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章 甘甜的水
回到六零种小田
魅舞紫瞳
2189
2021-05-07 09:41

田甜拿着四个竹筒,这竹筒也不大,一个竹筒最多也就两斤水的样子,田甜接了四竹筒的水,整整八斤,她并没有直接出空间。

而是等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才出了空间。

这会儿李柏宇和田小亮已经不在附近了,等田甜找到他们二人的时候,他们二人还在团团转着呢,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合适的水源。

“姐,你打到水了?”田小亮接过田甜手里的一个竹筒直接喝了起来,他现在都快渴死了,“好喝,好喝,太好喝了!这水也太甜了!”

李柏宇现在也渴了,他一听田小亮的话,也直接从田甜的手里拿过了一个竹筒喝了起来,这水真的是太甘甜了,太好喝了,甚至让李柏宇喝了之后,都感觉通体都舒畅了起来。

“这水太好喝了!”这是李柏宇这辈子喝到的最好喝的水了,他有些怀疑田甜是怎么找到的这些水了,不过他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

毕竟李柏宇是一个聪明人,既然田甜不想说,他就什么也不问。

“把你们的空竹筒给我,你们先回去吧!”田甜把自己手里的两竹筒水递给他们,然后接过了他们手里的空竹筒。

李柏宇原本打算跟上田甜的,他直接道,“我跟你一起去吧!”这么多竹筒他怕田甜提不动,田小亮也有这个担忧,所以直接盯着自家姐姐。

田甜瞥了他一眼道,“你们两个的运气不好,会影响到我找水源的。”开什么玩笑,难道当着他的面儿进空间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这理由真的好烂,但是却成功阻住了李柏宇和田小亮追随的脚步。

他们二人刚才真的是转了好多地方,但是根本没有找到水,但是田甜却很轻松的就找来了干净的水,而且水还这么好喝。

为了好喝的水,田小亮直接冲着李柏宇道,“柏宇哥,咱们回吧!”姐姐既然不希望他们跟着,那么他就得看着这个李柏宇不能让他知道了自家姐姐找水的秘密。

李柏宇看向了田甜手里的八个竹筒,“那么多竹筒,你能拿吗?”

田小亮道,“放心吧,我姐力气大着哟!”

田甜看着田小亮和李柏宇走远了,她就直接朝着刚才自己过来的方向去了,她往前走的时候,感觉到了一道很隐晦的视线。

“小四,我周围是不是还有人?”

“嗯,你那个姑姑跟着呢!”

田甜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的心里太阴暗了,如果自己身上的秘密被她发现了,那么自己这辈子都不用再活着了。

田甜加快了脚步,田梅在后面也加快了脚步,她的心里还在那儿暗骂着,这个死丫头怎么走得这么快?

如果不是听到他们说的甘甜的水,她还懒得跟过来呢,话说这两天她也有点儿口渴了,让她喝雨水,她根本不乐意。

但是山泉水就不同了,毕竟甘甜的山泉水谁不爱喝?

尤其是不管是李柏宇也好,还是田小亮也好,都说了水很好喝,田梅决定跟着田甜,一直要知道了她打水的地方。

但是走着走着,田梅发现田甜不见了,而且她现在绕到了树林子里,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鸟叫了一声,吓得田梅直接打了一个哆嗦,好恐怖的鸟叫声。

田梅吓得直接向后逃了,就在田梅逃不久,田甜直接从一棵树的后面露出了身形,她向前走了一段路,从另一端绕出了树林,然后直接进到了空间里,等她打好水以后,就直接一手提了两个竹筒出了空间。

至于剩下的四竹筒,等快咽洞的时候再拿出来,现在拿出来太早,可是很沉的。

田甜到了洞口附近的时候,把另外四竹筒的水拿了出来,这时,田小亮和田小明已经接了出来。

田小亮接过了四竹筒的水,两个人都没有让田小明接手,毕竟他的年龄太小了,他们姐弟都怕自家小弟手不稳,把水打翻了。

这会儿不管是田河也好,还是张大苗也好,他们都喝过水了,这水真的是太甘甜了,他们还是都爱喝的。

田甜打回水来,差不多也到了做晚饭的时候,晚饭是张大苗做的,她用家里的黑面贴了几个黑面饼子,然后又用蘑菇煮了菜汤,虽然没有油水,但是他们六个人吃得还是很香甜的。

张大苗怕李柏宇吃不够,还给他弄了第二碗。

吃过晚饭以后,天色也昏暗了下来。

田河道,“水位稍微下降了一些,如果今晚以后不再下雨的话,估计两三天水也就退了。”

“水退了,咱们就能回家了!”张大苗可是从梦里看到了,他们家的那个竹屋并没有被吹冲走,而且因为泡水的时间短,还是很结实的,只要稍微清理一下儿,他们家直接能搬进去住的。

只不过家里的东西可能都已经冲走了。

大家现在都躺在草堆上,除了田河和张大苗二人说话,其他四个孩子都没有吭气儿。

不远处还传来田老太婆的叫骂声,也不知道她在骂什么,还有在骂谁。

这一刻田甜的脑海里竟然有了岁月静好的想法儿。

是啊,只要跟自己的亲人待在一起,她就觉得那是岁月静好!

田河和张大苗二人在一起说着话,他们的声音很小很小,原本田甜还能听到,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越听声音越小,她整个人进入到了梦乡当中。

而这一晚,在另一个山头上,大山村所有村民待的那个山头上,田月红突然捂着胸口醒来了。

她这是活过来了?

她不是跳崖了吗?为什么她又醒了?

周围黑漆漆的,田月红听到了自家妹姝说梦话的声音,怎么回事儿?

明明她跳崖死了,解脱了,怎么现在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而且在她周围响着大小不一的呼噜声。

这个地方很大睡的人很多,这应该是发洪水的时候吧?

田月红的眼圈红了,一切的转变都是从洪水之后发生的吧?

不管是田甜也好,还是她也好,她们的苦难都是从发洪水开始的。

田月红的眼泪忍不住滑落了下来,上辈子她是真的嫉妒田甜,但是自从田甜比她过得凄惨之后,每次她去田甜的跟前耀武扬威,其实也不过是想给她传递一些消息。

虽然一人在屋里,一人在门外,但是在田月红的心里,田甜也是相伴了她十几年的人生,一直到她被逼到跳崖,其实她在跳的那一刻还有后悔没有跟田甜道一个别。

这种复杂的心思,真的是连她自己都搞不懂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