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贱种
总裁狂宠契约妻
留流
3099
2019-03-12 16:46

幼儿园的老师很快也走了,就剩下雨筱雯一个人陪床,她又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等到所谓的护士过来把他们移到病房。

虽然是晚上,急症室外的走廊上没有什么人,可是走廊毕竟是走廊,不是病人应该呆的地方。

她想去找个护士问问,但又走不了,因为雨瞳还拽着她衣袖。

雨筱雯有试着解开小家伙肉呼呼的小拳头,但只是碰到了,雨瞳立刻就惊醒过来,睁着圆溜溜黑葡萄般漂亮的眼睛,不安地喊着“妈妈”。

他这般没有安全感的模样,让她怎么忍心离开。

只好连连保证自己不会走,只是想换个姿势坐下而已,好不容易将小家伙给重新哄睡了。

大概是半夜一点钟左右,才有个护士姗姗来迟。

她推醒忍不住打瞌睡的雨筱雯,问:“您是病人雨瞳的妈妈吗?”

雨筱雯清醒过来,忙点头:“对,我是!”

“哦,事情是这样的,雨小姐,今天所有的病房都住满了,麻烦您和雨瞳先在走廊里先将就一晚,等明天病房空出来,我第一个给您安排,好吗?”

雨筱雯立刻皱眉了,“之前你们跟孩子的老师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说刚好有个床位空出来?”

护士解释道:“是这样的,没错的,但是临时又进来个新的病人。所以……”

这话雨筱雯一听,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忍住了。

雨瞳还睡着在,她不想把他吵醒,便压低嗓音,质问道:“所以他们就占了我儿子的床位?凭什么?都是病人,我们可是先来的,住院费可是一分没少的交了。”

“是这样的,没错。”护士依旧笑着解释:“但是人家比您先交了住院费的。”

雨筱雯脸色僵住。

她不能就这么妥协了,现在夜深了,就算走廊里没人打扰,但是温度在降低,雨瞳身子骨本来就弱,一时还可以,整个晚上怎么行!

她板着脸严肃道:“那我儿子就活该沦落到住走廊?若是冻出来病来,您能负责吗?”

护士忙道:“拿这样好不好,我多给您送两床毯子过来,可以吗?”

雨筱雯感觉自己一拳砸在了棉花上,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纠结下去,就变成她的无理取闹。

她咬了咬唇瓣,恨自己没用。

“医院真的就一间空的病房都没有吗?”她试图最后挣扎。

“有是有的。”护士幽幽道,

雨筱雯脸上闪过希冀,忙问:“有的话,那干嘛我儿子不能住进去。

护士已经忍她很久了,她态度那么好的过来商量,又不是不给从床位,只是让等一晚上而已,至于这么纠缠不休,没完没了吗?

她心里翻了白眼,面上却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道:“ 空出来的是贵宾vip病房,一万八一晚。”

护士心里认定他们是住不起的,立刻又道:“那就先这样了,我去给你们拿毯子过来。”

说完,她转身就走,连问都没问雨筱雯要不要住进vip病房。

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雨筱雯很想伸手叫停,说“不就一万八,他们住了”。

可是红唇张了又开,开了又张,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颓然地坐回了长椅上。

一万八一晚的话,她要是狠狠心,是可以住一晚的。

可所有的事后总有一个但是,雨瞳的医药费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她不能随意地动用。

她不能再沦落到三年前的境地。

记忆回到三年前,

才二岁左右小雨瞳被医院诊断出先天性的心脏衰弱,需要做一个小小的手术。

医生说,这个小手术虽不能根治,但能小雨瞳很多的痛苦,可是费用很高,高到那时候的雨筱雯连个零头都拿不出来。

因为那时她和雨家已经划清界限二年了,她带着小雨瞳在外面过着虽清贫但快乐的生活。

为了给小雨瞳治病,她丢掉了自尊和对那个家的恨,在雨家别墅门口跪了三天三夜,也没有得到他们的一丝怜悯。

他们甚至恶毒地说:“雨瞳本来就是贱种,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若不是后来,他们又有求于自己,恐怕雨瞳……

雨筱雯已经不敢去深想了,她曾经在发过誓的,这辈子都不让自己和雨瞳因为金钱而烦恼。

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当初的誓言显得可笑又可悲!

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将自己埋在膝盖里,没有听到哭声传出,但她肩胛骨一耸一耸的,像只苦苦挣扎求生不得的蝴蝶。

护士送来的两床毛毯,她都盖在了小雨瞳的身上,自己则蜷缩成一团靠在椅子上熬过一晚。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手机的震动声给吵醒的。

她被吓得惊醒过来,第一件事不是接电话,而是去探小雨瞳的额头。

太好了,没有发烧发热的迹象!

