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古代地主婆的幸福生活
Miss、Z_19
3009
2017-05-02 19:28

如顾行亦意料的一般这场大雪一下便足有十来天,将小安村进出的两个口子全然堵了起来,村子里家家户户闭门不出,人心惶惶。

那些个家中备足了粮食柴火的人家日子自然好过,可那些家中还未准备妥当的人家便有些吃力了。

特别是一些家中男人儿子去镇子里打零工补贴家用的人,更是可怜。大雪封了山路,外头的得了银钱买了吃食却进不来,里头的要粮没粮要人没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全然不知道怎么办。

在村中人缘好些的人家一开始多少是能借些粮食和柴火来的,可是时日久了,眼见着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便逐渐的没有人家愿意再借了。

谁都知道这冬日的雪若是一连下个没停的 便是要大灾,那家中仅剩的粮食可都是保命的物件,自家且都不够呢,哪里还能顾得上旁人。

其实这雪刚开始下的几日里,倒也还好,下一个时辰便能停两个时辰。隔几日里便也有一天半日的开足了太阳,将那进出的山路通一通倒还是可以行人的。

可村子里的人想着往年这个月份的雪都是下不大的,真正要到冷足的日子少说也得大半个月后,便也不甚在意,只道等日头好了那雪自然是会化,可谁也没想到这一场雪竟然连着下了这般许久,好似没有低一般。

如今已是十一月中旬,眼看着再过余于便是年关了,若是这雪再不停,怕是今年村子里是过不得一个好年了。

外头的气氛十分紧张,可顾家的小院里却很是温馨。前些日子里顾行亦便砍足了柴火,地窖里也存满了各色吃食,哪怕这雪要下上几个月都并不算碍事。

这几日雪一直未停过,顾行亦便也并未出去清理院子里的积雪。这日在春桃在屋子里纳了半日鞋底觉炕下的柴火烧得足,热的有些焖热人,便想着去外头透透气,可这一打开门才发现那满院的积雪竟已堆的有小娃身量这般高,只怕是一出去,便能漫过半只裤腿高。

果然往院旁处一看,便见顾行亦一双小腿都埋在雪地里,顶着满身的雪花正站在平日积水的水缸旁砸那上头的结冰。

若说这几日最麻烦的事情,便是这个了。顾家的水缸极大,盛水很多,平日里倒是很方便,可一到冬日却是苦了。这头天一冷,第二日便是结冰。

若是薄一些倒还好,可这几日着实太冷了些,那冰日日都结的十分厚实,今日砸开了,明日又结住了。且这缸有太大也搬不进里屋来,只得顾行亦隔日便出来将冰层砸碎了,取了水盛到屋子里,最多不过能上两日。

“外头冷,你怎出来了?可是屋里头没水用?”顾行亦见春桃开了房门便问道。

“不是,屋子里头还盛着半桶水呢,够用的。是坐的有些乏了,屋子里头闷,想出来透透气。”

“想是那土炕年头久了有些破旧,里头的这柴火烧着足便往外漏烟味,这几日太冷开不得窗,想来时间一久屋子里便熏人的很,你坐不住也是有的。”顾行亦蹙眉想了想才道:“等日头好了我便去买了材料寻了师傅将这炕头修善一下,便能好些。”

“嗯,不妨事的。”春桃低声应承着随后便见顾行亦砸开了冰层,拿了两个桶子取了水装满这才往屋里头走。

只是那雪积的着实太厚了些,走一步便是一个深坑,且顾行亦手里头又提了水,明明不过两三步路的距离,这番走来却十分艰难。

可饶是顾行亦走的小心,春桃还是看见了他露在外头被冻的发紫的双脚,他竟是没穿鞋光着脚便出来了,天寒地冻的,且还站在雪地里这般久。

春桃的鼻头发酸,轻轻抽了抽吸了一口凉气才缓了缓心神道:“作何不穿我送你的新鞋?可是不合脚?”

顾行亦原是想瞒着的,见还是被春桃发觉了便有些脸红,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被大人抓住的孩子一般站在雪地里默不作声。

春桃看的心疼便心急道:“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些进来,这是要冻出了毛病可怎生是好。”

“嗯,这便进来。”顾行亦见春桃好似并没有生气,便笑着应声提着水走进了屋里。

顾行亦这才将水放好,便被春桃将其按在灶头后坐下,又寻了干净的帕子过来等顾行亦的脚被灶头后的柴火烘的缓过了色来这才将其擦干道:“为何要赤着脚去雪地里?”

