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十八章 授剑罗三娘
破壁
新燕顿旺
2130
2018-12-10 19:05

第二天一早,连生赶去罗三娘那里,还未进屋,就听里面传来笑声,罗三娘和柳儿、钱三等人正围坐一处喝粥。众人见连生来了,都起来招呼。

罗三娘道:“连兄弟,真谢谢你了,从昨夜后半夜开始,咳嗽气喘就基本停了。早上醒来,精神特别好,很想吃东西,这不,热粥都喝了两碗。”

连生听后大喜,忙道:“那我便在昨天的方子里再加一味熟地黄五钱,您照此再服七剂,就可痊愈。”

罗三娘既惊讶,又欢喜,说道:“连生,我早上看了你开的方子,除了甘草和橘皮,其他的药和以前那些大夫开的截然不同,现在你说要加熟地黄,那不是补肾的药吗?如何能治咳嗽气喘?”

连生解释道:“茯苓去脾湿,甘草补脾胃,半夏燥脾湿,还能帮助胃气下行,干姜是暖脾肾、燥湿的,橘皮用于梳理肺经,止咳降逆,桂枝暖肝升陷,砂仁则是醒脾开胃的。只是砂仁、细辛两味药性较猛,所以我减少了些分量。现在加熟地黄,为的是滋补肾阴,就是怕细辛药性猛,调取肾水太过,用熟地黄可防患于未然。整个方子,目的都是调理脾胃。这才是你哮喘十几年的元凶。”

罗三娘听后钦佩之极,赞叹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对病理竟有这般独到的见解,假以时日,定有大成。”

连生道:“大成我可不敢想,但求急难时救得一人是一人。”

罗三娘道:“今早我问钱三缘何请了你来。他说你们是不打不相识,钱三,你说吧。”

钱三脸色通红,说道:“几个月前,我见柳儿他们饿得不行了,正巧县衙向僧道派赈济粮,便趁一个小和尚不注意时,偷了他一张度牒。没成想连生出面,跟王主簿说要他日后留意谁在用青山寺本净和尚的度牒领米,那便是小偷。害得我领米时被王主簿知晓,挨了二十记板子。自那以后,我便觉得连生是个剋星。后来嘛,连兄弟也知道了。”

原来了知和尚丢的度牒,也是钱三所为。连生听罢,笑道:“怪不得那天你偷周家小姐的钱包,给我抓住时你说了一句‘又是你这个死剋星’。可这不能怪我,只怪你自己行事不端,又碰上我这阳气旺的,次次都能制住你。”

罗三娘道:“这帮孩子命苦。连生,你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吧。”

连生想了想,说道:“灾荒时节倒也罢了,要是大家常期这么下去,恐怕要误入歧途。我刚才念及一事,说出来看大家意见如何。昨日我们慈济医馆的少东家回来,说江洲、安庆两家大药房指定要我们医馆的几味药丸,制作量颇大,我看大家不如陪我一起制药丸吧,药材都是少东家买回来现成的,制作难度并不大,只须谨慎着依法炮制便可。用制药得的赏钱,大家既有饭吃,也不需再走老路。”

“制药丸?”钱三、柳儿等人均是面面相觑:“我们可从来没做过。”

“没做过可以学嘛。”罗三娘朗声道:“连兄弟如此美意,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谁要是敢不从,小心我打你们屁股。”说罢罗三娘从床上摸出一把剑来,表情严厉地晃了晃。

罗三娘这么一说,五六个乞丐都纷纷同意。柳儿见罗三娘心情大好,跑到她身边哀求道:“三娘,你先前教我们剑法,只教了三招,说等我们长进了,才教余下的。眼下我们帮连生制药,是长进了不是?”

罗三娘笑道:“你这丫头,就记着学三娘的剑法。”

连生道:“三娘,想不到您竟是个女中豪杰。”

罗三娘笑道:“什么女中豪杰啊,不过是家破人亡之后,四处流浪,偶然遇见一位道长,他教了我几套剑法防身罢了。一年前,我到定阳,钱三想偷我的钱包,被我逮个正着。当时见孩子们身世可怜,便在定阳陪了他们半个月,教给他们几招剑法防身。”

说着话,连生帮罗三娘煎好了药,便端过去,看着她服下去。罗三娘见连生忽然没了言语,只顾盯着自己喝药,便笑道:“小鬼,你怕三娘会偷偷吐出来啊?”

连生脸色一红,说道:“不是。我见您和这几个孩子亲如母子,忽然想起我师父了。我从小也是孤儿,要不是遇见师父、师叔,现在不知道会变成怎样呢。”

罗三娘看看连生,忽然眼眶潮润,轻声道:“说起来,我那苦命的孩子若还活着,如今也是你这般年纪了。”

连生知道罗三娘心中悲苦,拉着她的手道:“若三娘不弃,我便是您的儿子。”

钱三、柳儿他们也都走过来,抱着罗三娘道:“我们都是您的孩子。”

罗三娘见状,破涕为笑,说道:“那从今以后,你们可都得听娘的话。”众人齐声点头应许。三娘道:“今儿高兴,药也喝了,不如咱们练剑去!”

众人欢呼雀跃,每人选了一根树枝,把先前罗三娘教的剑法练了一遍。连生看他们招数虽然并不复杂,却是一气呵成,优美无比,忙拍手叫好。

罗三娘拉着连生道:“连生,你也一起吧,娘要教你们全套玉宇剑法。”

连生开心地答应了,也折了一根枝条,加入练剑的队伍。

回到医馆,连生便向华掌柜请示,问能否邀请邻居小伙伴们一起制药。华回天欣然同意,只叮嘱连生确保药丸的品相。连生满口答应,欢快地跑去后院。

接下来的半个月,连生每日早晚,都去罗三娘那里学剑。几日相处,他跟一干小乞丐也都厮混熟了。除了钱三和柳儿,王四是个小胖子,多走两步都气喘,高五、何六比较淘气,年龄比连生小三岁。还有一个叫赵二,因为在竹品店做学徒,并不常来。

天气好的时候,连生便教大家制药。一开始大家工序不熟悉,进度较慢,三五次之后,制药速度便快了许多,每做成一瓶,华掌柜赏三文钱,一个月下来,不但大家的吃饭问题解决了,还有所结余。

罗三娘的病也逐渐痊愈,除了早晚教孩子们剑法外,也偶尔外出,叮嘱连生和柳儿带头。连生对玉宇剑法掌握得颇为纯熟,一套练完,心到、剑到、眼到,丝丝入扣,潇洒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