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九章:发家致富新方法
农女有盛颜
南国
2045
历史久远

番薯便宜,不过才五个铜板一斤。余歌在镇子里转了一圈,东问问西看看,基本将镇子里的物价和行情摸了个遍。才跑到卖番薯的小贩那里,直接买了三斤番薯。

余光瞥过衙门处,余歌站在外面都能看见里面的士兵人头耸动。

抱着这三斤的番薯,余歌突然开口:“这些后备军人好像还挺多。”

余墨在旁边点点头,“这是北霆境内离黎阳最近的地方,自然有很多士兵扎守在这边。”

余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里冒出一丝精光,抱着三斤的番薯回家了。

余歌直接往灶里点了一把火,往灶里丢了两个番薯,静静的蹲在外面等。这会正是有些冷的时候,秋末冬初,到了夜里更加凉。

两个热腾腾的番薯拔出来,香味扑鼻的时候余歌差点没忍住泪流满面。

这才是人吃的东西好吗?

什么水煮白菜,粳米饭,稀米粥统统都滚开吧。

连余墨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鼻翼,双眼反光的看着这玩意,没想到烤出来居然这么香。在有些冷的夜里,抱着一个烤番薯,简直不要太美好。

余歌抓着手里的烤番薯,郑重的拍了拍余墨的肩,“哥,以后咱们发家致富,就靠着番薯了。”

余墨还在啃番薯,脑子一时没转过来,过了一会才茫然的看着余歌,“靠它?”

余歌咂咂嘴,点了点头,“你说咱不能吃一辈子番薯吧,这东西也是有季节的,过了这个冬天明年春怎么办?”

余歌的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冒出些精光,“咱么上镇里,卖烤番薯去。”

余墨皱着眉思考了好一会,意识到有些不可行,面容纠结的开口:“可是镇里大部分的人都没钱,好多人都去投奔亲戚了。”

余歌煞有其事的摇摇头,“不不不。”

“咱们不卖给平民百姓。”

余墨疑惑的看了一眼余歌,不解其意,“那卖给谁?”

放下吃到一半的番薯,余歌认真的开口:“咱们卖给衙门那些后备军。”

这里虽然离黎阳近,但到底不是打仗的地方,除了紧急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处于待命状态。且他们不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当兵是有俸禄的。吃着官家粮,跟着最风光的铩羽军,又占了衙门,怎么都不会穷到哪里去。

元阳本是个不错的城市,因为挨着黎阳近,才导致了城中骚乱。

说到底,就是有钱的依旧有钱,没钱的越发没钱。

当官的不管城中纪律了,士兵们又只管烧杀抢掠。就算是碍着这里是陆将军的故乡,这里也注定不是往日的平静日子。

余歌搓了搓手,认真的开口:“我想过了,再过一两个月就入冬了。咱们家一分钱没有,这个冬怎么过还不知道。”

“地里要是种东西也得等到开春,咱们这个冬天就去卖卖番薯,天越冷越好卖。”

余歌掰着手指和余墨打算盘,按照她白天去镇上探的物价,她一个烤番薯卖三个铜板,就能净赚一个铜板。衙门里的后备军那么多,一晚上卖个十几二十个肯定不成问题,卖上两三天,也总比余墨去人家干粗活的好。

余墨拼死拼活去干一天,也不过二十个铜板。

现在镇上能招的起工的,都是那些屯着米不肯放仓的富商了,他们把米价哄抬起来,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自然也不会把手下干活的当人看。

余歌非常不想余墨再去给他们卖命。

余墨怔怔的看着余歌,突然从余歌嘴里蹦出这么一大段逻辑清晰,缜密无比的话来,余墨一瞬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余歌竟然想的这么长远了。

可是……

余墨脸色有些为难,“那些都是大老爷们,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

余墨事事都以余歌的安危着想。他知道余歌长的好,总是有一些歹人对她的妹妹起非分之心,他能做的,也只有多保护余歌。

这点余歌早就想到了,她再次拍了拍余墨的肩膀,“这不是有你吗!”

“我女扮男装,咱们扮成两兄弟,你保护我就行了。”拍了怕余墨的这一身肌肉,余歌完全不担心的开口。

余墨这个战斗力,就算毫无章法,光用拳头也能打倒好几个人。

听了余歌的话,余墨这才沉默了一会,郑重的开口:“好,哥听你的。”

毕竟自己眼前这个妹妹,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了很多,也变的聪明了很多。余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觉得余歌靠谱。

他只管保护好余歌就行了。

满意的听到余墨的答复,余歌满意的一笑。第二天直接上镇上买了又买了五斤红薯回来,余歌眼睛毒,专挑长的好一看就特别甜的。

糖分可是热量,能量的来源。

现在镇里的糖都不知道卖到多贵了,越甜的烤番薯自然越受欢迎。

挑挑选选挑了一圈,余歌又看准了衙门旁边一个已经倒闭的面摊。余歌咬咬牙,一百个铜板一个月租了下来。

余墨屁颠屁颠跟在余歌的身后,背后扛着五斤重的番薯恍若无物,愁眉苦脸的问:“咱为什么要把那摊面租下来?”

那可是一百铜板啊。

整整一百铜板啊。

够他们吃多少顿了。

余歌却只是朝余墨挑挑眉,开口解释道:“一来嘛,那里离衙门近。准确的来说,是离衙门的侧门近。”

“你没发现那些后备军进进出出,都是走的侧门吗?”

余墨的脸色更愁了,还带着一丝肉疼,“我看见了,就是因为进进出出的士兵太多了,之前的小贩才开不下去的。”

“对啊!”余歌一拍手,朝余墨解释道,“可咱们主要不就是卖给那些士兵的吗?”

“这其一呢,是我看上那里正好有个灶,咱们烤番薯的工具正好有了。”

之前她还在愁,没有现代那种推着走的烤炉可怎么办。

这下彻底解决了。

“其二嘛……”余歌突然勾了勾嘴角,拉长了声线没继续说下去。

余墨听着余歌的话也听出了几分道理,急着追问下去,“其二是什么?”

余歌却只是神秘的笑笑,开口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