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六章 米菲选夫
金牌红娘:王爷保媒吗
大红大梓
2028
历史久远

褚梓铭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黑曜石般的眼睛像夜空中星星一般:“你呀你,一会儿可不许乱说话。”

“我是在帮你。”白湘嘟了嘟嘴。

为了恭迎太子的到来,将军府从早忙活到现在。大厅桌宴上,少不了好酒好菜,生怕伺候不好贵人。

一进大厅内,淡淡檀木香便萦绕四周。镂空的窗花,花梨大理石的雕座,全都彰显着将军府的独特。

白湘苦着脸,暗自叹了口气。区区一个将军府,从布置到陈设的珍品,每一样都比王爷府好。

“臣恭迎太子殿下和九王爷!”沈将军向来一视同仁,不存偏见。

太子斟了斟酒,撇脱道:“本宫不是和他一起来的。”此话一听,就令人来气。难不成,还有人是为了沾他的光不成!

白湘气不打一出来,肆意开口:“有劳将军了。知道我们九王爷要来,准备了那么多好酒好菜。”

“你!”褚梓赫抿唇,恨不得灭了白湘。

忽地,沈将军大笑:“二位王爷来臣的府中做客,自然是要招待好的。”褚梓铭这人,沈成云是有印象的。

褚梓铭自幼就要比同龄人聪明,无论学什么,都能达到惊人的效果。偏偏,不受皇帝重用。

这帝王家的纷事,又绝非他一个臣子可以插足。

“将军,本宫今日来,是特地来看米菲的。”褚梓赫开门见山,一句话便切入了正题。谁料,沈怡脸色大变。

继而,沈成云的目光便投向女儿。单单是看一眼,太子来这一遭,自然是为了府中的米菲而来。

“来人!”沈怡眸光暗沉,一声令下。

白湘投过视线看去,只见一只白净的狗狗从外走来。它毛色活顺,鼻子长巧,不论是身型和脸型,和波波都极配。到底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米菲一现,即惹得在场的人唏嘘不已。

“不错,实在不错。”太子坐在正前方,对米菲赞不绝口。卫龙,总算是做了一件像样的事了。

白湘俏皮一现,疑惑道:“沈小姐,米菲几岁啦?”

“前日刚满两岁。”沈怡微挑秀眉,搞不懂面前的小厮。但毕竟是褚梓铭的人,那她自然不能不理。

‘啪嗒’一声,白湘拍了拍手。

“沈小姐,王爷府中前日受波斯使者之惠,得一波斯犬...”白湘巧如舌簧,一股脑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谁料,太子一拍即起:“大胆小厮,这可是本宫要的犬。”

“啧啧啧...你那大獒犬配这萨摩耶,也不怕米菲天天哭鼻子。到时候抑郁了,你负责?”白湘反驳,强扭的瓜不甜。

褚梓赫看了看獒丙,无语凝噎。

“那你把那波斯犬带上来,让本小姐看看。”沈怡才不管是不是进贡犬,关键是米菲看得顺眼不顺眼。

白湘语笑嫣然:“那是自然,凌风!”

在凌风的领带下,波斯犬小爪一起一落。两支耳朵摊落在两旁,毛色光亮,举爪间优雅大气。比起獒,实在是优雅颇多。

【嘀嘀!系统提示:目标匹配对象达成,距离完成任务还剩五日。】

一听到系统提示,白湘就脑门儿疼。要不是有时限,她怎么会火急火燎地出现在这个破地方!

两狗终相见,成败在此一举。

“米菲小姐,这就是我们波波,气质非凡吧。”白湘上前,讪讪道来。

不是白湘吹牛,米菲和波波在一起,硬是般配得不行。

沈怡一见波波,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比起那獒丙,她确实更愿意把米菲交给这高贵波斯犬。

眼见计划就要泡汤,卫龙心有不甘:“但凡有个先来后到,九王爷这般强人所难,恐为不妥。”

“不妥?”褚梓铭剑眉星眸,从容不迫。

见褚梓铭终于开口,沈怡心里乐开了花:“没有什么不妥。若是米菲真心喜欢波斯犬,那本小姐愿忍痛割爱。”

“真的?”白湘睁大了眼,好生吃惊。

原以为,将军府的千金不见得好说话。可眼下看来,并非如此。这沈小姐,倒是大方得很。

如此甚好,甚好啊!

“本小姐一言既出,绝不反悔。”沈怡看向褚梓铭,一字一顿。那亮眸柔情似水,少不了儿女长情。

白湘一怔,余光瞥向褚梓铭。敢情不是米菲看上了波波,而是沈家大小姐心系九王爷啊。好一个...一石二鸟。

“那如何得知,米菲是否喜欢波斯犬呢?”沈怡愁字上头,脑里一片空白。

介于此,白湘笑意盎然:“这并非难事,喏,大獒你过来!”她上前,冲太子身旁的獒丙招了招手。

獒丙一怔,迈开了腿。

“真是奇了怪了,白湘怎么能叫得动太子的狗呢?”凌风牵着波波,站在褚梓铭身旁,好生不解。

白湘同太子,分明是初次见面。褚梓铭落落穆穆,心有顾虑。

“喏,獒丙坐在这里,我们波波坐在这里。”白湘碎碎念,将两只犬安顿好在了背道而驰的两个方向。

继而,白湘递一块点心给米菲,细喃道:“米菲听我说,你喜欢谁就把点心给谁,明白了吗?”

“这么吧唧两句,狗就能懂?”卫龙见况,冷嘲一声。太子漠视而待,分明是在责怪其办事不力。

待米菲接过点心后,她含在嘴里,一动不动。

波波伸长了脖子,一本正经:“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獒丙横着一张脸,压根儿没打算跟波斯犬抢。不就是一条母狗么,他值得更好的。

白湘没好气瞥了源獒丙,冷嘲一番:“米菲哪点配不上你,你还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真是目中无狗。”

“你不懂!”獒丙冲白湘‘汪汪’了两声,白湘额头一道黑线。

没有心思和獒丙废话,白湘一下蹲下,烟罗软纱逶迤拖地,顿显那袅娜身姿:“米菲,波波说他喜欢你。”不知米菲是否能听懂外语,白湘热情翻译。

“我能听懂。”米菲早已放下糕点,开口应道。她本就是他国赠于将军的犬,哪里会不懂外语。

白湘眉开眼笑,拍了怕手:“那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