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受伤
重生九零:致富小渔村
蔓一
2017
历史久远

“哎呀快松手,锦芝还在呢,别在孩子面前闹笑话。”李洋说着指了指站在原地有些尴尬的李锦芝,自家媳妇这才松开手。

李洋亲切的找来椅子让李锦芝坐下,“燕儿呢?她怎么没来,说起来你们我们也挺久没有见了,对了你脸上的伤?”

两人早就看到李锦芝脸上那个红肿的巴掌印,只不过一直没怎么好意思问。

两人亲切的坐在李锦芝的身旁,问着东家长西家短的。

“是我爸他打的,哎不过已经好多了。”李锦芝说着用手摸了摸脸受伤的地方。

“我妈她......”李锦芝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随后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和舅舅说了。

李洋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愤恨。“这个张启山还真是胆大包天,呵,娶燕儿的时候一穷二白的,要不是燕儿执意要嫁给他,母亲又怎么会让燕儿嫁给现在那个人渣!”

“舅舅,事到如今恐怕也就只有离婚了。”李锦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李洋却有些犹豫了。

现在这个年代离婚的案例可谓是少之又少,这要是离了婚十里八乡的可不得传的沸沸扬扬的。到时候李家的面子该往那里搁,这些事情李洋都得顾及到。

有些犹豫的李洋看了看李锦芝脸上的伤说道:“锦芝咱们要不这样,离婚这事可不是小事,咱们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地步,再者说燕儿她能同意吗,当年的她脾气倔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李锦芝知道舅舅是在为她们考虑,但是这件事情在李锦芝的眼里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地步了。

“我知道舅舅你是为我妈考虑,这件事我已经和母亲商量过了。虽然母亲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有拒绝。这些年母亲为了我和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我不想母亲下半辈子在这种的情景度过,实在是太痛苦了。”

面对李锦芝的说辞,李洋的眉头深深的皱了下去。坐在一旁的舅妈捅了捅李洋,示意走到另一边说话。

“阿洋,这件事情你还是亲自去问问阿燕吧。一个孩子大老远的来找你说明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而且女人最了解女人。要是我再这样的情况下活着,还不如去死了呢。”

在舅妈的说服下,李洋终于松口。“锦芝啊,舅舅先和你去你家里看看,顺便和你妈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好不好?”

事到如今李锦芝也只能退一步答应,只要李洋到了家里看到那样的情况就能明白了,说不定到时候比自己还要生气。

随后李洋收拾了点东西,舅妈站在自家的储藏室的门口,大包小包的往李洋的怀里塞东西。“这些都拿着吧,反正我们也吃不了那么多。”

两人一大一下的往小渔港赶,天空阴沉沉的,不一会便下起了毛毛小雨。对于乡下人来说这点小雨根本没有躲避的必要,两人只是加快了脚步往回走,生怕雨下大了。

.......

码头上刚刚来了一艘空船,坐在码头货物上歇息的工人,还有一些从远处赶来的工人迅速的往船上搬着东西。

走在顾枫身旁的两个工人有说有笑的扛起沉重的麻袋,“哎,你听说了吗,张启山又拿了钱往李明纤那个寡妇的家里去了。”

另一个工人好奇的询问着,“没有啊,你听谁说的,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那工人却摇摇头说道:“我没有听说,我是亲眼看到了,你别说张启山那个家伙还挺混蛋的,自己不赚钱等着老婆来养自己,这不窝囊废吗?”

两个人随后笑了起来,站在一旁的顾枫听得一清二楚,这个小渔港里除了一个人叫张启山,顾枫实在是想不出有其他的人了。眼睛微眯,把身上扛着的货物丢在地上转身就往回跑。

在码头上指挥的人在后面喊叫顾枫,但是顾枫都没有停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只希望张启山不要伤害李锦芝和李燕,心里越想越害怕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李洋和李锦芝站在家门已经过了许久,门栓是从外面关上的。李锦芝出门有没有带钥匙,两人只好站在门口等着李燕回来。只不过时间眼看着到了上午,李燕还是没有回来。

“锦芝要不你去菜园上把你妈喊回来,这么一直干活也不是个事啊。”李洋站在门口等了许久,左边的那条腿已经麻木了。李锦芝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东西往菜园走去。

没想到却被疾跑而来的顾枫撞了个正着,李锦芝一脑袋撞到了顾枫的胸口倒在了地上。顾枫却丝毫没有动,立刻把李锦芝扶了起来。

看到李锦芝安然无恙顾枫的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怎么样?没事吧。”顾枫揉了揉李锦芝被撞到的地方,李锦芝摇了摇头。

两人一起回到家,“舅舅,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顾枫。”李洋上下打量了顾枫,满意的点了点头。

“叔叔好。”

“对了,你妈呢?不会还没回来吧?”经过李洋的这一提醒李锦芝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要去菜园的吗,被撞了一下事情也给忘了。

“阿姨不是跟你在一起吗?”顾枫忽然问道,让李锦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啊!”

顾枫伸手尝试打开门,手刚摸到门栓的内部,触碰到湿漉漉又有些粘稠的液体。把手抽出来,手指上鲜红一片。三人对视,内心大呼不好。

等不及的顾枫一脚把门给踹开了,三人在房间里寻找着李母的身影。一声尖叫,顾枫和李洋两人冲了过去。

李燕半躺在锦芝的床上,床上的被褥一大半都被血液染红了。黑色的头发丝紧紧的贴在李燕的脸上,嘴唇苍白。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简直跟个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遇到事情李洋却没有那么慌张,而是冲了出去立刻从隔壁家借了一辆车子,李锦芝和顾枫缓慢的背着李燕放到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