轻,竟连受命运打击,若医治不愈,便如花蕊还未绽放,已被严霜侵蚀活力,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悲凉。乐斋冲连生打了个眼色,点了点头,连生会意。乐斋便将周仲强等人拉出房门,道:“小姐的病不碍事,我们且去客厅喝茶等候,这里交给连生便可。”

“把小姐的病,交给连生这么个毛头小伙?”周仲强虽心里奇怪,却不便多说什么。此刻房里只剩周可馨的贴身丫鬟翠儿,其他人都到了客厅,上了茶,大家喝茶闲聊。

乐斋根本无心喝茶,微抿了一口,便放下茶杯,对周仲强道:“周管家,恕我直言,小姐的病是心病,而且抑郁已久,如今伤及脏腑。不用非常手段,势难好转。”

周仲强道:“乐大夫,有这么严重吗?”

乐斋脸色凝重,严肃地说道:“有!不然我和连生也不会这么着急赶来。”说罢,乐斋站起身来,向周仲强拱手道:“周管家,正因为小姐的病太过重大,形势极不乐观。所以,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还请管家您务必冷静,一切且听我安排计较。”

周仲强听后越发心生疑窦,打量着乐斋,并不说话。

这时,忽听得翠儿慌忙跑来,大叫道:“周管家,不好了,小姐叫连生气得吐了好几口血。”

周仲强大惊失色,心道: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功夫便这般严重?如今老爷不在家,是他自作主张同意乐斋和连生为周小姐治病,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可如何向老爷交代?想到这里,他直盯着乐斋,希望能得到一个解释。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