“这几日雪积的太厚,旧鞋不牢容易打滑。”顾行亦见春桃还是有些生气便老老实实的做了答。

春桃听着蹙眉:“作何要穿旧鞋,不穿我前几日送与你的新鞋?”

想着自己这十来日紧赶慢赶的才熬着做出这么一双布鞋来,原以为顾行亦穿着定是欢喜的,却不想他那日的欢喜全是装出来安慰自己的,当下就有些失落。可见顾行亦有些小心的神色便叹了一口气道:

“想来是我手艺太差做的不合脚你穿不惯。可作何那日试鞋你还骗我说合脚?”

“自然是合脚。”一听这话,顾行亦才知春桃是误会了,当下有些着急的解释:“你的鞋做的极好,比那铺子里买来的还软和舒服,大小也十分合适,是我穿过最好的鞋。”

“你定是骗我的,若真是这般,你为何不穿?”春桃自然不相信。

“我......我只是舍不得。外头雪厚定是要湿脚的,这新鞋我极喜欢,若是穿脏了我...我心疼。便想着在屋子里头穿穿,等日头好了将外头的雪清了再穿出去。”

竟是这个缘由!

春桃从未没想过,当下脑袋嗡的一抽,便觉得眼眶都有些热了:“傻瓜,鞋子不就是用来穿的,穿脏了洗了就是,哪怕是坏了也无事,之前日头好时我晒了好些鞋壳子,这几日闲来也无事定能多做几双,不怕穿坏的。”

细心的将顾行亦擦干春桃去拿了鞋袜于顾行亦穿上这才道:“这些日子里,你莫不是每天都是光着脚去院子里取水的?”

“......”顾行亦沉默并没有做声,春桃哪里会猜不到他的心里,当下也便明了了,不免又有些眼眶发热。

“莫哭,我脚皮子厚实冻不坏的。你也莫要再于我多做鞋,你的鞋做的极好,结实的很,能穿好些日子呢。做鞋着实太辛苦了些,我瞧着你整日里除了做吃食便是在纳鞋,这些天看下来竟是半刻也未休息过。”

“不过是懒在屋子里打发时间的活计,哪有你说的这般辛苦。”春桃浅笑:“知道的是你在夸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嫌我见天儿偷懒呢。”

“不...不是这意思,你知道我嘴笨...我...”

顾行亦后面的话未说下去,只是看着身后土灶内照应出暖暖火光,衬着春桃白 皙柔顺的眉眼更加的动人。

顾行亦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好似心跳都跟着剧烈了许多,等在看到那裸/露在厚厚的冬衣之上的修长脖颈时,只觉心头一热不自觉的吞咽下口水。

顾行亦有些口干舌燥,却又觉得自己着实没脸,还未等春桃反应过来,便装作慌乱的道:“你先坐坐,我去后院看看柴火还剩多少。”

后院的柴火昨日便是清点过的。春桃看着顾行亦匆匆离去的背影,倒底未将口中的话说出来,只是一张脸有些红的。

这日天还未亮透,春桃便被一阵锣钹唢呐喧闹之声从睡梦中惊醒,还未清醒是怎么回事便听顾行亦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莫怕,是村子里有人家想赶在年关前出殡。还未过未时,你且再睡一会儿,莫要着急起,我去将扫帚放到门外便回。”

“嗯。”春桃有些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又从新躺下。

可听着外头哀哀戚戚的哭喊声,春桃到底没有在睡着。思虑间这才想起来自己前世小时候住在农村子里,若是谁家有亡者要出殡,远远的听到敲锣打鼓声传来,外婆便会匆匆茫茫的出去看一眼,若是送丧的队伍还未到,便将自家的扫帚放到门口。然后禁闭院门,等送丧的队伍走远了这才又将扫帚收回来。

那时作为李春天的自己还年幼,并不懂这些奇奇怪怪的习俗便问外婆这是什么缘由。如今时日有些久春桃也记不清外婆到底说的是什么,只记得大概的意思便是:

新亡之人恋家,多是不愿意走的,若是送葬队伍过时,沿路两边的人家不将大门禁闭,那亡魂便有可能进了院子来。而将那扫帚放于外头,便是表示不欢迎的意思,说的不好听便是驱赶的意思。

春桃那会儿刚上学前班,老师教的都是相信科学摒除迷信的言论所以多少对外婆的话不甚相信,春桃记得那会儿自己还不听外婆的话,偷偷开了院门溜出去,果真看见长长的村道两边一户户人家均是放着扫帚的。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