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十七章 新医初问诊
破壁
新燕顿旺
2095
2018-12-10 19:04

男子见连生不愿进门,又红了脸对连生说道:“您记起我来了?君子不计小人过。求您看在治病救人的份上,快进屋吧,不然真要出人命了。”

连生这才一咬牙,心说:“也罢,既然来了,就进屋看看再说。”

两人进了一处柴房,连生见有五六个与小乞丐,都围在床边,床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妇人脸上憋得通红,喉咙好似给堵住似的,发出“吱嗬吱嗬”的粗重声响。连生一听便知道:这是齁喘病急发的症状。

“大夫来了。”年轻乞丐吩咐其他人散开,连生忙上前将中年妇人扶起来,给她喂了一口水。妇人正在气喘如牛的时候,哪里能喝得下,“噗——”一声,反将水喷了出来。不过,妇人的喉咙仿佛是给刚刚吐出来的水稍微贯通了一下,喉部的嗬嗬声都有所缓解,但须臾,妇人又喘气如初,脸上、嘴唇都憋成了酱紫色。连生是第一次给人看病,见这情形,顿时惊慌失措,全然忘记要如何下手。

年轻乞丐道:“连大夫,您快想想办法呀。不然三娘要不行了。”

“对,”连生心道:“赶快冷静!齁喘的病,怎么治?”

齁喘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哮喘,急发起来非常危险。

“先得赶紧让病人舒缓下来,不然药都没法喝。”连生心想着,便招呼旁边的小乞丐,帮忙将妇人扶好坐起,自己在她头部、背部缓缓拍打,又让人端来一碗温水,一勺一勺地喂。过了一会儿,妇人气息暂顺。

气喘,说明肺气上逆。《景岳全书》上说:“喘有宿根,遇寒即发,或遇劳即发者,亦名哮喘。”喘宿根在痰浊,脾湿而生痰,今天天气转寒,想必这妇人病发便是因此而起,似要用药清化痰浊、肃肺平喘为先。想到这里,连生便要纸笔开方,可屋里众乞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里有什么纸笔。

年轻乞丐灵机一动,拿来一根碳枝和一块破白布。连生苦笑,也只好将就用碳枝在布上写了个方子:南沙参四钱,杏仁三钱,炙桔梗三钱,瓜蒌皮五钱,葶苈子五钱,苏子三钱,车前草五钱。写完从身上掏出二两银子,命年轻乞丐去最近的药房抓药。

约莫一刻钟,药抓了回来。连生赶紧生火煎成汤药,倒了两碗,命年轻乞丐端了一碗给妇人喂下去。连生也是满心紧张,第一次给人诊病开方子,药效将会如何?医书上讲,医者,断人生死于一瞬,事到躬亲时,才知道果真如此。

妇人喝了药,过了不到一刻钟,气喘咳嗽便明显减轻,可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痛苦。连生问道:“您这是怎么了?感觉如何?”

那妇人道:“后生,能让我看看你开的方子吗?”

连生急忙将方子递上去,妇人看过淡淡一笑道:“还好。我也是久病成医。刚才看你写的方子,和以前别的大夫给我开的大同小异。只是这些药只治得一时,以后仍旧会复发,而且越来越严重。再一个,是服药之后,我可大有罪受。”说罢她冲其中一名乞丐道:“柳儿,你扶我去茅房。这罪大着呢。”那叫柳儿的乞丐答应一声,竟是个女孩,扶她去了茅房。

连生心道:刚刚开的这几味药,都能清肺化痰,但是药性偏寒,治疗哮喘的病,就如同拿冰块去堵涌出来的寒泉,只可解一时之急。若是常用,非但不能根治,反而会加重她的病情。

过不多时,柳儿又扶妇人回到屋内。连生问道:“怎样了?”

妇人已经气乏无力。柳儿回道:“三娘又是吐,又是泻,要这么下去身体怎么撑得住。”

连生道:“不用着急。剩下那碗药倒掉不喝。我再帮三娘仔细诊断,看病根究竟在哪里。”说罢招呼三娘在床上躺好。三娘直说冷,便有人从旁边屋里拿来一床破被褥,加盖在她身上。

连生端过油灯,仔细看了三娘的舌苔,见舌白苔薄,脸色也很苍白。把脉时,脉象缓滑。便问道:“三娘,你这病是什么时候得下的?”

三娘道:“十多年前,家中遭遇变故,我夫婿和一岁大的儿子,双双溺水身亡,自那时起,忧伤过度,饮食不振,那年冬天便得了这病。这些年但凡碰上阴雨、寒冷天气,便会复发,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连生听三娘道出病因,说道:“如我分析不差,你的病,病根是脾湿太重,湿旺而胃逆,所以饮食不振,肝木上拔不疏,导致肺喘。遇到阴雨、寒冷天气,湿气更盛,所以复发。而你平时用的药,和我刚刚开的那几味药差不多,只是救急的药,性寒不对症。时间久了,寒气更甚,寒湿交融,加重了病情。”说到这里,连生停下来,想听听妇人的意见。

妇人道:“依你所说,似有根治的把握?”

连生道:“说真心话,并无把握。我只是慈济医馆的学徒,叫连生。今天是我第一次为人诊病,你若是信得过我,我便重新给你开个方子,至于药效如何,还要再看的。”

妇人笑道:“难得你有这片心,罗三娘便把这病放心交给你罢。”

连生也笑道:“好,难得您相信我,我当尽心尽力。”

连生心思闪念,拿起树枝在地上画了一张人体五脏的生克图:肺气虚→脾阳虚→肾阳虚→阴阳两虚,是由阳虚日久,阳损及阴,导致阴阳俱虚。加上罗三娘家中变故,忧悲阻滞,饮食不振,这病兆是肺逆痰浊,病根却是脾胃阴阳俱虚。当用温补之方,振奋胃气,化解脾湿。

于是连生用刚才的碳枝、白布,在反面另写了一个方子:茯苓、甘草、半夏、干姜、细辛、橘皮、桂枝、砂仁。斟酌半日,除砂仁、细辛注明为两钱,其他各味药均为五钱,一共开了三付,命年轻乞丐再去抓药。

一会儿功夫,钱三回来,连生赶紧把药煎好让罗三娘服了。服药后没有特别反应,不久她便沉沉睡去。连生又候了一个时辰,未见异常,便叮嘱钱三、柳儿他们,等三娘醒了,再煎一付药服下,说自己明早再来看望,便赶回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