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一卷 英雄出处 第二十八章 童谣宣谶纬
破壁
新燕顿旺
2048
2018-12-20 19:43

三日后,肖峰、郭子明持如意献给郑宇青,郑宇青心中大喜,正式收他们在三房做了管事。而郑明龙却亲自登门,请了郑进东、郑之敏去郑宇成那边帮忙。对于郭子明的离去,郑宇化并不以为意,反倒从武考青年中物色了郑化强、郑惟英两名败将,收入二房。

三月十五日郑府家宴,郑明龙道:“汉阳同知许冒,其父曾是家祖郑赐幕僚,这些年将汉阳治下的漕运、盐铁生意,都让我们郑家一起经营,是郑家最大的恩主。如今朝廷组织吏察,许同知进京述职,我们必须全力支持,许冒若能荣升知府,便是郑家的福音。”

郑宇成道:“爹,两年前我曾随您去汉阳,许同知对我有印象,这次不如由我前去,顺道参加圣女教升床大典。您意下如何?”

郑明龙示意他坐下,说道:“你毕竟年轻,官场上谈话,未必听得出弦外之音。”

郑明麒上前道:“宗主,许同知想晋升,花费打点不在话下,治下的政绩也在考虑之内。我看不如我陪宇成侄儿前去,遇事好有个商量。”

郑明麒打理钱庄生词,这次的事情钱是最主要的,郑明龙就等他这句话,当即笑道:“如此甚好。明瑞,我们家的碧螺春,一直是朝廷贡茶,只是如今时节不对,旧茶用得差不多了,新茶还未上市。许同知上京打点,我看周家的大红袍极好,不如去求些来,花费重金也在所不惜。”

郑明瑞道:“我听说周家也只得十余斤上好的大红袍,需请他们额外筹备才行。”

郑明龙笑道:“此事不难。宇成的婚事也该提亲了。如今周家实力大不如前,我家宇成应该不会埋汰他们小姐吧?”

郑明瑞道:“那是当然!只是,求三十斤茶叶,真要允了宇成的亲事?”

郑明龙看看郑宇成,问道:“宇成,你说说。”

郑宇成早前在周家,觉得周可馨病泱泱的,形容仪态一般,但这几日与周可馨相处,见她的才情谈吐,皆脱俗不凡,已心生好感,周可馨离府,又时时思念,便红了脸说道:“可馨姑娘端庄可人,斯文得体,孩儿听爹爹的。”

郑明龙看过他二人梅园对诗,心中已知一二,此刻更是了然,便笑道:“好。明麒、宇成先去周府提亲,再与周可馨携手同行,让周家顺道筹办茶叶。”

郑明瑞见宗主有了决定,不便多说,几人各自告退。

郑明龙的妻子曹俊芳,见其他人已离去,说道:“你啊,宇成的亲事早有约定,何必着急。倒是我们家依玲,你向来不管不问的。”

“怎么?依玲有心上人了?”

“你不觉得自从武考之后,依玲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一说倒真是,以前话多爱笑,像个小子。这几天怎么这么安静?连走路都本分起来了。”

“是啊。我就担心,她是不是对连生……”

“嗯,”郑明龙频频点头,“自从与连生对剑之后,依玲性情大变。”

“要我说,你是不是着人打听打听,连生是何底细?若靠不住,也好趁早解了女儿的心结。”

郑明龙笑笑,郑依玲这孩子他从小就宠着,如今到了花季怀春的年龄,是该考虑婚事了。而且,他对连生印象极好,说道:“连生这孩子,我看不错。要说财富地位,郑家未必稀罕,但是忠厚可靠,一表人才,倒是郑家选婿的首要条件。”

曹俊芳道:“你有主意就行,我就怕你光顾着府里的杂事,反将女儿的婚姻大事忘了。”

郑明龙伸手将曹俊芳揽在怀里,笑道:“有你在身边,忘不了。”

曹俊芳啐了他一口,笑道:“去,你少来。”

“轰隆——”

夜半时分,忽然春雷巨响,天空闪出一条霹雳银蛇,将中都皇宫正清殿劈落一角。与此同时,一匹驿马连夜疾驰,万里加急,奔皇宫而来。

当今皇帝欢睦,推开身边几位赤-裸的宠妃,很不情愿地起了床,披上衣服。有侍女端上盥洗盆,“啪”地被他掀在地上。

“滚!”欢睦喝到,“自打改年号为顺,就从来没顺过,加急密报已经是第三封了。是谁出的主意?朕非治他一个欺君之罪。”

欢睦是中州靖国第十一位皇帝,恣意荒淫,迷信暴躁。上有所好,则下必甚焉。这封加急密报,是河南知府翁政仁所奏,进呈两事:

第一件,说河南多地民众抗旨,不服劳役,聚众造反,翁政仁已派兵镇压。请旨:黄河决堤还要不要修,继续修恐造成更大范围的民变。

第二件,说晋、豫民间有谶纬童谣传唱:“敬恩死,圣教兴。均田地,开太平。药王出,救黎民。转轮王,周连英。”翁政仁感到事情重大,便上了这道加急奏折。

第一件事,欢睦不太在意。黄河决堤年年有,修来修去都不见效果,再加上户部侍郎奏报:决堤虽造成沿岸村民死伤,但是下半年泛滥区土地更加肥沃,反而能丰收促产。今年黄河再次决堤,国库空虚,他根本不想修。朝廷众臣,唯独工部郎中曹敬恩,力主修堤,说是为百姓性命、江山社稷万年着想。结果,闹出民变来了。

第二件事情,让欢睦感到不详。历朝历代,民间谶纬、童谣,应验的不少。就算不是神仙真言,也难保没有谋逆之人借此妖言惑众,煽动民意起来造反。

“众爱卿,此事该作何处理?”

几位近臣半夜被催进宫来,仍是睡眼朦胧,听到皇帝问话,老臣周标重气愤填膺地启禀道:“黄河决堤还不至造成民变,其过在修堤,其罪在曹敬恩。依老臣之见,不杀曹敬恩不足以平民愤。如今四海承平,正清殿却被雷劈中一角,不正是老天警告我们:朝廷之上,有奸臣未除吗?”

督察院左都御史加尔汗,出列说道:“周太傅,您莫不是因为儿子周兆贤被曹敬恩弹劾一事耿耿于怀?皇上,臣只怕杀了曹敬恩,恰恰应了童谣的谶言:敬恩死,圣教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