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十一章 周庄留异客
破壁
新燕顿旺
2020
2018-12-10 11:16

乐斋却笑道:“甚好甚好。你慢慢道来,小姐是怎么被气得吐血的?”

翠儿和周仲强更是迷惑不解。周仲强道:“你且说来。”

翠儿道:“乐大夫你们走后,连生便对小姐有好声没好气的,说了好些过格的话。他说:‘你们这些富家小姐,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闲出闷气来,病死原是活该。若不是那日在定阳街上,见你小脸模样长得俊俏,我是打死也不来这儿给你瞧病的。’小姐听了这些疯话,脸上便不好看,说道:‘连生,你怎么这么说话。’那连生索性又坐在小姐床沿上,摸摸小姐的手,又摸摸小姐的脸,还,还摸摸小姐……”说到这里,翠儿指指女人的胸部,满脸通红,羞得说不出话来。

周仲强听罢,一拍桌子,怒道:“后生好生无礼!我好心当你们是客人,是大夫,你却当我们周府是好欺负的么!”

乐斋忙鞠躬道歉道:“周管家息怒。连生如此做,实有难言之隐,大家且听翠儿说完,我自当给你们一个解释。”

翠儿看看周仲强,周仲强道:“你接着说,但说其中重要的话就行了。”

翠花道:“好。小姐见连生如此无礼,喝道:‘你干什么?快滚出去!’连生道:‘你喊甚么,我在把脉,望、闻、问、切。哦对了,还没有闻。’说罢连生将头靠在小姐脖子边上,左闻闻,右闻闻……”

周仲强连忙摆手打断翠儿,不耐烦地说道:“好了!接着呢?”

翠儿道:“小姐又羞又怒,挣扎着坐起来,要打连生耳光。可连生身子灵活,都躲开了。小姐气急攻心,一咳一喘,吐了两大口血。翠儿害怕,便赶紧过来禀报。”

乐斋赶忙问道:“小姐吐出来的血,可是带点儿黑色的?”

翠儿道:“我没仔细留意,可先生如此说,我倒想起来,确实是紫黑色的。”

乐斋道:“周管家,你且息怒。连生之所以如此无礼,全是老夫指使,目的就是要让周小姐怒气攻心,好吐出抑郁已久的瘀滞,散了心结。”

周仲强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这时又听见连生连跑带喊,急匆匆冲到客厅,叫道:“师叔,你害死我也。周小姐她、她拿剑要杀我,可要了亲命!”

乐斋对周仲强道:“周管家,一时半会儿我很难解释。但求您,一会儿小姐过来,问连生和我哪去了,您便说‘他们已经打点完毕回了定阳’。我和连生就在厢房小避,你们可劝说小姐回房休息。”

周仲强道:“乐大夫,出了这般事情,你们要走,我也不能放人。来人,安排两位大夫去客房休息,一切等老爷回府再说。”便有两名周府护卫,拉着连生、乐斋出去。

不一会儿,果然见周可馨拎着剑,踉踉跄跄走来,脸上气得一阵煞白、一阵通红。周仲强道:“小姐,你怎么不在房里休息?”

周可馨道:“你请的好大夫!快说,连生在哪儿?”

周仲强道:“小姐,那连生只说病已瞧好,他们二人便打点完毕回定阳了。”

周可馨更是怒不可遏,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周仲强道:“你、你……”一口气没缓过气来,身子一软,跌坐在地。

周仲强又是着急,又是心疼,忙命人把小姐扶进去好生伺候,心道:“今天这是怎么啦,一出不是一出,老爷要是回来,可怎生解释?”

这时就听有人在门外喊道:“周管家,老爷回来了!”

周仲强拍了拍额头,倒抽一口凉气,咕哝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周仲强和欧阳晏他们赶紧迎出来,但见一位身形削瘦的中年男子,大步往中庭走来。

周仲强上前行礼道:“老爷,您可回来了。事情可都顺利?”

周剑雄朗声道:“东西是赎回来了,银子也花了不少。短松寨这条线,以后怕是不能再走了。”周剑雄见府里下人们脸色不对,一个个目光躲闪,见了他便低头走开。便问道:“老周,这几天府里出事儿了?”

周仲强知道无法隐瞒,便将连生、乐斋为小姐治病的事儿,原原本本说了。

周剑雄一皱眉头,道:“竟然有这等事?你带我去见乐先生。”

周仲强带着周剑雄一行,来到客房。周剑雄进门后,定睛打量一番,见乐斋气定神闲,不慌不忙,不像是来找麻烦的江湖骗子。周剑雄道:“这位就是乐斋乐大夫吧?”

乐斋听男子言语气度,已猜到来人便是周剑雄,忙作礼道:“正是。见过周庄主。”

周剑雄道:“我听老周、翠儿他们说了小姐治病之事,请恕我见识鄙陋,实在闻所未闻,不知先生是何打算?”

说话间,眼神凌厉,瞪着连生。连生赶忙低了头,往乐斋身后躲。

乐斋道:“只因小姐的病情严重,常人难以理解,是以刚才用了非常手段,教各位担心了,罪过罪过。”

周剑雄道:“小女自家中变故,寡言寡语,不喜外出。可乐先生说她病情严重,老夫并不明白。”

乐斋道:“小姐的病,因抑郁太久,伤及肺、脾、肾脏,一旦咳嗽气喘,便是病兆,发展到茶饭不进,就是胃气无存,将入膏肓。可这是心病,以寻常药物实肺、脾,一来时间太久,二来病因不除,并不能见效。是以老夫循‘怒胜思’之理,叫连生言语轻薄以激怒之,怒气冲肝,气急攻心,一疏一泻,先吐出体内瘀滞,便可保得性命。而且盛怒之下,小姐忧悲不思,胃膈打开,便能进食。如此再用药剂调理,康复便在一两个月之间。”

周剑雄虽不懂医理,但听乐斋说得诚恳,并无推脱之辞。便道:“乐先生,接下来如何是好?”

乐斋道:“周府上下,不如将计就计,只说连生五日后再到周府复诊。小姐怒气未消,当想待连生再来时,还以颜色,心中有了念想,则忧悲无隙,必进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