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盛宠弃妃
璠璠fanfan
3198
2017-05-03 00:20

莫小妍表面镇定,脑子里,心里已经慌了阵脚。心想这皇帝还真够狡猾的,难道今夜,她注定过不了这一关了?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不能被他继续想着这个问题。一定是自己哪里表现的和真正的莫宸妃差别太大,被他看出来了。

现在该怎么消除他的心头的怀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呐!莫小妍万分不想抬起头,让他将她心中的慌乱洞察去。又不敢违逆他。那样自己只能更加引他怀疑。

在缓缓抬起头的刹那,她猛然想起妙珠不久之前的话。皇帝不喜欢她摸他,抱他。

那是不是说明以前的莫宸妃很喜欢他,环他,以至于他非常讨厌她这般豪放的举动。

那么现在……

莫小妍深吸一口气,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只见她抬起头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自己的薄裙,露出妙珠精心为她挤出的那儿,便扑向了韩允,将他一把环住。心想,为了活命,今天老娘就豁出去!她思想保守,但不代表没看过爱情动作片,并且为了在婚后能够和男友和谐快乐,她也曾认真学习过这些技巧。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要用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那儿。

她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把这男人给用女人“武力”征服了,才能让他打消疑虑,保住自己的小命。

韩允哪里料到莫小妍会突然朝他扑过来。还先半去了薄衫,摆明要跟他颠鸾倒凤。

这女人简直没有一点身为后妃的端庄矜持!他如常厌恶地伸手起推她。却没想到晚了一步,竟然被这女人一下骑到腰间,力大无比地按住了才抬起来的双手。

她那双带着急切之色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他。韩允心头一颤,竟然下意识避开了那双发亮的双目,欲图再次抬起手,将她从那儿推下去。双臂却被她紧紧地按在头两侧,一时间解脱不得。

韩允哪里被一个女人这般颜面全无地按在底下,一时恼怒,一时竟有些受用她的这种做法,这般复杂矛盾的心境,令他非常生气,面色不好,道:“大胆宸妃!朕命你立刻给朕下去!”

莫小妍用了十成力来禁锢住他的手臂,听出他语带愤怒也不打算放手。笑话!这个时候她要是放手,那她的小命就更危险了。

如今她真的是骑虎难下了。此刻她下虎背,马上就会被这只愤怒老虎一口吞掉;但如果她不忌生死坚持到最后,和老虎大战一番,虽然也还是境况危险,但万一又能收复这只猛虎呢?

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和其他人的命。怎么想都是上了他,活着的几率大些。这么想着,莫小妍不但没有松手劲儿,反而按住他的手,闭上眼睛,低下头便去吧唧他。

不管吧唧了哪里,反正整张脸都没放过,通通了一遍。最后从他的脸上将气息急促的舌儿移到他的颈间,耳畔,呵着气儿,用灵巧的舌儿,去搭着他的点儿。

韩允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血液沸腾起来。自己不争气地有了反应。被她按着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挣扎。这感觉与无比的清楚在他脑中如两股激流碰撞出巨大的水花。让他忘记了去阻止她,忘记了愤怒。

莫小妍像个急切的许久没见过男人的小妇人,边轻轻吧唧着他的颈,边松了按住他的手,去解他的中衣系带。

韩允整个大脑都被她那儿散发出的暖香充斥占领,气息轻喘着,昏昏沉沉盯着她在他身上恣意移动的手。并不想破坏了她的继续气氛。老老实实躺在那里,欣赏着她俏红的小脸,在血脉贲张的视觉冲击下,任凭她摆布。

莫小妍此时已经完全心无杂念,只一心想着要把他上了,要把他上了。根本没有察觉到韩允的渐渐配合。

她像个勤劳的小蜜蜂,三下五除二,把他去了干净。

然后莫小妍面对光溜溜的一国之君和他那精神抖擞的小国君,呆了。

妈妈的,她她她叶公好龙,她纸上谈兵,她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窝囊货行了吧?!

这样的感觉,拉扯着她的手,让她做不下去了。泪!

韩允正等着她一鼓作气那个他呢,结果人都这样地跪坐在他身旁脸红的像秋天熟透的柿子,不动了。

他忍住此刻想把她一把按倒的冲动,轻笑道:“继续,宸妃怎么停了?朕还没见识够你的本领。”

莫小妍被他这么一激,又想起自己为了什么才这么豪放的,保住小命才是要紧事啊!她不好意思什么!要是让他回过味儿来,她还不好意思?直接要被他杀头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一番心理建设之后,她毅然去了自己的裙子,搭上他的腰,决定跟他同归于尽。

只是下一秒她便惊呼一声,“啊!”然后趴在了他的那儿,急促呼气着缓解那惊人般的难受,从他那儿滚落下来。

韩允却忍耐到了极限,翻个将她困在下面,双眼赤红咬牙道:“疼也给朕受着吧!这纯是你自讨苦吃,怪不得朕!”

