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古代地主婆的幸福生活
Miss、Z_19
3189
2017-05-02 19:28

眼见着顾行亦的身形消失在夜色中,管家严伯这才不满的朝着那身形离去的方向啐了口口水:“我呸!不过是个扫把星转世,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咳..咳...老严,莫说了。”被夜色掩盖的角落里,施家老爷从后头缓步走了出了,手里头便是那顾行亦挂在牛棚上的那一串铜钱。

“老严,你看这。不过是与我借了一趟牛车,他便放了一串子钱,他是存心想与我断了关系呀!咳...咳...咳!”

“谁喜欢他的臭钱,老爷你且等着,我去将那扫把星打折了腿。”管家一见自家老爷咳的厉害,当下便急了,边上的扫帚便要往外追去。

“老严,你给我站住!我无事,老严!”

施家老爷最明白自己这个老管家的性格,当下便追了出去:“这些年来你还未明白吗?这孩子是心里头苦呀,他是怕连累了咱们才这般做的。他是...他是....咳...咳....咳....”施家老爷后头的话还未说出来,便已被一阵咳嗽声呛的喘不过起来。

施家老爷的咳嗽是在年轻时候落下的,原还好些,年纪轻身子骨好,隔几日吃付药便也好了。可到了如今这般岁数病根便已然落下。

即使再怎么吃药这咳嗽的毛病也除不去,若是心气平和些倒也还好,可这一心急,便是要将嗓子眼都咳出来一般。

一见自家老爷咳成这般模样,老管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扔了扫帚便要扶着施家老爷回屋去。

“老爷,你做甚要心疼这个白眼狼?!”老管家气急,还要在说什么,却自己老爷只是摇头,便也只能跟着叹了口气,道声作孽!

顾行亦看天日极准,这日清早,春桃一起床便觉得身子一阵哆嗦,等穿上衣衫,更觉得发现今日是比往日要冷上许多。

果然等春桃与自己梳了发髻别了发簪,将房门一开,便见眼前白皑皑一片,竟刺目的让人有些真不开眼来。原来昨日夜里悄无声息的便下了一场大雪,将整个小安村都笼罩在绵绵白雪之中。

春桃前世是出身在一个南方小城里,到了冬末便也只是下些极冷的水粒子,整日里湿寒湿寒,让人觉得阴森难受,却胜少看到真正的雪景。

虽然穿来之后也在前些日子里看着了两场雪,到底也不大,并为觉得怎么样,远不如今日这般皓然一色的壮观,不由的有些看花了眼。

顾行亦今日无事早起便在清理院子里的积雪,见春桃出来还只是穿了昨日的衣衫,便蹙了眉头道:“怎生穿的这般单薄,今日极冷,且去披件厚实的。锅子里的水是刚烧的,等下便用那水洗漱吧,莫在用那凉水了。”

“我审得。”春桃笑道便回了屋子。

寻了前几日顾行亦拿与自己的他的一件冬衣套在自己身上,有些大,却十分温暖。春桃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想着什么,却将自己的脸埋到了领子里,深深的一嗅,似乎还闻道一丝转属于男子的气味,不由的羞红了脸。

兑着热水梳洗了一番,春桃这才出了屋子与顾行亦道:“何时醒的?昨日睡的沉,竟然一点都不知晓,可是饿了?我去做朝食?”

“不妨事,今日便不做了。”顾行亦笑着朝春桃摆手道:“昨日归来时,听旁人说,镇子里新开的食味斋很是能做南方的糕点,与我们这不同,味道极好。我想你应是喜欢的,便带了些回来,就放于柜子里,你且去尝尝。”

春桃听着心中欢喜,原想说一句,‘你买的我都欢喜’,可这话才到嘴边,便被春桃咽了回去。

这话女子说来到底是有些显得轻佻矫情,春桃脸不自觉的红了又红,心下着实觉得自己有些厚脸皮,好在话没出口,只怕只真若说了,还不定被怎么看轻。

思前想后,春桃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是诺诺的应了一声,有些脸红的道:“那你呢?”

“我早起已是食过,剩余的你便多食些。”

春桃应声便回了屋子,厨房的柜子里果然放着一包用红纸包裹好的糕点,春桃小心将纸包拿了出来闻了闻,只觉有一股子桂花的甜腻浓香扑鼻而来,十分好闻。

待春桃将纸包拆开,瞧见里头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九块糯白色小方糕,这才知道,顾行亦自己并未食,不过是骗自己的。

春桃心下一酸,想要出去将顾行亦叫进来,可思来想去却到底是没有。只是自己拿了一块糕点了一口,便觉满嘴的清香

萦绕口腔,甜腻的让人的心不自觉的起来。

将院子里的积雪清了,顾行亦便去了后院劈柴。其实柴房里堆着柴火已经足够烧上两个月了,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想着这年入夏发生的那些糟心的事,顾行亦的眉不亦察觉的轻蹙了一下,随后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眼见这天日越来越冷,若是不多备些柴火,这个年恐怕不好过。”