雨筱雯放下心来,才掏出震动不停的手机。小吴秘书着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雨小姐,你怎么不来上班呢?肃总现在很生气,你赶紧过来吧!”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雨筱雯,便问:“现在几点了啊?”

“九点。”小吴秘书回答,也就是说雨筱雯已经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哦,这样啊!”雨筱雯抬手抓了抓以为睡觉有些乱的头发,说:“那就当我请假,好了,我今天来不了!”

小吴秘书忙提醒,“雨小姐,请假要提前说的,你这算翘班的。”

“那就算我翘班好了。”雨筱雯语气很无所谓,反正去了也是帮肃祁扬打杂,一点意义都没有。

“啊?”小吴秘书惊讶了,忙要苦口婆心劝她赶紧过来,否则肃总哪里不好交代。

就听到身后传来冰冷的命令声,“手机给我!”

小吴秘书吓得一个激灵,忙转身将手机恭敬地奉上,肃总冰冷的视线扫在身上,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喂?小吴,你怎么了?”雨筱雯还不清楚什么情况。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到公司,否则算你违约。”肃祁扬熟悉低沉的嗓音满含威胁地从听筒那边传来,“违约的后果,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你!”雨筱雯气到说不出话来。

因为声音突然提高,吵醒了雨瞳,小家伙揉了揉眼睛,喊道:“妈妈!”

听筒这边的肃祁扬听到,皱眉问:“你现在在哪里?”

“要你管!”他刚刚威胁了自己,雨筱雯的态度能好才奇怪。

她回头跟雨瞳说话声音就变得温柔又宠溺,说:“乖,妈妈在打电话。

肃祁扬听得只挑眉,他本来不高兴她怎么彻夜不归,听到她在雨瞳的身边,面色好了些。

至于雨筱雯态度问题,他日后自会找机会算的。

“是雨瞳怎么了?”他语气淡淡,但知道他的人清楚,他能问就已经表示他在关心了。

雨筱雯不满的瘪了瘪嘴,不过还是老实解释了,“他昨晚生病了,需要我在医院里陪。”

她想肃祁扬听到这个,应该不会无情地还要她回去上班了!

然而听筒直接传来“嘟嘟……”地挂断后声音。

这人真的是,没礼貌!

雨筱雯瞪了一眼被单方面挂断的手机,决定不管了,肃祁扬爱怎样就怎样,反正她这几天要陪在医院里。

“瞳瞳,你想不想干妈?我发短信让你干妈过来,好不好?”

最重要的是带点吃的过来,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吵架,说什么她今天也要给宝宝争取到一个床位。

“想。”雨瞳直接从被子里伸出手,朝雨筱雯要抱抱,用行动表示自己最想念的人还是的她。

惹的雨筱雯在他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沐月就火急火燎地拎着一袋早餐赶到了医院。

找到两人后,她先是瞪了雨筱雯一眼,将早餐一把塞到她的怀里,然后弯腰凑到雨瞳跟前。

“瞳瞳,我的小乖乖,你告诉干妈,怎么受伤了,痛不痛?哪里痛?要不要干妈帮你呼呼?”

雨瞳一脸无奈地推开她放大在眼前的脸,奶声奶气地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干妈你不能再用这么语气跟我说话。”

假装老气横秋的模样,把沐月萌的不行,心想当初强认的这个干妈很值。

她不顾雨瞳的抗议,硬是凑过去在他的脸上咬了一口才罢休。

沐月满意地吧唧吧唧嘴巴,说:“小瞳瞳,你是四岁,不是十四岁。”

说着,还试图伸手去扯雨瞳婴儿肥的小脸,可惜被小家伙给躲开了。

雨筱雯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作势踢了沐月一脚,道:“哎,你够了啊!我儿子又不是你的玩具。”

沐月朝她翻了白眼,反驳道:“瞳瞳才不是我的玩具,他是干妈的小心肝。”

雨筱雯母子皆肉麻地抖了抖,不过被她这么一闹,就算是寒酸地挤在走廊里也没什么。

床位的事,雨筱雯在短信里跟沐月说了。

沐月也很有默契地没有在雨瞳的面提,几个人闹了一会后,她才拉着雨筱雯站到一边,轻声问她打算怎么办?

在她看来,医院就是欺负雨筱雯好说话,换作别的家属早就闹开了,说不定连vip病房都可以免费住。

雨筱雯的意思是让沐月过来帮忙看一会雨瞳,她自己去讨个说法,两人正说着,就看到肃祁扬的身影从走廊尽头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