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四章 :不长脑子害人
农女有盛颜
南国
2118
历史久远

还没等余歌回过神,村长就叫人问话了。

余歌顾不得难过了,拉了一下余墨,“待会我说什么,你就跟着我说,知道吗?”

余墨呆愣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好像有些变了。但是到底哪里变了,他这个大老粗也没想出来,只是余歌都这么说了,那他就照着做吧。

村长的院子里,余歌一狠心,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眼泪随即而出,余歌凄凄切切地抹着眼泪,抽泣地话都说不清的样子,“王其他非要说我哥偷了他家的米,不仅要抢了我家的米,还要把我个强行掳走。”

“我哥不肯,他就拿刀要来杀我,要杀我哥。”

王其红了眼,“你放屁!”

他拿刀只是想吓唬吓唬人,根本没有想杀人的念头!更何况,吃亏的分明是他,她们兄妹抢走了刀,而他还挨了好几拳!

他半点便宜都没占到!

余歌的话一出口,村民们通通嘁了声。注意点完全不在王其杀人这事上,反而被另一件是吸引了过去。

余家有米!

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不知道谁家的情况,余墨家里这么穷,怎么可能买的起米?大家心里都存了疑惑,觉得这米来历不明。

与此同时,心里还起了贪念,既然是来历不不明的米,那他们是不是也有份?

都是些普通人,平时大事不敢犯,小事上也会想占点便宜。

村长一听也脸色有些变,说起来王其和他沾亲带故的,王其敢在村里这么嚣张,也是因为他的缘故。这件事大家都心照不宣,各自心里都明白。

王其是有点脑子的,平日里做事也有分寸,他知道王其好色贪财,闹过几家的姑娘和钱财,可是王其有本事让人家息事宁人,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今竟然闹出了杀人。

村长有意袒护王其,开口问余歌:“你说是王其污蔑的你哥偷米,那你哥的米是哪来的?”

余歌一听哭的更厉害了,“天地良心,我哥哪来的米啊!”

“他是失心疯了啊,跑进我家冤枉我哥想杀了我,杀了我哥。”

这一声犹如投石如水,打破了刚刚异样的宁静。

余墨睁着眼,不明所以地看着余歌。那袋米分明就是被余歌藏起来了,她为什么要说没有?

王其一听越发急了,“你们家明明就有米,你就揣在胸口里!”他眼见着余歌把那袋米放进了胸口,她居然说没有。

说着,王其居然要冲上前,想撕开余歌的衣服。

余歌吓的大叫,余墨扑上去便把余歌护在怀里,“你个登徒子,离我妹妹远点!”

村民们都在呢,王其就干出这种事来。村长的脸黑了,叫人把王其拖了下去。

余歌哭红了眼,“村长,我们家真的没米啊,村长要是不信,可以去我们家搜,看看到底有没有。”

王其一听,立马扑腾着大声吼:“对!去他家查!余墨还用大米煮了一碗粥,洒在了地上!”

“你也看到了对吧?”王其转头问旁边的小表弟。

可是小表弟迟疑地看着王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来的时候那屋里一片漆黑,他什么也没看见啊。

小表弟一迟疑,王其的整张脸都黑了,伸手想打他一巴掌泄愤。

吓的小表弟立马点头,“是是是,我都看见了。”

四下寂静。

得了,本来大家还相信王其的话的,如今看来,就不知有几分可信了。

村长脸色也难看的很,他是想护着王其,可是眼下他又没办法护,只能叫人去查。没想到那人在云家查了半天,除了一堆翻乱的家具,半个米的影子也没看见。

灶台里是烧开的水,旁边洒了的,也是一碗水。

大家反倒是看到了王其在把云家弄的乱七八糟,还试图殴打余墨,强占余歌。甚至还带了刀。

余歌哭哭啼啼的,“村长,我们家真的没有米啊,是王其他失心疯非说我家有米,我交不出来就要杀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要杀别人了。”

这一声有点大,在场所有人可都听清了。

要说余歌说的也有些道理,余家那么穷,确实不可能有米。倒是王其像个疯子一样,非说有米,还带着刀过去。

王其怕不是真失心疯了?

一下子人人自危了起来,要是真失心疯了,哪天他翻进自己家门,岂不是要拿着刀把自己给杀了?这想想就恐怖,村民们的脸上一下就布满了恐慌。

“村长,这事得做个了断吧。”有人打着胆子开口。

他们都知道王其是村长的亲戚,可是眼下王其翻了杀人的大罪,他们全村人都见到了,村长想必也是没办法袒护的。

村长确实是没办法袒护了,他的脸,连带着王其的脸都绿了。

王其的爹是他三媳妇的表哥,他要是对王其做了什么,他那个三媳妇怕是地跟她闹死。可是眼下他要是不处置了王其,全村的村民怕也会跟她闹死。

余歌捏着小手帕擦眼泪,煽风点火地开口:“村长,你可得给我一个公道啊!”

这话一出,就有人义愤填膺出来,开口讨要一个公道。也不是余歌多有感染力,实在是王其平日里坏事干的太多,就玷污别人姑娘家这事,村里就有三户的好姑娘被玷污了。

人家为了姑娘的名节,忍气吞声咽了这口气,可是这三个姑娘到现在都还没嫁出去,整天在家寻死觅活的。王其则凭着村长的庇护逍遥法外,甚至更加无法无天。

早就有人看不惯了,尤其是那三户人家,心里憋着一口气要为女儿讨公道。

场面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了。

村长被迫站出来平息事端,无奈地开口:“各位乡亲,各位乡亲别激动,这件事我自有决断。”

“王其有罪,但是他毕竟没有伤着人家,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他一次机会,从轻处理……”

这就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村长斟酌着开口:“你们看这样,王其砸了余家兄妹的桌椅板凳什么的,叫他赔钱。余墨也打了他几拳,他应该也知错了。”

“我肯定好好教训教训他,绝不袒护,叫他安分些,”村长挤出一脸的笑说,油嘴滑舌的很。

说是绝不袒护,最后还不是袒护了。

余歌却满意地看了眼余墨,同意了这个决定,“我相信村长,会保护好我们的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