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二十七章 玄女下凡尘
破壁
新燕顿旺
2013
2018-12-20 19:42

郑依玲斜劈一剑,倒身一个后翻。而连生是侧身跨步,收剑于身后,抬右手揽月于怀。这侧身,正好避开郑依玲斜劈;跨步,正好合上郑依玲的后翻;一抬右手,竟然是将空中的郑依玲搂在怀里,双方历经生死后相拥静立,来表达“千里共婵娟”寓意。

台下掌声雷动!

郑依玲知道对剑终于结束了,她搂着连生,忍不住呜呜抽泣。刚才的十分钟,这个小丫头好像已经长大了。连生搂着郑依玲落地,也是脸色苍白,感觉方才所经历的,以及眼前所见的,都似梦一场。

台下还有一人,周可馨,正呆若木鸡,还未从刚才的惊悚中摆脱,仿佛那个她曾经认识的连生,正离她越来越远,形象越来越模糊,她已经看不清连生是谁,将来会变成谁了。

郑明龙、静玄上人、乐斋等人,各自长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郑明龙急步走上高台,扶着神情恍惚的女儿,高举她的手,倾听如潮般的喝彩声。他感到幸福,更感到幸运。

连生收好公孙剑,跃下高台,和乐斋相互拥抱,像是在说:好险,但幸好没事。

武考进入尾声,高台上鼓声大作,余音震空。这时自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郑府好不热闹,今天来的真是时候。”话音刚落,人群中闪出一条道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笑容嫣然,衣袂飘飘走向高台。

郑明龙拱手道:“不知何方贵客光临,有失远迎。”

女子道:“圣女教座下,金玄女白玉荷。”

郑明龙和静玄上人都是一惊,传言中的圣女教,怎么会来郑府?而且来的还是教下五玄女之一的白玉荷!

郑明龙诧异道:“郑府与圣女教素无往来,不知玄女所为何事?”

白玉荷笑道:“我圣女教以救助世间苦难为怀,行事低调,不想江湖中颇有传闻,说圣女教行事诡异,是邪教乱流。教主便命我等,广邀武林朋友,莅临我教玄女升床大典【注】,定于五月五日庐山五丈坪,我是向贵府派请柬的。”说罢向郑明龙呈上帖子,“中州各派,同是一家,圣女教愿广交八方朋友,不知郑宗主可否赏脸?”

郑明龙略略沉吟,收下请柬道:“圣女教升床大典,乃贵教盛事,只是郑家俗务甚多,届时未必能亲临,但一定派人前往恭贺。”

“如此,玉荷谢过!”白玉荷扫了静玄上人一眼,欠身施礼:“请问道长可是三清观住持静玄上人?”

静玄一摆拂尘:“正是本座。”

“我教主向来敬重上人威仪,特命我呈柬相邀,还望拨冗光临。”

静玄收了请柬道:“三清山与庐山相隔不远,我要不去,就显得见外了。”

白玉荷听后大喜,说道:“圣女教上下,深感荣幸!”说罢对众人拱手道:“恰逢贵府武考大事,不敢叨扰。此行还要去定阳县访一位连生小友。告辞。”

“且慢,”静玄听到“连生”的名字,吃惊不小,“连生就在府上,请稍候片刻。”

白玉荷大喜过望:“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时乐斋带着连生过来。白玉荷看见连生怀里捧的剑,笑道:“连生小友?我们教主邀请你参加玄女升床大典,你可一定要去哦。”

“什么玄女?升床大典是什么?”连生一脸迷惑。

白玉荷递上请柬,呵呵直笑:“你去了就知道,是故人老友想见你。”

这时静玄上人对连生道:“连生,能否借剑一观?”

连生答应一声,把剑递过去。静玄抚剑良久,长叹一声:“四十多年没见了。你师父冲虚道长,最近可好吗?”

“冲虚道长?”连生看看乐斋,说道:“上人误会了。我的剑法是一位妇人所教。昨天见依玲小姐使的婵娟剑法,与玉宇剑法是一套,所以师叔才命我捧公孙剑来,望上人指点其中奥妙。”

“哦,”静玄上人脸上浮现一丝失望,瞬即又道:“玉宇剑法和婵娟剑法,确实是我和师兄冲虚道长所创。可惜造化弄人,四十年一别,已经剑是人非了。”

白玉荷在一旁道:“这把剑和我们圣女教也颇有渊源,相信静玄上人会在升床大典上有所发现的。”

“是吗?看来庐山之行,我是非去不可了。”静玄默默地说道。

白玉荷见诸事已办,便告辞而去。

武考结束,郑明龙奖励郑宇成一块花钱,像盘子一般大,用于压岁或者年节时府里花灯的吊坠,是富贵人家特别定制的。郑府一共有三块,一块是宝园钱庄镇店之宝,还有一块仍由郑明龙保管。

乐斋见曹氏一切都好,便告辞要走。周可馨寻思自己在郑府作客多日,恐父亲挂念,也向郑明龙请辞。郑依玲、郑宇成送连生等人到庄外,依依不舍。

郑依玲瞟了一眼连生,却对周可馨道:“馨儿姐姐,宇成哥去汉阳,我们约好一起哟。”

周可馨道:“我回去禀明父亲,有准信就通知你。”

郑宇成道:“依玲妹子,谁说你也去汉阳了?”

郑依玲道:“我不去,商队安全你能负责吗?昨日武考,咱俩谁的掌声最热烈?”

郑宇成一时无语。郑依玲也不理他,还是瞟了一眼连生,问道:“你去庐山,什么时候启程?”

“额~”连生去留未定,不好回答。

“要我说,大家一起最好,别以为自己练过一套剑法就了不起。”郑依玲撅着嘴,冷言道。

周可馨噗哧笑道:“连生,我们离得近,得了消息,我让强叔通知你。”

连生点点头,不敢多看郑依玲,便先上了马车。

郑宇成道:“周姑娘,那我们可说好了。”

“嗯,我们回去了。”周可馨请乐斋上车,自己也扶身上去,示意欧阳晏启程。

身后,郑依玲低头不语,见马车已经远了,哥哥又在催促,只要拖着步回府。

【注:古时的“床”是指尊贵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