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2金钱VS乘虚而入VS感情
宁缺毋滥
蓝狐魅恋
2039
2017-05-17 17:49

她租了个房子。

躺在出租屋的床上,拿起手机,习惯性地浏览着空间动态。手指一直往下移,当蜜思回过神,发现目光停在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上。

那个头像,签言显示着六个黑点:......

头像的图片,已然换成了一个花草图案,代替了原来的甜蜜合照。

蜜思苦涩地笑,手指上移一下,按下退出键,似催眠般,手指不由自主地按了按聊天记录。

花草头像说:我们分手吧。

蜜思回:要是我不同意呢?

然后,空白一片,久久没有回应。一个星期了,那个花草头像都显示隐身。

蜜思其实已经预感到了的,这一个多月来,他们在电话里,在qq里,吵过很多次。

她知道,沈姨一直不同意出钱把她搞到国外和天鸣一起,沈姨觉得,儿子出去后前途光明,找个好的老婆,还不容易,何必要多花一笔钱?蜜思什么都好,只是,在10几万面前,所有的好都是不堪一击。

她也知道,她和天鸣,输给了家庭、金钱和距离的压迫。她哭过痛过可是没有挣扎过。她有挣扎的资本吗?她凭什么?

沉默,一直是劈腿最具杀伤力的招数。

蜜思看着那暗沉的花草头像,手指按定,弹出了选项,删除?

眼里似乎又有雾气散出,一口气提在胸膛。

终是,缓缓放下了手机...... ******

有人说,夜店,是猎艳的好地方;那里的酒,苦涩的味道就如一味解药,穿过喉咙,麻痹胃部。酒真的很苦,可是,它迷醉了多少人。

同学聚会,蜜思喝了不少,脸上飞起红晕,可是毫无收势的迹象。

蜜思给人的感觉总是笑口常开,此刻正和同学们喝得兴高采烈。

不是节日,不是谁生日,只因,今晚有个飘洋过海的男同学归国了。蜜思心里更加的不好受,那男同学也是从天鸣的国家归来。那个混乱的国度,就这么的受人欢迎么?!

“嘿!陈彪!你看什么呢?!”某位男同学一手搭在陈彪的肩膀,吐着酒气问,循着陈彪的目光看过去,顿即笑了:“看上老同学了?”

陈彪,今晚的主角,三年前飘到国外,今年终于回国了,整个晚上,他的目光不停地往蜜思的身上飘。蜜思的确变了很多,正正是女大十八变,全场的女同学中,蜜思的光芒是最耀眼的。

“蜜思有男朋友没?”陈彪笑着问。

“还真有意思了啊,”男同学笑道:“蜜思刚失恋了,你看她喝酒那个劲就知道了,嘿嘿,乘虚而入,机会难逢!”

蜜思的性子是很直率的类型,说话直没有心眼。从小到大都属于缺少关爱,这类人很容易相信人,遇上对自己好点的人很容易就把心交出去。活在这个复杂的社会,这是一个致命伤。这类人天生开朗,对于负了自己的人,总是能一笑而过,也可以称作为生活中的小强。往往到最后,弄得自己遍体鳞伤,哭都没处哭。

当陈彪举着杯子坐到蜜思的旁边,不止醉眼朦胧的蜜思看到了陈彪眼中超出同学的亲密感觉,整个房间的同学们也看出来了。这里的大多是小学开始时同班了,所谓两小无猜,各种情感总是带着莫名的亲切感。所以,陈彪的靠近,在座的各位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陈彪长得高大斯文,外加海龟称号,魅力自是有的,座上的几位女同学均是羡慕的眼光。蜜思阴暗的心底,似乎也浮起星星点点的暖意。

******

或许是想分散上一段感情遗留下来的痛楚,蜜思和陈彪频频约会,迷失在夜店的灯红酒绿中。蜜思虽是出入夜店,但绝对洁身自爱。她喜欢酒精的麻痹感和苦涩感,她喜欢听着震天的音乐围绕着她整个脑袋,仿佛那样会把所有的回忆震出脑海。

社会是现实的,追求的手段总是和钱分离不了。

陈彪这样的海龟,呆在国内的时间一般是2个月。别以为在国外的日子好过,国家,也有分类。陈彪所在的国家,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2小时以上,几乎没有娱乐,治安也不好。凡是出去呆过的,只有四个字奉送:人间地狱。娱乐都没有,更别说美女。外国女孩眼睛高着,身在国外的中国人眼睛也高着,要是在国外没混个样子出来,女人都不会看多你一眼。于是,海归们好不容易回到祖国,泡妞的本事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率,换女人的频率自然也和效率成正比。

夜店、酒店、饭店、旅游、购物,几乎天天有,每次都是一大班朋友,费用他全包。

海归们在国外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回国两个月全花光了。

蜜思和陈彪约会半个月,在蜜思身上花掉的钱,有几万了。陈彪算是君子,对蜜思是以礼相待。蜜思的防线一点一点地消去,蜜思心里认为,毕竟是同学,不是真的喜欢也不会追求,这段时间,要不是陈彪,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缓和天鸣的打击。蜜思那警惕的心,渐渐就放松了。

当陈彪对蜜思说,他带回来的钱快用完了,国外的汇款要过几天才能收到,能不能......

蜜思一下子会意。陈彪难得回国,天天和朋友出去,总是他结账,没个钱在身面子是过不去的,即使是同学,借个钱也是说得过去的。蜜思把沈姨给的五千元拿给了陈彪。

钱一借出去了,陈彪对蜜思又增多了一分亲密感。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面对一分感情,要是在心里承认了,那就离床不远了,特别是已经不是处子的女人。虽是很现实,但是,不能否认这个潜意识。

蜜思这一举动,间接地对自己默认了对陈彪有了超友谊的感觉。一个处于感情受伤的女人,遇上一个条件不赖的男人,还有着一种早已存在的熟悉感的情况下,她会很冲动,即使不是很喜欢,对她来说床只是一个点的距离。 然而,正当蜜思准备冲动的时候,却发生变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