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8章
盛宠弃妃
璠璠fanfan
3235
2017-05-03 00:20

在她的默默埋怨里,韩允已经坐在来了床沿上,皱眉看着她。

莫小妍眼角泪花闪闪望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莫小妍那懵懂无知的蠢相,成功让韩允败下阵来,“往里睡些。”他用下巴朝床里指了指。

莫小妍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他要睡外边,让她往里让一让……

莫小妍不敢不从,但下半身又因为怕疼,不敢用力。想来想去,莫小妍双眼一闭,朝里面一滚,把自己滚进了床里。位置是给他让出来了,但是自己也趴着了,还扯痛了的下身,她趴在那里,忍不住低低呻吟一声。又生怕自己随意出声,又惹着他。赶紧闭上嘴,咬紧牙关让自己成一具死尸。

韩允沉默不语地在她让出来的位置上躺下。鼻端萦绕着属于她的馨香。令他不自觉放松了心神。本不想管趴在那里的那位的。但见她长久地把脸埋在枕头里,便问道:“很疼?”

昨晚他如何把她整治的鬼哭狼嚎。他并没有忘记。对待其他妃子,他也不是那般激烈不知疼惜女体娇弱的男子,但谁让她那般放浪形骸,热情如火勾引他,挑起了他内心潜藏的凶兽一般的另一种面目呢?

既然她如此想成为他的女人,他便如她的愿。

莫小妍心里哀怨难过,伤心伤肺,她幻想里的初夜绝对不是昨夜那个样子。昨夜简直不堪回首,对她来说,不啻于是一场强.奸。

越想越气,越想越悲愤,让她忍不住抬起头,泪眼朦胧道:“废话,你躺那儿让我强上一夜试试!”

韩允一怔,随即笑了,“昨夜一开始,好像是朕躺在那儿,凭宸妃处置的。”

莫小妍一天都在为这件事后悔的想敲死自己。他一提起,她就更加悔不当初。又懊恼地重重把脑袋往枕头上一摔,假装一死百了。

两人又沉默了会儿。韩允终究好心地将她翻了过来,还强行地借着帐外烛光,将她饱受摧残的地处检视了一番,发觉真的很严重之后。韩允脸色很难看,于是更加沉默了。

莫小妍面红耳赤,挺尸躺在那里,心里默默祷告,让我死吧,还是让我死吧!哪哪儿都被这个混蛋男人看光了。我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第二日醒来,莫小妍发现自己不但没死,还活的好好的。身体已经不像昨天那么难受。并且韩允也不见了。她长舒了口气,叫了妙珠进来,帮着自己起床。

妙珠从见到她,脸上便一直带着笑。莫小妍心知这妮子笑什么。不就是皇帝连着两日在彩云殿歇着,说明了他心里惦记着她吗?她这彩云殿不会再成冷宫了。

莫小妍坐在软垫上,坐在桌边吃饭,边吃边琢磨,韩允这是什么意思呢?不是不待见她么。确切的说是不待见莫宸妃,怎么会连着来这里?

她如今没有利用价值,韩允不必像从前,为了安抚莫家人而来这里与她做戏。也不是因为喜欢自己。

难道有别的阴谋?莫小妍食不知味,深入分析韩允的反常行为。但分析了一早上也没个头绪。

吃完了早膳,她正准备去她的暖榻上继续静养身子。却听外边的小太监来报,说孟婕妤来串门。

莫小妍一边说着请人进来,一边暗想这哪是来串门,这是来打探情况来了!

勉力在厅中坐下,招待这位不速之客。在她坐下之前,妙珠先拿着软垫垫在椅子上,才扶着她小心翼翼地坐下。

孟婕妤一看她如此小心谨慎,忍不住轻笑道:“姐姐还真是讲究,若不是知道你的情形,妹妹还以为你这是怀上龙胎了呢。”

莫小妍暗道:“讲究个鬼,老娘这是逼不得已!”那实木椅子冷硬,她这饱受摧残的残躯要直接坐上去,还不得疼的她跳起来。

“妹妹突然来串门儿,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莫小妍笑道。

“方才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昨日便听说你身子不适以至于都不能下地行走。今日又没去,皇后娘娘便派我做个代表,过来瞧瞧你。”

“多谢皇后娘娘和众位姐妹的关爱。我这身子并不打紧。已经好了许多。”

看她是假,刺探为何韩允连着两夜来这的原因才是真。当她看不透呢?

“听说圣上这两日都在你这歇了。姐姐好福气。在圣上心里,你到底是与我们不同。”孟婕妤笑道。心里却早就嫉妒的发狂了。

她已经半年没有见过圣面,宸妃却从冷宫出来一个月便又得圣宠。她到底用了什么狐媚手段,让圣上就算将她家人流放南地,也不愿意夺了她的封号,降了她的份位等级,还让她保有宸妃的尊荣身份!

