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四章 比试
偷吻王妃:深情王爷轻点撩
麻花豆
2026
2019-01-20 22:01

不过凌天望却诡异的明白了周若安话语中的含义,没再说什么。

经过之前的这一场比试,他也终于明白了,周若安能够拿出来的训练方法对于军队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如今他的手下有数十万兵马,在其他人看来,也是精兵强将,但是周若安那二十三个人只是训练了七天,就已经可以和五十精兵相比。

凌天望不由得在心里思考,如果所有的将士都如同周若安那般训练,他是不是会更有把握一些!

想到这,凌天望的眼睛有些发亮,低声问道,“你们觉得周若安的训练方法如何?”

副统领心里虽然依旧有些不情不愿,却干脆利落地拱手回应道,“妙极!”

他的评价并没有出乎凌天望的意料,i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手指一点点的在扇子上摸索。

“不过,周若安为什么会懂这些?”凌天望忍不住低声问道。

没有谁能够回答他的疑惑,就像是没有谁知道你是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那么大的改变。

“或许是受到了仙人托梦,”副统领犹豫了一下,微皱着眉说道。

凌天望哼笑了一声,散开的折扇遮挡了他的表情,让人不知道他如今的心情如何。

虽然时人多信鬼神,但是却并不包括凌天望!他曾经见过那么多求神拜佛的虔诚人家,可是如果不自救,最终得到的也只是家破人亡而已,无论他们如何的哭喊,被祭拜着的神灵也没有谁帮他们一把。

所谓的神灵只不过是上位者传出来的谣言,为了更好的统领这些愚昧的民众而已!凌天望心里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却没有冲着外人表露心意的打算。

一历朝历代,废了无数时间才铺好的局,他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心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的想法,凌天望很快平静了下来,漫不经心的叹道,“也只有仙人托梦这一个可能了。”

“不知道周家知不知道这一点,”副统领忍不住思考道,脸上迅速而夸张的扯出了一抹笑容,压根儿没有任何的意味。

凌天望和三皇子一脉有不少的摩擦,听着副统领的话,心里很是得意,不过口中依旧警告道,“不要走露消息,周若安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

副统领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干脆利落的点头应道,“属下明白!”

自此,再不说关于周若安的任何事情!

前面,也不知道周若安说了什么,引起了小队里一阵欢呼,而败者则垂头丧气的站在旁边,偷偷默默的打量着周若安。

“就是这个女人,那些人才被他训练了七天!”旁边围观着的将士,有人忍不住偷偷摸摸的感慨道,“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和他的训练有什么关系!说不定是那些人本身就有些本领,他只是凑巧把他们整合在了一起而已!”有人很看不惯周若安作为女人却在外面抛头露面的行为,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抱怨道。

“你这说的什么傻话!”旁边的人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拍着自己的胸口,保证道,“我可是认识那里面的人,七天前还是个拖后腿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那人听到旁边人的反驳,顿时气红了脸,扬声喊道。

很快,那些持有各种想法的人就自动自发的分成了三派,一派对周若安很是推崇,一派则对他满是鄙夷,认为她不守妇道,而最后剩下的人则两不相帮,只期望着自己也能够受到这样的训练。

他们当兵是为了建军利益,每一次都直愣愣的冲在前方,只想着好好的训练自己,尽量在建功立业的途中活到最后,因此,这类人看着周若安的目光很是灼热。

看着面前喜笑颜开的下属,周若安的表情也放松了许多,保证道,“之前答应你们的事情还算话,保证让你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好!”那些人齐声应道,随即哄堂大笑。

因为赢了那些平日里不敢招惹的精兵强将,那些人如今很是得意。

“没想到这七天的训练真的能让我们赢了他们!”

“我一开始还以为我们必输无疑呢!”

“想想这七天的训练虽然很累,却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我再也不想着偷懒了!”

杂乱的声音相互纠缠,显得闹哄哄的,让周若安很是头疼。

他抬手压了压额角不断蹦跳的青筋,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群兴奋的人。

随着他的视线不断扫过,那些人心里翻腾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自动自发的又站出了一开始的队列。

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人群,周若安的眼里这才划过了一丝满意,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放松。

“接下来的训练翻倍!”周若安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那些人愣了一下,心里彻底冷了下来。

“加倍训练?”有人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问道,“我们不是赢了吗?”

周若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我第一天训练你们的时候说了什么?”

那人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看着周若安的眼神也开始不断的闪躲。

“告诉我!我说了什么!”并不给他任何可以躲避的机会,周若安厉声问道,一直收敛着的气势一下子放了出来。

那人身形颤抖了一下,闭眼喊道,“令行禁止。”

“明知故犯,罪加一等,”周若安面无表情的说道,“绕着校场跑五圈。”

那人的眼里一片绝望,却没有想着为自己解释,反而干脆利落的站了出来,开始自己一圈圈的计数。

周若安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一直落在那如今噤若寒蝉的队伍上,问道,“有谁和她一样的想法?”

那些人被吓了一跳,想也不想的连忙摇头,喊道,“没有。”

“那就这样吧,”周若安干脆利落的做了结论,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他的背影依旧纤瘦,却没有谁敢对此做出什么评价,就连那些一开始看不起周若安的人也不敢说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