今年的日头与往年不同,早至入夏时,便有些怪异,不过才五月末,就热的烧人,之后又连续月余都未下一滴雨水。

长平镇周遭的几个村子接连断了水源,就连那平日里贯穿着整个长平镇的偌大清源河都生生的干去一大半。十里八村的农户,连平日里吃的水都快用尽,更别说拿去浇地,不过才十来日大部分的庄稼便都枯了根。

且听镇上有些门路的人家说起,原来长平镇到底还是好些的,邻近往北走的几个县镇灾情更为严重,许多人甚至活活被渴死在了家里都无人发现。

平洲府的长史原是想瞒着,可见事态越发的严峻,便知瞒不住,着实无法与六月末递了折子到工部。

七月初大司农与司天监商敲定了日子时辰在帝都司天台祭天求雨。七月中旬平洲府境内连续三日大雨,这才总算将整个平洲府的农户给救了。

只是时至入冬,大多数人的日子好过起来便将这些全然忘了,而顾行亦到底是记得的。

往年也不是没有出过这样的祸端,大夏宣德三年,宣德七年均出现过大旱月余,然而之后相继而来的便是那年冬日比往年更加的寒冷。

大不说旁的,就说这小安村也曾在宣德七年遭大雪封村半月不能出。许多人家炭火不足,粮食不够,且等这熬过这年之后,村中竟有七户出丧的,有一户竟然还是未满周岁的小儿。

怕顾行亦空着肚子胃会吃不消,巳时未到春桃便着急想着要做午食,比往日里足足早了半个时辰有余。

想着顾行亦这日要做的活极多,怕是容易饿着,便寻了挂在后院腌制过的猪后腿肉来。又想着这猪是顾行亦前些日子猎来的小安山上的野猪,这种肉最为厚实难咬,想要做的好吃需得多炖些时辰才是。

这才刷了大锅,调了汤汁,将猪后腿上的肉细细切成不大不小杯底大小的块状后再放进去用中火炖煮,春桃粗粗算了下,这肉若是想炖的好食怕是得至少得炖上一个时辰才行。

想着顾行亦等不了这么许久,便用去地窖里寻了存放妥当的新鲜青菜与一块不算小的山药,又拿了冻萝卜想着与顾行亦昨日买来的两块豆腐一起打算做一道山药肉末豆腐羹。

山药味甘、性平,健脾胃、益肺肾,萝卜清热生津,凉血止血、顺气消食,豆腐益气和中,生津润燥与这个季节做汤羹食是最滋补不过的。

这汤羹的做法并不难,不过是将山药、萝卜去皮均切成丁状,又将青菜洗净切去尾分叶。然后便是将刚刚留出来的小块猪腿肉切沫,热了油将肉末小炒一翻,最后才将豆腐切成小块与处理妥当的青菜山药萝卜一并放入锅内加入用淀粉调的水一并炖煮。

做这羹且不费多少时间,用中火熬着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好,最后加了葱蒜盐一并提了味道,甚是鲜美可口。

春桃前世原先的做法是用冬笋取代山药,冬笋熬汤最是鲜美提味,只是这个季节冬笋还未可挖有些可惜,另外冬笋性寒,在冬日的滋补上到底是山药略胜一筹。

将这山药肉末豆腐羹摆上桌,春桃又寻里白菜豆芽莴笋一并炒了两个小菜,这才去了后院唤了顾行亦。

顾行亦本就没吃早食,又将院中的积蓄清了,且劈了一上午的柴,都是极费力气的活,一番肚子早就空空如以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如今看着颜色色香味浓、清香的山药肉末豆腐羹不由的有些食指大动。

山药炖的,萝卜爽口脆口,豆腐更是

烫嘴,这般寒冷的冬日里有两张饼子就着这样一锅汤羹做吃食,滋味好的,让顾行亦觉得有些不甚真实。

春桃没来前,顾行亦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平日也不是讲究之人,虽也会做饭可到底不精且也不愿意多费时间,多是拿了自己往日山上猎来的活物炖煮了也不管好食不好食能填饱肚子便是。

顾行亦原以为吃食便是这般,能吃足了吃饱了便是好的,却不想自己的生活里有一日会出现这样一个女子,每日会将各色菜肉变着花样的做出旁人见也未见过鲜美吃食来。

有些时候顾行亦会出现一些幻觉,似乎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子不是自己在小安山上救回来的苦命女子,而是天上的仙女是小时候村子里的老人讲与村中娃子们听的故事里来报恩的田螺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