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二十四章 婵娟谁与敌
破壁
新燕顿旺
2112
2018-12-20 19:41

这时酒菜都已上齐,郑明龙端起酒杯,说道:“难得今天贵客盈门,明日郑府武考,本是郑氏宗族的传统,凡十六岁以上的男子,通过武考,便可参与宗族事务,协理各房事宜。只是今年,除了族里二十多位男丁,还有我们家宇成、依玲,明瑞家的宇青也参加,所以想听听诸位意见,这武考要怎么举行,才更妥当。”

郑宇成道:“参照以往,大家先各自演练一套武艺,然后分组比试不行吗?”

郑明龙笑道:“我忝居宗主之位,你们要是对上族里其他人,他们难免手下留情,失了公允。若照以往规矩,前三名赏赐如意一柄。有你们三人参加,岂不是全归了你们?”

静玄上人道:“我看宇成、宇青和依玲就当是表演赛吧,由宇成、宇青两人可以对练。”

郑明龙频频点头,静玄此话正合他的心意。如今中州各处都不太平,郑府的生意受到很大影响,万一朝局又不稳,天下大乱,郑府必定是各方冲击的目标。不如趁郑氏宗族武考的机会,让族里更多的有为青年出头,为各房队伍注入新鲜血液,才是应对时局的万全之策。

郑依玲道:“不好不好,我没人对练,大家岂能看出本小姐武艺超群?”

郑明龙的妻子曹俊芳笑道:“府里的事儿,自然有男人去担当。你啊,一个女儿家。十六岁以后,你爹爹操心的就是怎么能把你嫁出去,让你参加武考,热闹热闹,就已经是破天荒的例外了。你还真想凭此扬名立万,名震江湖啊?”

“娘,我怎么就不能替郑府分担大事啊?古时候穆桂英还能挂帅杀敌呢,女儿学了这身本领,将来沙场征战,封侯拜将,也未可知。”

静玄上人笑了笑,看了看在座的几位年轻人,忽然道:“其实,依玲小姐想要找人对练,我看在座倒有一位适合。”

“哦?”郑明龙奇道:“难道周姑娘也学过武术?”

周可馨一惊,说道:“不会啊。从小爹爹只让我读书,从未学过武艺。”

静玄上人道:“我指的是这位连兄弟,我看他目光锐利,脚步轻灵,应该是位练家子。他师叔乐斋先生,功夫恐怕更是了得,气息绵长至海底,练的是内家拳呢。”

乐斋闻言忙起身道:“上人言重了,我原是出家僧人,参禅打坐是有的,偶尔习一些禅武拳术,只为强身健体而已,谈不上功夫。小侄连生,也只识得一些皮毛。”

静玄道:“那便是最好的。明日不妨请连生陪同依玲对练。一来,本就是表演性质,让武考更加热闹,二来,连兄弟学拳时日还短,也不至于打伤依玲小姐。”

郑依玲忙道:“什么呀,我看连生要小心着,别让我给打伤了才是真的。”

周可馨听了,低头掩嘴一笑,想起两个月前,连生在周府挨的一顿揍,心道:“连生会功夫?我确实很难相信。”

连生道:“使不得,使不得,我自个儿练一套拳还马马虎虎,可从未与人对练过。”

郑明龙听了笑道:“这倒无妨,你们饭后可以先商量商量,只需打得不难看就行了。”说罢,郑明龙举起酒杯,说道:“就这么定了,待明麒、明瑞晚些时候回府,我便把这规则跟他们说清楚。明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本事拿走这三柄如意,老夫日后定当倚重于他。来,我们干一杯,预祝明日武考顺顺利利,也希望宇成、宇青和依玲莫丢了郑家的颜面。”

饭后,郑依玲着急拉着连生去了武考场。校武场在郑府东门,有一片直径四百多米的平地,中央有一处高台,用木板铺得平平整整,四周木桩、绳条,都用棉布裹着,为的是保护比武者不受伤害。高台上还有刀枪剑戟等各种兵器。连生从兵器架上拿下一把剑,拔出来一看,甚是奇怪,问道:“怎么是木剑?”

郑依玲道:“何止是木剑,其他所有兵器都是木质的。”

连生再仔细一看,果然,刀枪剑戟,凡钢铁部分,都改成了木头。

郑依玲道:“这校武场平时供人练习武术,三年一次,郑氏宗族在这里举行武考,选拔年轻人才,都不需要生死较量,所以兵器都用木质的。但是,你也别小看木质的哦。”说罢郑依玲举起木剑,“啪”一声削在连生肩上,又“噗”地刺在连生肚子上,直打得连生眼冒金星,痛苦不已。

“怎么样?疼吧?”郑依玲呵呵一笑道:“你若是想明日少吃苦头,现在就得听我的。”

连生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疼得直哼哼,说道:“我都没防备……你下手也太重了!”

郑依玲毫不为意,笑笑道:“明天呢,我先练一套八卦掌,再使剑与你对练。明白吗?”

连生道:“八卦掌没我什么事儿,你就说说我们对剑的事吧。”

“我学的剑法,叫婵娟剑法,你瞧好了。”说罢郑依玲挥起木剑,使了一整套婵娟剑法。

连生站在一旁,越看越奇怪,觉得这套剑法和自己学的玉宇剑法非常相似,只不过剑招更加复杂,需要脚步轻灵、手腕和腰肢更加柔软,才能练得好看。便问道:“你这套剑法都有些什么招数?怎么那么花哨?”

郑依玲道:“这套剑法,是我十岁那年,静玄上人来府上作客时教给我的。共有十五招三十式。分别是:月明今朝、把酒问天、乘风归去、绮户常照、长向离人……”

“等等,”连生越听越奇怪,这些招数的名字,不也是《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里的吗?难道婵娟剑法和玉宇剑法真是一套?连生道:“最后一招,我猜是‘但愿人长久’?”

“瞎说,都是四个字,叫‘人天长久’。”

连生听得暗喜,心道:“这下不用担心了。她的剑法和自己的剑法,确确实实就是一套完整的对剑舞蹈。既然是对剑舞蹈,当然不存在危险了,只消自己紧跟她的节奏,你来我往,就能达到郑明龙所期望的‘既好看,又不至于受伤’的要求。”想罢,连生挥挥手道:“二小姐,连生有些乏了,要回房休息,你自个儿练吧。”说完哈哈一笑,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