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正文 第二章 ,前世今生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
胭脂雨@樱熊
2151
历史久远

雷鸣乍响,妖冶的火光直冲天际,碎裂的宫宇昭示着希望的崩裂,黯然的宫殿充斥着萧条的气息。

她携带着浓厚的怨气就这样飘飘荡荡在三界的夹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得不到解脱,更无法被救赎。

不知道漂泊了多久,她恍惚间看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梦昙花,层层叠叠的将她笼罩。

“一场繁华一场梦,一曲霓裳一曲茫,缥缈云开不得见,终是春雨雾人心”

缥缈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她心间明悟,

“原来,希望,从来不是靠忍让得来”

纷飞的思绪在空中摇摆,似是化作了一只凤凰蔓延在天际,

“昨日已去逝流水,烟消悲喜往事嗟。洒泪祭奠别旧梦,轻装扬帆荡长河。”

“既是悟了,那不如重来一场。”

缥缈的声音又开始在耳边回荡,夏婉璃压抑住心头的悲伤,诧异的抬头。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竟能获得如此垂青,获得着重来一场的机会。

凤凰涅槃,展翅翔空。刹那间便是错乱了乾坤!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伴随着柔和的微风摇摇摆摆,偶尔一两滴拍打在窗上。

馨梅苑,

夏婉璃自从醒来便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死死地抓着床单,怔怔的看着头顶粉色花帐的帐顶。半晌才确认,这曾经是自己最爱的绣帐,粉色碎花的织锦云纹缎面床幔,四周还缀着红珍珠的淡紫色宫绦,听冯妈妈说这是自己娘亲当年嫁过来时的嫁妆之一,只是当年夏婉云一直说她喜欢,自己拗不过,便送给了她,如今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夏婉璃正在发呆之际,帐幔里的响声惊动了外面候着的丫鬟婆子,一个苍老柔顺的面庞映入了夏宛璃的眼帘。

“我的小姐啊,你可终于醒了”说着,眼角便淌出了眼泪。

夏婉璃不禁有些呆愣,这是,冯妈妈!自己记忆里除了祖母以外最疼自己的人!只是,冯妈妈不是早已被识人不清的自己发卖了吗?

“小姐,您是还有哪里不舒服么?”冯妈妈一脸急切的看着夏婉璃,眼中尽是一片关切之意。

“我这是怎么了?”夏婉璃下意识的问了出声,只是这一开口却是将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张开嘴发出的声音虽然沙哑却透露着稚嫩柔软,哪是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人的声音?

夏婉璃不禁想起了之前那个缥缈的声音,是了,自己真的重来了!蒙上苍垂怜!自己如今竟真的重来一世了!

看着眼前粉色碎花的织锦云纹缎面床幔和冯妈妈苍老的面容,夏婉璃一阵晃神。

闭上眼睛,身边仿佛还萦绕着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梦昙花,这一片粉嫩的少女闺房显得是那么不真实。

她贪婪的呼吸着人世间的新鲜空气,感受着自己重新拥有的鲜活生命,稚嫩而蓬勃,这一切好似做梦一样却让她感觉到了从未拥有过的幸福。

她强迫着自己调整好因激动而有些紊乱的呼吸,心绪却始终无法平复。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吗?”看着有些呆愣的夏婉璃,冯妈妈不禁有些担心的开口问道。

是了,她想起来了,这应该是她九岁的时候。

此前是上清节,婉璃作为一府嫡女,自然是要去为亡母扫墓的。

现在的她便是因为去为母亲扫墓,才在回来的途中遇到了山贼,多亏了身边的丫鬟若白是外公威远侯怕她在府里受气才特意送来的,自小便习了些武,然后拼了命的将她带了回府。

上一世,因为这件事,夏宛璃受了惊吓而发起了高烧,不眠不醒整整就是三天三夜,而她在醒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泪流满面勤勤恳恳照顾她的薛氏,她自然是大为感动,之后的日子里对薛氏越发的孝顺,就是对薛氏所出的儿子女儿也似嫡亲的兄妹般看待。

甚至到最后父亲想将她扶正的时候。自己也是万分赞同。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对母女最后将自己推向了地狱!甚至连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且在她死前可是听得真真切切,这个薛式便是害死自己母亲的真正凶手!现在想想,自己分明是被利用了个彻彻底底,却还傻乎乎的将薛氏母女当作最亲近的人。

若白~想到这个名字,夏婉璃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想想上一世,就是在她醒来后,薛氏以若白和山贼勾结背叛主子为由,借机发落了若白,让自己白白没了大丫鬟,于是只好提了她安插的青荷和白翠两个二等丫头在身边,之后这两个丫头没少在自己身边说父亲和祖母的坏话。

也是因为此事让父亲觉得自己狠毒,从而越发的疏远了自己。只是自己当时错以为薛姨娘对自己推心置腹,从而也不曾深思。白白可惜了若白的忠心义胆。

思及此处,夏婉璃下意识的抓住了冯妈妈的手,

“冯妈妈,若白呢?”夏婉璃着急的问道。

听到小姐问若白,冯妈妈,刚刚擦拭了的眼角又开始淌起了泪水。

“小姐啊,你可要救救若白啊!若白她,被关在柴房里,薛姨娘怀疑是若白跟山贼勾结害的小姐,要把她杖毙掉啊!”

是了!上一世,冯妈妈也曾这样哀求过自己,可是自己却正是深受薛氏蛊惑的时候,冯妈妈提醒自己要小心薛氏,自己却一点都不信,反而受了薛氏的教唆认为冯妈妈是奴大欺主,任由薛氏将冯妈妈给发卖了。

现在想想夏婉璃的心里真是充满了苦涩,上辈子的自己就是个脑子拎不清的,也怪不得最后落得那么个下场。

看着冯妈妈蓄满了眼泪的眸子,夏婉璃只感觉既愧疚又难过。

替冯妈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夏婉璃凝了凝心神,继而开口:“冯妈妈,你放心,我的人还轮不到一个姨娘处理!”

听到小姐果决的声音,冯妈妈愣了愣,继而便是欣慰,小姐她一直以来最是听从薛式的言语,今天却好像不太一样了。

“小姐,那您准备如何处理?”

夏婉璃蹙了蹙眉头,思想到,上一世,薛氏是在自己醒后过了有两三天才找到的证据处理的若白。现在自己若是贸然出手必然是要引人怀疑的。

摁了摁眉角,夏婉璃直了直腰,悠悠的开口:“冯妈妈且放心,此事不急,我自有打算,现在,我要先去拜见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