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四章 把他关在门外
重生九零:致富小渔村
蔓一
2102
历史久远

李母心疼的拍着李锦芝的后背说道:“没事,这些粗活妈来就行,你只要好好的学习,找到一份好工作,妈妈也就心满意足了。”

好半天李锦芝才缓过来,“我本来是想去找舅舅的,但是我在路上救了个人所以我就回来了。”李锦芝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李母的手,来到破败的堂屋里。

此时的顾枫好奇的观察着李锦芝居住的地方,眼里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虽然前世李锦芝现在并不认识顾枫,但李母是知道顾枫的来历的。

因为顾枫无父无母,所以顾枫平日里的一些花销和日常的用品全都是靠村民们的接济,不然顾枫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个问题。

但是李家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小小的四间破败的平房。一间是堂屋,一间是李母和张启山的房间,还有一件是储存粮食的一间小小的储存室,还有一间就是李锦芝的房间了。

其实,李锦芝家里的情况对于村里的某些人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要是张启山不天天花天酒地的,他们家的情况也不会变成这个样,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最起码的卫生还是能保持的。

“这......”李母有些为难的看向李锦芝。但她隐约能感觉到,李锦芝已经不一样了。

“妈,这是顾枫。我想让他现在咱们家住几天,再找一个好出路。他是个孤儿,平时没人帮衬,生活挺难的。”李锦芝说道。

现如今毕竟是九十年代,男女授受不亲,带一个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回家不是个事儿。

因此李锦芝也只是决定让顾枫歇个脚,再想办法怎么安排他。

只是,这个家毕竟还是张启山说了算的,“女儿啊,你也知道你爸的,就算是我想你爸他估计也是不会同意的。”提到张启山,李母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几人僵持着,李母忽然闻到一点点的糊味,这才想到自己锅里还在烧着大米粥,估计现在都烧成米饭了。米饭的淡淡的清香,在李母打开锅盖的一瞬间飘在空气里。

此时顾枫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两声,李锦芝看着顾枫有些尴尬的表情,心里决定要把顾枫留下来,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待发生了再说也不迟。

好在发现的及时,锅里的米粥并没有糊的很严重。张启山每次出去喝酒都是早出晚归的,比一个正儿八经在地里干活的人都要忙。因为这个,家里的地都是李母一个人打理着的。

每次李锦芝想要帮忙都被李母拒绝,好在李锦芝不负众望的考上了师范学校。这年头当老师,可是农村人最大的出路了。

李母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嘴上说不同意,但看到顾枫那么大的人了却这么瘦弱,哪里能不心疼呢?

随后李母又炒了几个菜,这几个菜比以往的带的油水都要多。李锦芝和顾枫三人正吃着饭,李母慈祥的询问着顾枫的情况,顾枫也都是很乖的回答着。一问一答,饭桌上格外的祥和。

结果,不知道为何,李锦芝本记得张启山今日应该晚上才回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上午他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快要没了的二锅头的酒瓶子。醉醺醺的往家里走,李锦芝老远就看见张启山往这边走,踉踉跄跄的险些摔倒在地。

李锦芝心疼的并不是张启山,而是张启山手里的那瓶二锅头。在这个年代,一瓶二锅头的钱,李母不知道要卖掉多少粮食才能赚到,前些年的情况倒还好一些。

家里不怎么有钱,张启山喝酒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随着生产队的解散地也被挨家挨户的分掉,也不再吃大锅饭,家里这才有些钱。

这几年却被张启山喝酒霍霍了不少,李锦芝上前夺过张启山手里的酒瓶子,趁着张启山还没有反应过来,李锦芝拿着酒瓶跑回了屋里。直接把家里的大门给拴上,把张启山锁在了门外。

看到自家女儿一系列的动作,李母心里还是非常惊讶的。

这要是放在平时,李锦芝一定会呆愣着站在原地看着张启山骂骂咧咧的走来。更别说把张启山的酒瓶子夺下来,把他拴在门外。

“妈,这点酒您先封起来,藏起来不要让张启山找到。”李锦芝把手里的酒瓶子递给李母,李母顺着李锦芝的话找到油纸把半瓶的二锅头封起来藏在床底下。

看着李母有些慌张的样子,李锦芝投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坐在桌前继续吃着饭。张启山踉跄了半天这才走到自家的门前,用力的拍打着大门,嘴里骂骂咧咧的。

“臭娘们,生出来的赔钱货也跟你一样不要脸。竟然敢把你老子锁在门外,快给老子打开,你看我怎么打你!”声音很粗犷,用力敲打着大门的声音,李母听的心惊胆战的。

脑海里不断的想起之前张启山对自己的那些暴行,内心还是非常害怕张启山生气进来后会变本加厉的殴打自己。“女儿,要不把你爹放进来吧,我怕.....”李母担忧的眼神,让李锦芝看着心里止不住的心疼。

李锦芝拍了拍李母的手背,让李母放心。敲门的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很快就消停了下来。

三人吃完饭后,这才把门打开。此时的张启山倒在门口,死死的昏睡过去了。李锦芝用脚尖轻轻的碰了碰张启山,张启山毫无反应。

随后三人合力把张启山给抬到堂屋里的小床上,李锦芝让母亲放心。张启山喝完酒后,能一直睡到晚上想必到时候会忘记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其实李母一点也不怕张启山醒来,只怕张启山醒来会打女儿,一直放心不下。李锦芝再三确认过张启山睡得很死后,李母这才拿上铁锨锄头和篮子去自家地里劳作去了。

留下李锦芝和顾枫两人在家面面相觑。

狭小的空间,微微有些尴尬。

李锦芝把桌子上的碗筷收拾好后,又来到那间狭小的储藏粮食的房间。

她收拾了半天,这才收拾出一块小小的空地,把自己屋里的那张比较大的床拆卸下来,搬到那间储藏室里。

刚铺上被褥后,张启山就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闯了进来,但是顾枫站在门口,张启山没能进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