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3同窗情VS男人本质
宁缺毋滥
蓝狐魅恋
1639
2019-10-09 14:29

深夜,宵夜档对面的江边,一个女的靠在一个男的肩膀上,特么的煽情。

陈彪的电话打不通,蜜思打给了另一个女同学,得知陈彪正在此处。心里想着给陈彪一个惊喜,蜜思自个儿打车到了宵夜档。

没有看到陈彪,蜜思问:“陈彪呢?”

在座的是几个同学,看到蜜思突然驾到,几位显露着一丝尴尬。唯一的女同学闪烁地问:“你这么快来了?”

“我就在附近呢,刚去了朋友家聊天。”蜜思坐下,看着座上的几位面色不妥,不好的预感啊。

事实上蜜思是早到了。这里是乡镇的江边,离市区有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女同学没料到蜜思就在附近。

“陈彪呢?”蜜思又问。

“他刚走开了,等下就回来。”某男同学说。

“哦。”蜜思拿起杯子喝水,眼睛不经意瞟向了江边相靠的情侣。很眼熟。

众同学跟着蜜思的眼光看去,暴汗。

蜜思站起身,缓步走过去。

“蜜思,去哪呢?坐坐吧!”某男同学拉住蜜思的手臂。

蜜思回头,淡笑,抽回手,往江边走。

众同学睁圆了眼,完了......

互相靠住的男女没有注意蜜思的走近,只听见男的柔声说:“我先送你回去吧,明天再联系你,我有点事,真的有事......”女的一脸不愿意,正要撒娇,却发现一只手搭在男的肩上。

男的回过头,还没看清眼前的人,只觉一阵劲风扑面而来!

“啪!”一声脆响,脸上一阵的火辣火辣,登时男的火冒三丈,立起眉毛眼里闪着火焰:“活腻了呢!找死啊!”

女的惊愕地瞪大眼。

蜜思直直地立在他们面前,定定地看着。

看清眼前的人,男人有一瞬的愕然。

此人,正是陈彪。

蜜思面无表情地走出好几米,站在江边围栏边。

“陈彪,你没事吧?”某男同学走了过来,站在陈彪身旁问。

“她是谁?!”和陈彪拥抱的女人冷着声音问。

这样的场面被一个女人扇巴掌,陈彪什么面子也没了,什么火气和上来了,他咬着牙道:“我不认识!”

“我不相信!”女人的声音尖锐起来。

“阿军,麻烦你先帮我送她回去。”陈彪对男同学说,把女人推过去。

******

女人唯一的薄膜有什么作用?有和没有之后又有什么不同?薄膜还在的时候,女人认为,破了那层薄膜,感情也给了那个破的人,因膜生情。当那层薄膜已经没有了,再遇到另一个男人,床,不代表感情,要想得到那个女人的感情,只能从灵魂上夺取。

此刻,蜜思哭了。无可否认,对于陈彪,她是动过心的,像她这样性子的人,即使不是爱得要生要死,但是心动了就是动了。她以为,多年的同学,信任是不一样的,她以为,陈彪就是她受伤后的浮木。她忘记了,无论是什么人,男人的本性不会变。

又一次,看到了男人的恶心。

陈彪走冷着脸走到蜜思的跟前,冷着声音说:“她只是我的普通朋友,我在安慰她。”

蜜思哭着说:“安慰需要这么亲密地抱在一起?”说完,她自嘲地笑了。男人,最擅长睁眼说瞎话。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陈彪黑着脸,一想起蜜思刚才的一巴,他就有想冲过去掐死蜜思的冲动。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回宵夜档。

蜜思看了看他决绝的背影,再一次讽刺地笑了。扬起手,拦停了经过的的士。

******

一个多星期,陈彪都没有打过电话给蜜思。陈彪这次回来一个多月,还有半个月他就出去国外了。蜜思捻转反复,终于拨通了陈彪的电话。

“什么事?”陈彪的声音依然很冷。

“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蜜思装作轻松地问。女人啊,总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蜜思痛定思痛,得出了一个结论:陈彪不承认和那女的有关系,就是还想挽救他和自己的感情,她二话不说就扇了一巴他,他心里肯定有火。思来想去,蜜思居然觉得是自己太冲动了。

“一想起你扇我的那巴,我就冒火。”陈彪恨恨地说。

“那你是不打算理我了?”蜜思问。

“我不知道,现在还火着。”陈彪说:“我忙着,先这样。”

“你什么时候出去国外?”蜜思追问。

“快了,我现在在武汉,回来就出去。”陈彪冷冷地说着:“挂了。”语罢不等蜜思应就挂了电话。

蜜思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心底闪过一个念头:陈彪是不打算和她一起了。这个念头一闪过,蜜思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念头:借给他的五千块,他还没还呢,那是她前男友家的遣散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