莫小妍的哭叫求饶声在这一夜,响彻了彩云殿。待到第二日,她从难受中醒来,只觉得下边儿已经不属于她了。

她揪着被角很难过地低声抽泣,悔不当初。要早知道做那事竟然会这么难受,她宁可一死百了算了,也不会招惹韩允那个残暴无比的魔鬼。 到现在她的耳旁仿佛还有他冰冷的喘息。每一声喘息之下,都是对她人体的鞭笞挞伐。

莫小妍抹了抹眼泪,手撑着自己,想要起来,谁知刚动了一下,便立刻放弃了,“嘶……这王八蛋!心绝对不是真的!真特么铁石心肠,难受死老娘了。”

韩允天色未亮便离开了,走之前吩咐妙珠别打扰她家娘娘休息。妙珠便一直守在外间,等莫小妍醒来了。

这会儿终于听到里面有声音,便立即过来,撩起床前的帷帐,看到脸难受地皱成一团的主子,双眼红肿,出现在外的肩颈上一片片淤红,昭示着昨夜的遭遇。头发也散乱的不成样子,真真一副被人给整儿惨了的模样。又回想起昨晚,主子那一声声的哭叫,不免跟着揪心,难受道:“娘娘受苦了。”

莫小妍现在没心情跟她探讨苦不苦的问题,她抬起手,虚弱地道:“先扶我起来。”

但是她将将抬了抬自个,便疼的哀叫着摔回到枕头上。

心里恨恨地把韩允又咒骂了一遍。然后眼泪花花的说:“我今天是动不了了,妙珠。”

妙珠心里也埋怨圣上对她家娘娘未免太狠了点。毕竟是第一次呢。

“动不了就不动了。就这么歇着,奴婢端水来给您擦身。女子第一次是要受罪些,以后就好了。”

“什么?!”莫小妍怀疑自己听错了,“第一次?!”

妙珠道:“是啊,娘娘。”又轻声欣慰笑道:“圣上可算愿意与你行周公之礼了。妙珠给娘娘道喜。”

莫小妍泪流满面,怪不得这么疼!敢情是第一次啊!韩允这个变态,他把人家封了妃三年,都没动过一指头,是有多讨厌这莫宸妃啊?

这一天莫小妍伴着自己的难受在上头待了一天。吃喝拉撒都由妙珠服侍。宛如瘫痪在那的病人。

到了夜里,莫小妍勉强吃了些温软易化的米粥,准备好好睡一觉。没想到韩允竟然再次驾临彩云殿。莫小妍这次是真的怕她了。待他步入内室。她待在那儿,便一下用被子蒙住脸,不敢再看他。生怕这人又魔鬼化。

韩允在床边长负手而立,嘴角含着一丝情绪莫辩的笑意。妙珠担心他今夜不节制,莫小妍又要遭罪,扑通一声跪倒在他脚边,道:“奴婢斗胆,请圣上今夜让娘娘歇一夜吧,娘娘那儿实在承受不起圣上恩泽了。”

韩允挑眉俯视一眼妙珠,低低冷声道:“滚。”

妙珠从他的声音听出了浓浓的危险味道,不敢逗留,担忧地看了一眼莫小妍,退出了殿内。

莫小妍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心想如果他再用强的,她就跟他拼了,反正不拼,她也要被他给折腾死。

被子中突然灌入明亮的烛光,吓得她飞快闭上了眼睛,被子被韩允揭开,他轻笑一声,“昨夜里,宸妃不是挺大胆的么。今天这是怎么了?”

莫小妍用手捂住脸,声音不能自控地发抖,“求圣上饶命吧,我再也不敢了。”

韩允在沿边上坐下,盯着她瑟瑟发抖的模样,冷硬的心不由得软了几分,嗤笑道:“无缘无故,我要你的命有何用?”

莫小妍沉默不语。只觉得那儿坐了一尊魔王。只剩下害怕没别的。

韩允见她一直捂着脸,伸出手,将她的手拉下来,轻轻握了握道:“你且安心。朕今天没那份兴致。”

他的手微温,带着薄薄的茧,将她嫩葱般的细长手指握在手心。莫小妍半个躯体都不适地一阵阵过电。想要抽出来,却又不敢。

此刻的情形与她而言完全没有一点优势。她就是一只待人宰割的小绵羊。这么想着,莫小妍的眼泪便下来了。

韩允一看她哭了。眉头一皱,张口想说什么,却又闭了口。扬声朝着外面喊道:“来人,给朕宽衣。”

两名宫女进来,将韩允脱的只剩一层白色中衣。莫小妍默默地用一双泪意朦胧的双眼盯着他的后背,心想这是又准备做什么?没那份兴致又要在这儿睡?

她是得罪了天上哪路神仙,让她遇到这么一个让人捉摸不透,性情阴晴不定的魔鬼皇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