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十三章 沐堂遭报复
破壁
新燕顿旺
2085
2018-12-10 11:16

提起大红袍,周剑雄喟叹道:“周家在武夷山本有四处茶园,可惜今年遭逢大旱,产量极低,加之茶路多有匪患,运回极少,多数都在南边沽售了。如今府里这等品色的,也只不到十斤了。明瑞兄既喜欢,回头带两斤回去尝尝。”

郑明瑞笑道:“甚好,那我可先谢过了。只是,我来前儿听说,周家的商队在短松寨遭了劫,不知情况如何?”

周剑雄道:“明瑞兄,说来话长。短松寨当家的姓林,叫林茂生。早年便干那打家劫舍的勾当,在定阳县是出了名的。我听说他下面人中,有一个叫马丙炎的,因灾荒逃难,无路可走,在他那里落草。马丙炎有一个妹妹,与他失散多年。恰巧,周家商队在福建泉州遇见一个叫马丙芳的女子,因说话有定阳口音,便多问了几句,她说自己老家在定阳,十几岁时给人卖给一个富商做小妾,此女竟就是马丙炎的妹妹。因为这点因缘,我们才请了马兄弟帮忙疏通,花了二百两银子,把商货赎了回来。”

郑明瑞道:“如此说来,周家还是幸运。只是短松寨匪患已久,如今已发展到六十多人,人马彪悍。不然,你我两家联手,除掉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周剑雄道:“莫非郑家也被短松寨牵累了?”

郑明瑞道:“实不相瞒,郑府在短松寨附近有一处铁矿,近年朝廷无力管辖,时而得以开采。不想林茂生他们驻扎短松寨之后,便多次骚扰,打伤矿工,还威胁说若不协商好矿价,便要闹出人命。我家宗主权衡一时,将矿停了。这次来访,了解短松寨的内情便是其一。”

周剑雄道:“那其二是?”

郑明瑞笑道:“其二嘛,便是为这个侄子而来。”

这时郑宇成站起身,捧起一个礼盒递给周剑雄,说道:“周叔叔,我听说周小姐一直身体不适,这是我家从长白山得来的一支百年山参,送了给小姐补补元气,固脱安神。”

周剑雄命人收下礼盒,笑道:“贤侄有心了!”

话说连生两日里呆在周府客房,自知当日言行无状,不敢出门,可时间长了,甚是无聊。于是趁周管家送来午饭时,便问道:“周叔,府里可有书斋?饭后我可去读书,打发时日。”

周仲强道:“后院西北方向有座阁楼,名雨潼阁,是周府藏书所在。你且用饭菜,待会儿我让王大童带你去吧。”

连生谢过。茶饭后,有一后生进来,自称王大童,二十来岁的样子,说是周管家命他来,带连生去雨潼阁的。雨潼阁在周府后院,靠近周府祭祀的先祠。雨潼阁和先祠再往后,就是周府家丁护卫们的住处和斋沐堂所在。

王大童本是跟着周剑雄去短松寨办事回来的,从小就在周府长大,和周可馨极为要好,当她是自己亲妹妹一般爱护。回府后,听说小姐受了连生屈辱,心中不快,其中原委并不细知。现在周管家命他带连生去雨潼阁,他心下道:“好你个连生,竟然一直住在府上,今日定不能饶你。”于是不动声色,将连生带到雨潼阁,见连生取了几本诗集阅读,王大童便出了阁,急忙去小姐住处。

周可馨听了王大童禀报,气不打一处来,说道:“好哇强叔,我敬你是周府的老人,你却越发过分了。连生这般羞辱我,你非但不施以教训,还当他是座上宾。”寻思片刻,周可馨俯在王大童耳边,如此这般交代一番,王大童得意,点头离去。

连生看到李白诗中有一句“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心生感叹:周府这么大,我哪儿也去不了。这时见王大童慌慌忙忙跑来,道:“连生,不好了。我有个兄弟,在斋沐堂沐浴时晕倒了。你是大夫,快去帮忙瞧瞧吧。”

连生一听,忙放下手中的诗集,随王大童出了雨潼阁。经过周家先祠,往北不到二十步便是斋沐堂。王大童停下脚,指指斋沐堂门里,道:“就在里面,你快进去吧。”

连生见王大童停下不走,心中不解,又见他焦急催促,只好迈步到了斋沐堂里屋。

斋沐堂本是富贵人家逢年过节、祭祀斋戒时沐浴的地方,相当于私家澡堂子。连生见里面光线晕暗,雾气缭绕,靠外面是一处大浴池,里面还有些小房间,摆着木桶、木勺等浴具。

连生进了门,果然见有一个人,衣衫不整躺在地上,却因浴池里水气蒸腾,看不清晰。心想:莫非这人是因为浴池的水太烫,心悸猝发晕厥?

不管怎样,救人要紧。连生上前几步,将那人翻过来,靠在自己腿上,就要去探鼻息、掐人中,想不到这人猛地抱紧连生,顺手扯烂自己上衣,大喊:“来人啊,非礼啊!”

连生听到喊声,心道:“完了。自作孽,不可活。”此人正是周家小姐周可馨。

周可馨喊声未落,就冲进三个汉子,将连生拉扯到一旁,拳打脚踢,棍棒劈头盖脸打来。连生抱着头,“哎呦”大叫,无处逃窜。

斋沐堂紧挨着家丁们的住处,欧阳宴听见喧闹,过来察看,就见周可馨在里面大骂道:“打不死你个臭流氓!”

连生道:“周小姐,是误会……哎呀,误会……”

欧阳晏一看情况不妙,忙禀告周仲强,两人匆匆赶来,冲进斋沐堂,先把王大童等人拉开。周仲强喝道:“住手!这是给小姐看病的大夫。”

其他人一看是周管家,便停了手。周可馨却不管那么多,上去连踢带骂:“叫你不知礼数!叫你胡言乱语。”

周仲强站在一旁,哭笑不得,又不好阻拦,只道:“小姐别生气,此事庄主自有安排。”

周可馨瞪了周仲强一眼,并不理会,扯着连生不依不饶,说道:“快向本小姐道歉!”

这时周剑雄、郑明瑞、郑宇成等人听得后院吵闹,一起赶了过来。只见周可馨衣衫不整,香肩微露,非要连生跪地认错。连生此刻已被打得鼻青脸肿,嘴里流血,“哎呦、哎呦”哼哼不止。

周剑雄忙喝道:“馨儿快住手,不得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