“哪的话,圣上不过是生怕我又如以前那般任性妄为,不守宫规,告诫我要多向皇后娘娘学习,两日里,都在我这儿教训我呢。抄百遍《女则》《女训》才准许我就寝否则便要罚跪一夜,所以我这才……”莫小妍笑眯眯的认真胡诌。

孟婕妤哪会就这么相信她的话。不过见她确实脸色苍白,不似前几日气色丰满,想来这两日确实不怎么好过。圣上或许是真的在训诫她也说不定。便放了心。装模作样地说让莫小妍好好休息,便起身施施然离去。

待她走后,妙珠便扶着莫小妍在暖榻上躺了下来。

妙珠边给她拿薄被盖在身上,边道:“娘娘,你且得防着这孟婕妤,她可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她可故意往您身上泼过茶。”

莫小妍舒服地吐了口气,“我记着呢。放心吧,你家娘娘不是从前那个娘娘了。”

妙珠笑道:“奴婢也察觉了,娘娘变得比往日沉稳多了。”

莫小妍静静躺了一会儿,道:“闲来无事,你给我讲讲这些个嫔妃的性格和家世背景吧。”

妙珠一听,她家娘娘这是要知己知彼啊。顿时来了精神。她本就是莫家为莫妍精心寻觅来,单为帮衬莫妍在后宫立足,做莫妍左右手和眼睛的贴身宫女。早在入宫之前,莫妍大哥莫谦便命她将后宫诸位嫔妃的脾气性格和家世背景了解了个详细,能倒背如流。

莫小妍听她絮叨了一上午,大致上知道了,如今在后宫里,皇后之下,除了她,还有三位封妃,分别是郑氏淑妃,宋氏德妃和刘氏贤妃。

后是昭仪,昭容,昭媛,修仪四位嫔,以及孟婕妤为首的三位婕妤。

莫小妍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十二位有名有姓的。那无名无姓的不知还有多少。这皇帝娶这么多女人,他也不怕精尽人亡。

到了晚间。韩允又驾临彩云殿。莫小妍简直惶恐,带着妙珠出来迎驾,福身行礼,脑子里却在飞速运转,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每天都来,她觉都睡不踏实了。心塞!

韩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语气淡然问道:“身子可好些了?”

莫小妍红了耳根,低眉顺眼低声答:“谢圣上关心,好多了。”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这个问题,他故意的吧?他故意的吧?

两人一起各怀心事用完晚膳,韩允也没离开的意思。两人各自沐浴后,在床上躺下。

莫小妍听着身边那位天子轻缓的呼吸声。双手捏着被子边边,心里七上八下。心道嫔妃这职业可真不是什么好职业,除了被皇帝不由分说地上,好像什么用处都没有啊。

升职前景渺茫不说,它还没有五险一金!得罪了皇帝除了冷宫,就是死。人权沦丧啊!“伴君如伴虎”这话果然并非虚假。

正在胡思乱想,莫小妍突然便听到身边传来韩允低沉的声音:“在想什么?”

她一惊!抬起头看,我勒个去!这人笔挺地躺着,眼睛都没睁开,怎么就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的?有天眼?

许是等了很久没等到她的回答,韩允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朝她瞥了一眼,唇边勾起一丝笑,道:“宸妃,若是睡不着,不如陪朕做些有助入眠的事。”

说着便翻身朝莫小妍倾压过去。

莫小妍惊恐地眼看着他健壮的身躯朝她盖过来,下意识伸出手便去推。双手按在他的胸肌上,那硬实火热的肌肉触感,以及蓬勃的心跳,吓得她又把手缩了回来。

这一番犹疑不决,韩允俊美无俦的脸,便近的与她呼吸相闻了,眼中还带着莫测的笑意盯着她。

莫小妍只短短与他对视不超过一秒,便扭开脸,闭上眼睛,小心脏跳动剧烈,像是要破喉而出。

他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虽然不沉重,但莫小妍还是觉得自己要不能呼吸了。脸蛋更是红的要滴血。

虽然她在害怕,但是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有种被完全征服的感觉……她一定是个斗M!

韩允这般凝视着她,良久之后,轻笑一声,道:“宸妃,朕什么时候,成了你害怕的人了?”

莫小妍闭着眼睛,答道:“圣上……圣上是天子,哪有……哪有人不……不惧怕呢?”

“你却从来都不怕。”

“妾从前不怕,现在……怕了。”莫小妍战战兢兢。他不是又在质疑她的真伪吧?

韩允低笑一声,放在她枕边的手,挑起一缕她的长发,在手指上缠绕,看那黑亮柔软的发丝与他的手指紧密相缠,缓缓道:“从前的宸妃在朕面前像个不谙世事的稚子,总做出些幼稚可笑的事。如今,她会说谎躲闪,甚至言不由衷了。”

莫小妍浑身一颤,抵死闭着眼睛,决定他要是逼问,她就死也不承认,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吧?

韩允又笑了一声,撤开身子,在自己的枕上躺下,道:“这一年的冷宫关的倒是成效显著。知道怕朕就好。”